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乞丐兄妹

热门小说推荐:真武世界 火影之命外之人 封神猎艳记 宝贝太大了进不去 花开欲暮 山里汉的小娇妻 农村风流寡妇 星辰道 天才风水师 女行长的沉沦

"爱书网"访问地址:https://www.22ff.org

古树此时也是十分好奇,这小家伙有什么事。

“有什么事你说吧,如果情况允许我可以帮你。”

“树爷爷,我想办一个面向全大陆的武林大会,想请你当见证人。”

四季古树,也是第一次听到这么奇怪的要求。

“你知道,我已经好久没出现在世人面前了。我不是很想的当这个见证人。”

辛苦没想到得到这样的回答,可是这牛已经吹出了,这可怎么办啊,不行我得忽悠他一下。

“树爷爷,先不用着急拒绝,不妨先听听的我理由,再做决定也不迟。”

“哦?那你说说看。”

“树爷爷,首先办这个大会的目的,是出于私人性质。我的两个姐姐需要把产业做大,但是名气需要一天一天累计,我们可能等不到那天,所以想到这个办法,但这个办法缺一个最公平而且名气都很大,大家也都信服的人当这个见证人,所以我想到了树爷爷你。”

“小家伙,你也知道你这么说我是更不会同意的,但你是个聪明人,你应该还有别的想说的吧。”

“树爷爷果然厉害,我只是把丑话说道前头,如果我现在花言巧语把树爷爷骗过去,你得知真想,那时对于我才是真正难堪。”

四季树很欣赏辛苦,这种魄力就是很多人没有的。

“我打算办这个大会,而且不只这一次,以后每年都要请你当见证人。”

“哦,好像有些有趣了。”

“我是出于私心来办这场大会,但是如果真的举办成功,辐射的就是整片大陆。首先武林大会的举办,将会是全大陆的焦点,人气自不必说,随着群众的聚集,各种商业街也会应运而生,经济效益会有显著的提高,增加许多的工作岗位,要知道这片大陆也有很多没有工作的可怜人。”

“树爷爷,虽然我知道原本不属于这个大陆,但是这个大陆因为你才会蓬勃发展,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您就是这个地方的守护神,为这片大陆上的人们也挡住了不少人的入侵。我相信你也深爱这片大陆。”

辛苦这句话说到古树的心坎里了,自己已经到这片大陆上几万年了,已经爱上了这。

古树沉思道。

“你,继续说。”

“树爷爷,守护神是所有人的守护神,也注定你不能太过干预人间之事,但是人的争斗是无休止的,目的各种各样,理由千奇百怪,我想着可以把这些争斗转移到这个大会上,当然想要全部消除争斗是不可能的,还也会起到一部分作用。”

“这片大陆真的很美,那是在树爷爷你的庇护下。你能想象到,当你有一天守护不了的时候,那帮窥探着这里的人,会怎么做吗。”

“上天,是不公平的,所以人们才去寻求公平。有人出身贫寒,有人生于富贵,有人平步青云,有人却命运多舛,有人些人有着出人头地的天赋,却无情的败给了现实。是他们不够努力吗?是他们没有耐心吗?有些人直至死亡,仍对生活抱有着幻想。”

“唉。”

四季古树活了千万年,又何尝不明白呢。

“我刚才也说过,这个方案是面向全大陆,面向所有人,我要给那些却少机会的人一次机会,一次不够,那就下一次。这种盛事难免会影响到别的界面,也许这次机会,会成为那些命不好的人,一次改命的机会,一次鲤鱼越龙门的机会。”

“鲤鱼跃龙门吗?”

