第七十八章:叛徒与田中信二

热门小说推荐:真武世界 火影之命外之人 封神猎艳记 宝贝太大了进不去 花开欲暮 山里汉的小娇妻 农村风流寡妇 星辰道 天才风水师 女行长的沉沦

"爱书网"最新访问地址:www.52kanshu.org

“德而行”书店外。

此刻正有二三十个日特如同饿狼似的围了过来。

砰砰砰砰砰!

沈剑秋冲出书店的瞬间,双枪齐发,出手就连杀了四五个。

枪法倒是相当精准,射击的速度也颇为可观。

但是,还有二十多个日特已然举枪瞄准了他。

面对二十几支枪口,沈剑秋就是会飞,也要被打成筛眼。

眼见自己绝无活命之机,沈剑秋却没有畏惧,反而是豪吼一声,不躲不闪,准备能杀一个是一个。

在他想来,唯有如此,于京才有一丝活命的机会。

艹!

紧跟着冲出来的于京见沈剑秋居然一副求死的样子,连躲也不躲一下,感动之余,不由大爆粗口。

千钧一发之际,他展开了初级枪斗术,同样是双枪齐发。

砰砰砰砰砰砰!

一连就是十数枪,那扣动扳机的手指,幻出了阵阵残影。

只见从他枪口中飞出的子弹,火星似的飞射出去,瞬息间便射杀了十数人,吓住了其他日特的同时,也终于将沈剑秋从鬼门关拉了回来。

而此时的沈剑秋,当场就惊得呆若木鸡,半晌回不过神来。

靠!

于京更是怒火中烧,直接一脚将沈剑秋踢飞出去,恰好让沈剑秋躲过了一梭射向他脑门的子弹。

但踢飞了沈剑秋,于京也陷入了危机,日特那边已有十几个枪口从不同的角度瞄准了他。

这一下,若无意外,纵是他有天大的本事,也要吃上至少三颗花生米不可。

还好,沈剑秋终于反应过来,迅速举枪射杀了三人。

同一时间,于京猛然一个猫扑,闪电飞射出去三米,落地时,贴着地面就是风火轮似的翻滚,双手则是宛如千手怪般开枪射击。

砰砰砰砰砰!

刹那间,又有七八个日特当场毙命,俱是眉心中弹。

就在此时,于京只觉一股可怕的杀机袭上心头,浑身汗毛不受控制的炸起,当即想也不想,单手骤然一撑地面,整个人径直旋转着腾空弹起将近两米来高。

砰!

就在他腾空而起的那一瞬,一颗子弹正好飞射而来,几乎是擦着他的胸口飞过,最后与水泥地面碰出火花,留下一道深深的弹痕。

这子弹不是一般的子弹,是从狙击枪里射出来的。

太险了!

若非于京身具猫类的超强感知力,又见机得快,这一颗子弹必然会将他爆头,当场毙命于地。

而此时在五十米外的一座三层楼房房上,一个黑衣男子正趴伏在楼顶,举着狙击枪,面色疯狂而又神经质的瞄准着腾空旋转的于京。

“有意思,有意思!居然让我都很难瞄准。咱们慢慢来,支那猪,我会让你一步步的陷入绝望,然后再将子弹挨着送进你的四肢、小腹、咽喉、心脏、眉心,嘎嘎嘎!”

黑衣人舔着嘴唇,自语间,整个人发出变态般的兴奋之色。

在黑衣人看来,这才是最有趣,最刺激的游戏。

“麻蛋!给老子死!”

于京这边,身在空中的他,冷汗大冒之余,也是怒了。

眼中杀机一闪,果断朝着刚才那颗子弹射来的方向扣动扳机。

砰!

五十米外,趴伏楼顶上的黑衣人还在处于兴奋之中,却没想到于京会突然向他开枪,更没想到于京身在空中还能出枪这么快而准。

“八嘎!怎么可能……唔!”黑衣人惊恐的大骂,想要翻身躲避,可惜已经晚了,当场闷哼一声,眉心中弹,死于非命。

直到临死之前,他才幡然醒悟,自己太自负了。

一开始本来他完全是有机会射杀沈剑秋的,只因为他想玩一出猫捉老鼠的游戏,所以没有急着开枪。

然而,等到于京出现时,他想要开枪已然无从瞄准。

只因为,于京的动作太快,一出现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连杀十数人不说,那闪电一脚,还将沈剑秋踢到了一个垃圾桶背后。

而且于京一旦展开了枪斗术,就会激发超于常人的跳跃能力,时刻处于一种猎豹般的运动状态,毫无规律可寻。

那种情况下,想要瞬间瞄准于京,然后开枪将他射杀,除非是顶尖级别的狙击手。

可惜,房顶上的小鬼子自负倒是自负,却离顶尖级别的狙击手差的太多太多。偏偏在于京出现后,他还转移目标,放弃继续射杀沈剑秋,将于京当成了老鼠。

想要继续玩猫戏老鼠的游戏。

正所谓,不作死就不会死,他是死得半点不冤。

“走!”于京向沈剑秋大声招呼一句,带头向一个方向冲去。

而就在两人消失在街道上之时,附近的一家咖啡店中,一个中年男子听到枪声停下后,当即就飞快的走向吧台,拨打出一个电话。

“喂!”电话中响起的声音,竟是出自田中信二之口。

“青木课长!”中年人当然不知道如今的青木已经是田中信二,只见他擦着额头上的汗水,颤声道,“进入书店的大鱼已然落网,不知道你对我的承诺可是还算数?”