四季树想起自己的过往,自己何尝不是鲤鱼跃的龙门呢。

“树爷爷,惨的人这世上的很多,自甘堕落人也很多,但是在逆境中挣扎的人也不少,这个想法可能不一会实现,但是如果没有你就一定不会实现。”

“我,好好想想。”

辛苦知道他的目的快要达到了,自己还需要加点料。

“树爷爷,有时候仔细想,不如自己亲眼去看。”

古树被辛苦的话说动了。

“我也很久没好好看看这个世界了,那就随你走走吧。”

树灵幻化成一位老者,一位安静慈祥的老者。

辛苦做了请的收拾。

“树爷爷,请。”

辛苦和古树化成的人,边走边交谈。与其说交谈,倒不如是类似心理暗示的洗脑。

一老一少,有说有笑。

辛苦交了两份进城费,进来春镇。

一派祥和,繁华富裕。

但是有光的地方,就会有暗。

下层人一直被压榨,做着那个累坏身体还挣不到几个钱的工作。

当两人在路上走着有人拽住了辛苦的衣角。

辛苦望去,是个衣衫褴褛脏兮兮的小乞丐。

辛苦给了他些钱,但是小乞丐没有要,摇了摇头。

“小弟弟,难道是钱不够吗,我再多给你点。”

辛苦作势又拿出了些钱。

小乞丐摇了摇头。

“哥哥,我想要是食物。”

“这些钱可以买很多食物哦。”

“哥哥,那些人嫌我脏,不卖给我,以前好心人给的钱也会被别人抢走。”

这些话真的不仅触及到辛苦软肋,也同样震撼到了古树。

“哥哥,给点食物吧,我妹妹快不行了。我饿着不要紧,我妹妹已经三天没吃饭了。”

“那哥哥,去给你买有香又白的大馒头怎么样。”

“谢谢哥哥,太好了,妹妹有馒头吃了。”

辛苦带着小乞丐买了馒头,小乞丐兴冲冲带领着辛苦两人来到他们的小家。

一个街道的角落,用几根破树枝和没要的破布搭成一个帐篷,那些没有人要的馊了的衣服铺在地上,一个瘦弱的让人心疼的小女孩,躺在上面,一动不动。

小女孩已经死了,脸上却依旧布满笑容。好像的期盼着她的哥哥回来。

小乞丐的馒头掉在了地上,小乞丐也顾不上馒头,跑到那个躺着一动不动的小女孩身边,轻轻摇晃。

“妹妹,醒醒,大哥哥给我们买了馒头,醒醒啊,别睡了。”

辛苦绷不住了,眼泪留了下来,真切见识到了生活的残酷,和自己的无能为力。

辛苦极度的悲伤极度的自责,虽然那跟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

但他在想如果自己早那么一点是不是他的妹妹就可以会活下去。

那一刻,罗刹印与辛苦短暂的融合了,在罗刹印的作用下,他看到一个男人在带着小女孩走。

那正是小女孩的灵魂,旁边的就应该是这个世界的鬼差了。

“哥哥,我在这啊,我在这啊。”

小姑娘看着还在轻轻摇晃自己的哥哥。

小乞丐,慢慢的哭了,不想接受这个现实,依旧在摇晃这妹妹的尸体。

“哥哥怎么哭了呀。”

“你已经死了,跟我走吧。”

“苗苗没有死,苗苗要和哥哥在一起。”

鬼差想要强硬的要把小女孩带走。突然听见一道冰冷掺杂着愤怒的声音。

“你,放开她。”

这句话吓到了这个鬼差。

“你能看到我?”

“我让你放开她。”

“看来你能看到我,你不知道阳间人,不能管阴间事吗?”

“我让你放开她。”

那一刻,罗刹脱离身体出现,十分狰狞。

这不仅吓到了鬼差,也让古树陷入了沉思。

“你为什么会有罗刹鬼族罗刹王印。你究竟是四大王族的哪一族?”

罗刹鬼族,需要强大到一定地步,才能在世间行走,而且只有王族才会有这待遇。很明显辛苦的实力没有达到标准。

“我老婆给我的你有意见?”

鬼差恭敬道。

“敢问,夫人是何人。”

“我也不知道她是什么人,我只知道她叫阎依依。”

听到阎依依这个名字,鬼差一开始没有印象,只是觉得这个名字耳熟。

“等等,阎依依。”

鬼差想起了这个名字,彻底想起了这个名字,脸上呈现了极度的恐惧。

“万古鬼帝,阎依依。她还活着,她还活着。”

辛苦奇怪一个阎依依至于给他吓成这样,她在自己怀里的时候挺乖的啊。

“那你能放了这个小姑娘吗?”

“放,放。。。。”

辛苦听着他有些语无伦次,好像得了精神病一样有些恍惚。

但是辛苦可顾不上他。蹲在小姑娘的灵魂面前。

“小妹妹。你叫苗苗是吗?”

“大哥哥,我是叫苗苗哦。”

“小妹妹,回到你的身体吧,你的哥哥在等你呢。”

“可是,他说我已经死了呀。”

“他是在骗你,快回去吧,你哥哥给带回了馒头。他在等你一起吃。”

“那我回去了,哥哥急的都哭了,谢谢哥哥一会馒头分给你一半。”

任你富可敌国,施舍我黄金万两,不如我身无分文,分你半块馒头。

这可能就是善良最真实的写照。

这句话听得辛苦很心疼,即使这样也还没失去对世界的善意吗。

“那谢谢妹妹了。”

辛苦制止了小乞丐摇晃行为。

“我来,你的妹妹还活着。”

小乞丐听到他妹妹还没死,也是乖乖的让出来,哭声也有些止住了。

辛苦蹲下,他确定小姑娘的灵魂已经回到体内了。

他拿出那一片叶子,用两个手指碾压出现一滴汁液,滴入了小女孩的嘴里,没有反应。

不对,苗苗的体温上来一些,看来是不够。

辛苦没有犹豫,把树叶的残渣吃掉,那可是好东西啊,不能浪费。拿出了另外两片叶子,挤出汁液,滴在小女孩的嘴里。汁液转化成能量汇入苗苗的身体。

辛苦的猜的没错,这嫩叶不仅能治病还能救人。

辛苦感受这小女孩逐渐上升的体温,还有那恢复的呼吸,心里也舒服了不少。

鬼差说话了。

“你这样,也许不是在救他。”

“也许吧。”

“这种事你见过很多?”

辛苦问道。

“我见过太多了,已经习惯了。”

已经习惯了,是一句多么可怕的话。

“阎依依真的是你的夫人?”

“我有必要骗你吗?我看你挺怕的她的,她怎么了。”

“你夫人可是真的可怕,万年前她是鬼域的四大鬼帝之一,也是唯一一位女鬼帝,听说长的天姿国色,以前还好,之后心上人死了,变得喜怒无常,毁了大半个鬼域,三位鬼帝联手却还是败下阵来,打得三位鬼帝重伤,然后就走了,再也没出现,有传闻说她死了,也有传闻说她去了别的地方。兄弟你能让她做你的夫人可是不一般。”

“那你怎么知道这么清楚,我看你也不是个普通的鬼差吗?”

“我吗?我就是个后来几千年还游离在下层的普通鬼差,只是听得看的多了些。。”

又一个有故事的人,不,是鬼。

“刚才抱歉啊,我冲动了。”

“没事,其实我开始也这样,只不过无能为力,见得多了就麻木了。”

“兄弟,你夫人是阎依依这话可不能随便说,会有麻烦的。”

“怎么说?”

“那帮记仇的鬼,没实力找正主麻烦,但是如果他们得知了你,那可就不一样了。”

“那谢谢了,鬼兄。”

“不用客气,人兄。”

“我为什么开始没有看到你?”

“可能是你没有激发罗刹鬼印,当你愤怒悲伤的时候,会自觉得触发,所以你就看见了。这玩意可是好东西,罗刹王族总共也才四个。要好好使用。”

“你为什么告诉我这些?”

“投缘不行吗?”