“到特高课来吧!”青木带着愉悦的语气,爽快的道,“王桑,你的很好,我会给你想要的一切。”

“多谢!多谢青木课长。”中年人顿时大喜,再无半点之前的紧张。

当下挂了电话,也不去德而行书店查看一下,心急火燎的就出了咖啡店,然后骑着一辆自行车,直奔特高课而去。

他叫王松,是一个军统特工,本来一直与沈剑秋潜伏在德而行书店,由他伪装成老板,沈剑秋则是扮成图书管理员。

一直以来,两人一暗一明,都配合得还算不错,为军统传递了许多有用的情报,立了不少小功。

可惜,好景不长。

就在两日前的一个晚上,王松耐不住寂寞,前去寻乐子,喝醉了酒,不幸惹上了一个日本人。

当时王松酒醉,脑子晕乎乎的,为了威吓那日本人,脱口说出自己快要升官,还是中尉之类的话。

很不巧,那个日本人竟是特高课的特务,一听王松的话,立即敏感的觉得王松身份不简单。

于是,当晚王松被抓到了特高课,仅仅是被一番威胁和利诱后,王松就选择当了叛徒,出卖了德而行书店和沈剑秋。

这才有了今日之事发生。

此时王松他想来,于京和沈剑秋在二三十个日特的包围下,就是有十条命也不够杀。

所以他非常笃定,于京两人要么已死,要么已经被捕。

二十分钟后。

王松来到了特高课,出现在青木的办公室外,正想敲门,却又突然停下来,仔细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领,还用手指沾上一点口水,风骚的抹了一下发亮的倒背头。

此刻他心中无比的激动,一想到即将得到的地位、钱财、美人,整个人都酥了。

“呸!”他暗暗呸了一口,忖道,“当汉奸怎么了?出卖沈剑秋那傻瓜又如何?人活一世,不就是图个逍遥,每天可以数数钱,搂上几个姨太太睡觉吗?”

想到这些,他心中再无丝毫愧疚和屈辱感,当即敲响了房门。

“进来!”田中信二模仿着青木的声音从里面响起,语气中没有了之前的愉悦。

王松也没有多想,推门进入了房间,大概是想要表现得对日本人尊敬一些,这一刻他连头也不抬,一脸卑躬屈膝的道:“青木课长好!”

不等田中说话,觉得自己立了大功的王松又谦虚道:

“嗯,其实吧,这次的事情,王某也不敢太过居功,所以只希望青木课长给王某一个职位,在安排一个住处,至于女人……”

“王某倒是挺喜欢贵国的女子,她们温柔、乖巧,最重要的是,很会侍候男人……呃!”

突然,一直低着头的王松似乎感觉不对,微微抬起头来,却发现他口中的“青木”正满脸黑线,带着可怕的杀意,阴冷异常的看着他。

霎时间,王松就像是咽喉被毒蛇咬住了似的,再也说不出话来。

“我帝国的人全都死在了德而行书店外,你却还敢向我要地位,要房子,要女人,谁给你的胆子?”田中信二冰冷的看着王松。

“什么?”王松脸色大变,瞬间大汗淋漓,双腿剧烈打颤,一股尿意袭来,竟是当场尿了。

哧!

田中信二拔出了腰间的武士刀,随手闪电一挥,武士刀化着一道寒光,从王松的咽喉上划过。

“唔……”王松捂着咽喉,眼球圆睁,倒地毙命。

“八嘎!”杀了王松后,田中信二才闻到一股尿骚味,继而就看到了王松的尸体下,正有一滩黄色水泽。

嘭!

田中信二怒不可遏,一脚就将办公桌踢倒在地,碎成七八块。

可见其腿力之强!

随后又是大骂道:“八嘎!华人的良心大大的坏!还有冯子雄,要不是你待价而沽,自视奇货可居,我田中又岂会损失如此之惨重?”

“你的该死!华人通通的都该死,该死!”

咚咚咚!咚咚咚!

敲门声突然想起,田中迅速收起了怒火,叫了一声,“进来!”

咔!

一个日本青年推开房门,进入了房间,“课长,这……”

“小野,有事就说!”田中没有理会对方的惊异之色,摆手道。

叫小野的青年眉头一皱,随即绕开了王松的尸体,将一张纸条递给田中:“课长,这是冯子雄让人传回来的情报。”

“噢!”田中眼中闪过一丝异色,接过纸条一看,面色渐渐转喜,“呦西!很好,还算他冯子雄知趣。”

却见那纸条上的字,正是用标准的仿宋体所写,内容是:

“今夜十点,军统将有重要人物搭乘货车潜入上海,疑是国党总裁亲卫,带有绝密情报。此外,货车中另有玄机,请青木课长务必将货车在南京路截住,人货皆不可失。”

最后,还说明情报来自潜伏在南京的高级间谍“影子”,强调可以百分之九十九的确定情报为真。

“影子?”田中眼中的疑惑一闪即逝,转而又莫测高深的道,“小野,你可知道这位影子是谁?”

小野不疑有他,回道:“课长,冯子雄曾透露过,说是影子是他从小收养长大,并大力栽培,论枪法、身手、潜伏、伪装、情报获取等技能,无一不是优等。”

“具体底细,就不知道了。”

“难道……课长知道?”

“呵呵!”田中笑而不语,只是挥手道,“下去准备吧,今夜十点,我要让军统前来上海的重要人物,成为我们的瓮中之鳖。”

“对了,让人将这里清理一下!”

“是,课长!”小野不敢多留,领命出了房门。

“影子吗?”田中信二在房间中缓缓走动着,自语道,“既是冯子雄从小培养,应当可信才是。”

“也罢,希望冯子雄你别让我失望,否则……哼!”

一声冷哼间,田中的目光阴冷得如同毒蛇。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爱书网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