“好,好一个投缘。”

在这一刻,辛苦再也不认为他是个普通的鬼差,谈吐,反应,见识,和气度,都不是一般鬼差该有的。

此时苗苗醒了。

“我去看看苗苗,鬼兄。一会聊。”

辛苦去看望苗苗。

“老伙计,你还在当鬼差呢?”

“老树根,你说话真难听,我这是在引导那些亡灵,到他们的归处。”

“你比我强。”

“这有什么强不强的,有时候啊,亲眼见证,无能为力才是对人最惨忍的事。”

“这个年轻人,来头不小啊。”

“女鬼帝心上人转世,来头能小吗?”

“我就说吗,那个痴情种子,怎么还做了别人的夫人。”

“你没有告诉他,他的从前吗?”

“他看起来不愿意知道。”

“这性子可是和以前大不一样了。”

“人是会变得,你不也是吗?还说自己是个普通的鬼差。”

“我现在做的不就是鬼差吗?”

“行行行,随你。”

“怎么,万年家里蹲,怎么今天舍得出来了。”

“他的一些话,让我心动了。”

“哈哈哈哈,可以。”

“我发现你也变了。”

“哈哈哈。”

辛苦看着逐渐苏醒的苗苗,脸上也洋溢出的开心的笑脸。

苗苗睁开眼,看到了辛苦和小乞丐。

“哥哥,大哥哥你们都在啊。”

小乞丐大哭了起来。

“妹妹,我以为你不要我了。”

“苗苗最喜欢哥哥了,怎么会不要你呢。”

“那就好。”

“哥哥,我饿。”

“对了,馒头。”

小乞丐,捡起掉在地上的一袋子馒头,有几个馒头掉在地上,沾到了灰,小乞丐巴拉巴拉吃了,小乞丐把干净的馒头递给了苗苗。

苗苗刚要吃想到了什么,掰下来一大块馒头,递给了辛苦。

“大哥哥,给这是你的。剩下的苗苗就不能给你了。苗苗饿。”

辛苦含着泪吃完了这个大半个馒头,苗苗天真的以为这是她这一天的口粮,还分了大半个,真是个傻苗苗。

“妹妹,你可真傻,馒头多着呢,可劲吃吃到饱。”

“苗苗不傻,哥哥才傻呢。”

“哈哈,哥哥傻,哥哥傻,苗苗长身体呢,要多吃哦。”

“哥哥,也多吃。”

“嗯。”

小乞丐和苗苗吃到太多了,噎着了。

这是辛苦的疏忽,明明自己吃馒头也会被噎到。却忘了。

辛苦拍着背干着急,此时,古树拿着两碗水,走到了小乞丐和苗苗面前,他们也是接过来喝了下去。

小乞丐和苗苗同时说道。

“谢谢,老爷爷。”

“老爷爷,你对苗苗真好,哥哥馒头也分给爷爷一个。”

小乞丐有些不舍,但还是听话的给了古树一个。

辛苦知道,树灵破戒了,自己长久的坚守,还是被自己破了。

“谢谢,树灵吃完了这个馒头。”

苗苗感到很开心。

看来我还是做不到。古树喃喃道。

“小家伙,你说的,我同意了。”

辛苦很兴奋。却也很惊讶。没想到这么果断。

“树爷爷,不再想想吗?”

“不想了,想那么多又有什么用。”

“是啊,那么多又有什么用呢。”

“对了树爷爷,鬼兄呢。”

“他早走了。”

辛苦走到小乞丐和苗苗身边。

“哥哥,住在江府,你们要不要一起过来。”

没等他们俩说话,树灵开口了。

“小家伙,这两个小家伙交给我吧。”

辛苦意识到了,树灵动了收徒的心。

大喜过望。

“小乞丐,苗苗。跪下来叫爷爷,从今以后他就是你们的爷爷了。”

苗苗天真的问道。

“爷爷是什么?”

“就是亲人。”

小乞丐和苗苗跪在地上,齐声道。

“爷爷。”

“唉。”

“太好了,苗苗有亲人了,苗苗有爷爷了。”

旁边沉默不语的小乞丐这时也留下了泪水。

辛苦很欣赏小乞丐,不论是作为哥哥,还是作为人。

他的果敢,坚毅,善良,付出。都是难能可贵品质。

想着这两个小家伙,以后就是自己的亲人了。

四季树灵第一次有了一种奇怪的感觉。

辛苦和树灵也到了江府。后面还跟着小乞丐和苗苗。

两个孩子跟在后面畏首畏尾的,也难怪第一次进这么大的宅子害怕也是正常的,毕竟那些下层人对上层人有好印象的也没几个。可能在孩子的世界,有钱的人都是坏人吧。

辛苦看见一个路过的侍女,叫住了她。

“姐姐,麻烦你帮这两个孩子洗一下身子,再换套衣服。谢谢了。”

“公子,你是我们主子的人,这个姐姐和谢谢可使不得。”

“姐姐,人不能没有礼貌和教养,而且我作为江姐姐的男人更要遵守,麻烦了。”

侍女没有说什么,也说不了什么。

“那好吧。”

辛苦转头跟小乞丐和苗苗说。

“你们跟着这个姐姐,他会跟你洗澡还会给你穿新衣服。”

小乞丐有些犹豫,而苗苗则有些兴奋。

辛苦安慰着小乞丐。

“没事的,这里没有人会害你,姐姐们人都很好的,别害怕,而且你们还有你爷爷呢。”

“那好吧,大哥哥。”

小乞丐看着二人有些不舍。

两个孩子跟着侍女洗澡去了。

辛苦也和古树,来到了江府的客厅。

古树这一路话很少,辛苦也理解,几万年都没和人说过话。活多就有毛病了。

客厅的两女此时正在讨论女性的肌肤护理和日常保养,这几乎是所有女性共同的话题。

两人谈的忘我连辛苦和古树进到客厅都没发现。

逼得辛苦咳嗽了两声才发现。

两女转过头来看着辛苦和古树,主要是古树,她们很难相信眼前的平平无奇一脸慈祥的老人,就是整个大陆守护神。

薛紫禾先说话了。

“陆弟弟,回来了。这位就是你说的树爷爷吗?”

语气的还夹杂着怀疑。

辛苦知道这种反应很正常。

“我给两位姐姐介绍,这位就是我说的古树爷爷,我知道你们会怀疑,之后树爷爷自会证明。”

树灵此时说话了。

“我这次也是被这个小家伙说动了,我也不会管你们的事,告诉我时间,地点就行。”

在古树眼里,这些都是他的孩子,语气里尽是和蔼。

“老爷爷,这需要我和江姐姐商量一下,您看您可不可以等一会。”

“哈哈,无妨。”

辛苦很识相的给古树到了杯茶水,但倒完以后有些后怕。

这茶叶和古树都是木本植物,树灵会不会犯恶心呢。

但看树灵如无其事的喝着,辛苦也就多想。

其实树灵表面上若无其事,背地里风起云涌。

强忍着恶心喝下去的,辛苦看树灵喝得很快,觉得他很喜欢,所以又到了一杯,那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树爷爷,你怎么了,怎么脸色不好。”

“我很好,就是有些水土不服。”

水土不服?这大陆都是你的地盘你跟我讲你水土不服,哪的水土敢不服吗?

辛苦看着茶水里一片茶叶都没有,对一定树爷爷喜欢喝带茶叶的茶水,我真机灵。

“树爷爷,这杯别喝了吧。”

树灵听了这句话喜笑颜开。

“来,树爷爷我这个给你换了一杯茶叶多。”

有那么一刻,树灵认为他是故意的。

树灵知道他要引起一个话题。

“我们还是讲讲你以前的事吧。”

这下轮到辛苦脸色难看了,但辛苦不好奇是不可能的,从心里还是有些想知道的。

“你可很从前的你一点不一样。”

“哦,树爷爷此话怎讲。”

“也不是一点也不一样,倒不如说是一面镜子,你还是你,只不过有些地方是全然相反的。”

“比如呢?”

“就比如,他以前身边有很多女人,有很大一部分都表达爱意,而他都拒绝了。”

辛苦心想,难道这就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境界吗。他怕是个傻子,这么多好看的妹子白瞎了。

“你可要小心,他以前身边的女人,没一个简单,有些甚至活到了今天。当你的真实身份暴露可能会找上门。那是你可就忙了。

辛苦有些慌了。

自己这是要成接盘侠了?

“树爷爷,我听说人的转世轮回,都会吸收一些前世的教训,和缺点,有没有这么一种说法呢。”

“有的,这个的确是有,你不就是最好的例子吗?”

“树爷爷,就别拿我说笑了。”

“希望啊,前世的遗憾在今世能得到弥补。”

“树爷爷,你能告诉我前世的那些红颜知己都在哪吗?我以后要躲着走了。”

“那你要是这么说,可能你大部分地方就去不了了。”

“那树爷爷你还是别说了。”

“哈哈,这两个小家伙都是你的?”

“不不不,只有那一个。”

辛苦指了指江瑾。

“按理说你的性子不应该啊。”

“树爷爷,旁边那个虽然也好看,但是她儿子都跟一样大了,我下不去手啊。”

这就话彻底把树灵逗笑了。

“看不出来,你还挺有底线吗?”

“应该的。”

“我以前强到了什么地步?”

“我望而不及的地步?”

这个词惊到辛苦,连古树树灵都望而不及,那要多可怕,这么可怕我特么竟然还死了。

辛苦很难想象今后要面对的敌人。

“放心,你会比你的前世更强。”

“是因为这个体质吗?”

“不止如此,单论人来说,我欣赏现在的你。”

他虽然抵触前世,但内心还是拿自己和前世做了比较。

所以辛苦听到这句话真的很开心。

终于两个女人也终于讨论完了。

由薛紫禾代表发言。

“老爷爷,经过我和江妹妹的讨论,时间定在三个月后的今天,地点暂时定在薛府商业街,后面那一块还没有开发的土地上。毕竟这个方案也是陆弟弟今天才提出来的,所以准备就有些不充分了。”

“小家伙,那也就是说,三个月后的今天,由你们来定地点。是这个意思吗”

“没错。”

“那我懂了,这个给你。必要时可以联系我。”

说着一个青绿色的手镯直接戴在了辛苦的手上。

白嫖说的就是辛苦。这可是真是意外之喜。

树灵闭眼看是酝酿什么。

此刻大大陆上的所有人,甚至是牲畜脑海中都出现一个声音。

“我是四季树,三个月后会举办一个面向全大陆开放的演武大会,到时我会作为本次大会的见证者。此次大会的由薛家主办,具体细节请到春镇的江家商议。”

秋镇,李家。

“家主,你听到了吗?”

“我想大概四季大陆上所有人都听到了吗、”

“那个真是四季树吗?”

“你觉得在这个大陆上,还有谁能资格有能力把声音传播到所有人的脑海里呢。”

“那为什么,是春镇薛家承办,又为什么集体细节商议在江家。”

“还能因为什么,因为手段通天,能把这尊大神请来。”

“那我们。”

“还我们什么,走吧,春镇江家。这种大事怎么没有我们李家呢。”

“是。”

“传令下去,从今天开始我李家儿郎备战三个月后演武大会。”

“是。”

夏镇,夏家。

“姐姐,姐姐,听说了。我们的守护神说话了。三个月后举办演武大会。我们去不去?”

“妹妹,你总是这么好战。一听到演武大会,你就走不动道了。”

“姐姐,我想参加吗。求你了。”妹妹撒着娇。

姐姐苦笑,显然很吃这一套。

“行了你,去还不行吗。”

“姐姐,你难道也去参加大会吗?”

“你可真是个小傻瓜,我是去谈生意去的。没听我们守护神说嘛?”

妹妹有些疑惑。

“说什么了?”

“你看你这不是傻是什么,细节在江府商议。就算集合两家全部财力,也不可能办出面向全大陆的演武大会,就像你看到演武大会一样。我也在里面看到了无限的商机。这种好事,怎么没有我夏家参与呢。”

藏金阁。

“父亲,你也听到了吧。”

“嗯。”

“我们走吧。”

“去哪?”

“江府。”

“现在就去?”

“嗯。”

此时南宫证道满脑子想的就是赚钱,而殷璃依十分的激动也是有些害羞。

又要见到他了,我为什么还有些开心,明明才见过一次。不行要冷静,要矜持。

冬镇,一个贫民区的小房子里。

“妈妈,听到了吗?”

“当然听到了。”

“我要去。”

“不行。”

“为什么?”

“有钱人的勾心斗角你不懂。”

“可是,这片大陆的神灵已经说了,这是面向全大陆的盛事。”

“唉,你知不知道,妈妈担心你。你为什么非要去呢。”

“妈妈,我不想你继续受苦,我要出人头地,我每天坚持修炼为的不就是能带母亲过上好日子,早日踹翻那个抛妻弃子的混蛋吗?”

女子有些动容。

“那是你父亲。”

“父亲?他配吗?他知道我们在忍受这什么吗凭什么我们母子在这挨饿受冻,他却享受荣华富贵。凭什么我们就要穷一辈子,我不服。”

女子落下了泪珠。眼神坚定了许多。

“那既然你想去,妈妈陪你。”

男孩有些惊讶,不止惊讶于母亲同意,更惊讶于母亲要和自己同行。

位于四季大陆周围的界面,有些实力不凡的人也听到了这个消息。

“宗主。”

“怎么有事?”

“宗主,你应该也听见了吧。”

“嗯,那又怎么样。”

“我们界面的人才大部分都被选走了,今年我门的年轻弟子可是不多了。”

“你的意思是?”

“借着这次大会,或许我们会有些意想不到的收获。”

“有趣。那九长老你就带着五长老去一趟。”

“宗主,五长老困在她自己的阵图里现在还没出来呢。”

“那就四长老。”

“可是,宗主,四长老炼器被炸伤了,现在还在修养。”

“三长老呢?”

“三长老,炼制新药,试吃现在精神有些不正常。”

“二长老呢?”

“二长老在闭死关。”

宗主有些崩溃。

“大长老呢?”

“宗主,大长老已经死了很多年了。”

“那八长老呢?”

“宗主你确定要让你妹妹去?”

男人一拍脑门。

“对啊,她是我妹妹。”

男人想了想,打了个哆嗦。

“算了。”

没等男人说下一句。九长老先说了。

“六长老和七长老结伴度蜜月去了?”

“度蜜月?”

“说错了,是云游。”

男人愤怒了。

“我偌大的宗门连可用的人都没了吗?要不你一个人去吧、”

“其实倒也不是没有。”

男人有些疑惑。

“那还有谁?”

九长老不说话只是看着他。

男人也懂了目光的含义。

“一个小小的招生,竟然需要宗主出动。我这个宗主不要面子的?”

“宗主,要面子可是没生源的哦。”

“不去。”

“真不去?”

“不去。”

“行吧,这振兴宗门的事宗主都不上心,我这个人微言轻的九长老操什么心呢。”

佯装要走。

这句话是刻意点男人的。

男人想到了老宗主临终的托付。

哭着下定了决心。

“等等。”

九长老一个急转弯。好像已经等候多时了一般。

男子知道他上当了。

外界也有不少宗门听到消息前往四季大陆。这将是一场空前的盛事。

徐家,徐世良。

他手里的玩物已经被他捏的稀碎。

“凭什么这种好事落到她们江家和薛家,凭什么。”

此时徐府外面吊着一具独臂男尸,已经看不清脸了。

徐府的人也人心惶惶的,都期盼着今天死的不是自己。

一道女声传入耳边。

“哥哥,怎么一回来就听到你在这,生气呢。都跟你说了别老生气,生气对身体不好。”

徐世良一听这是他妹妹徐瑛回来了。

“妹子,妹子你终于回来了,哥哥我可想死你了。怎么几天有空回来了。”

“哥哥,这不好久没回来了吗,也是求了皇上好久皇上才让我回来省亲。进来吧陈公公。”

“给你介绍一下,这是陈公公。陈公公这是我哥哥徐世良。”

徐世良感觉的到,这个陈公公比自己只强不弱。

“陈公公,多谢一直以来对小妹的关照。”

陈公公操着宦官独有的阴阳怪气的嗓子说道。

“徐大人才是,咋家一直听娘娘念叨你呢,今天一见果然不同凡响,一表人才啊。”

“来人,把最好的酒菜给备来。今天来贵客了。”

徐府的人也都庆幸躲过一劫。

“哥哥,这是为什么事情烦心,正巧陈公公在这,我们给你做主。”

“妹子,这事哥哥慢慢给你道来。”

江府。

江瑾和薛紫禾都听到了那个声音。不仅如此,薛府的人还急忙的跑过来问怎发生了什么。

都被两女打发走了。

两女直接下跪。

古树看不下去了,把两人扶起来了。

“孩子,起来,跪着又算怎么回事呢。”

“我和姐姐刚才怀疑了您的身份,我们千不该万不该,质疑我们守护神,是你守护了这个大陆。我们错了。”

“是啊,我们有眼不识金镶玉,今天得见守护神的心里也是十分喜悦。”

两女此起彼伏的一套接着一套的,夸张古树,同时还恶狠狠的看着辛苦。

辛苦是又想笑又不敢笑。

没想到这两人竟然有两副面孔。

辛苦也跟她们说了,我能吧树灵请来,还不信,现在还这么看他。

辛苦招谁惹谁了。

辛苦完美的诠释了什么叫费力不讨好。

“行了,孩子们,我也没你们说的那么好。”

此时洗干净的小乞丐和苗苗也换上新衣,来到了客厅。

苗苗和小乞丐扑向了辛苦和古树。

苗苗洗干净成了一个精致可爱的小女孩。

最惊艳还是小乞丐,这前后完全是两个人,在这个年纪就能用帅气来形容,未来可想而知。

还给辛苦另一种奇怪的感觉,如果真要形容,那就是非常有灵性。

小乞丐躲到古树身后有些不敢看侍女。

“那个,公子,这位小公子可能不太喜欢洗澡。”

“辛苦姐姐了,我看出来了。姐姐下去吧。”

“恩。”

“大哥哥,爷爷苗苗想你们了。”

“这才多长时间就想我们了。”

“可是苗苗就是想了嘛。”

“好好好。”

古树一脸宠爱看着两个孩子。

江瑾和薛紫禾也是喜欢对孩子喜欢的紧。

江瑾走到苗苗面前。

“我叫江瑾,小妹妹叫苗苗吧。”

“是的,姐姐,我叫苗苗哦。”

那一刻,江瑾的心都化了。

“能让姐姐抱抱吗?”

苗苗没有说话,张开了双收。

江瑾也心领神会的把苗苗抱起来。

薛紫禾把目标瞄向了小乞丐。

“小弟弟,你叫什么名字啊。”

“薛姐,他叫小乞丐。”

“小乞丐,真是奇怪的名字。”

小乞丐不乐意了。

“你才是乞丐,我有名字,我叫林森。”

“哈哈,开玩笑。”

可能,他们的父母给哥哥起名森,也是想护住妹妹这棵苗吧,他也做到了。不得不说这名字就跟古树特别有缘。一切就好像命中注定。

“那林森弟弟,姐姐想抱抱你。”

林森有些不情愿。

“明明是个阿姨还叫自己姐姐。”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爱书网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