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寻古树

热门小说推荐:真武世界 火影之命外之人 封神猎艳记 宝贝太大了进不去 花开欲暮 山里汉的小娇妻 农村风流寡妇 星辰道 天才风水师 女行长的沉沦

"爱书网"访问地址:https://www.22ff.org

在哪里我重塑身体获得了新生,那个世界有很多的奇珍异兽,在那里我遇到一头小鹿。

她是我很好的玩伴,有一天她化形了,成了一个小女孩,我教她作为人的常识,因为她是鹿,而且小小的。所以我给她起名叫陆晓萝,那天我们成了兄妹。

既然她姓陆,那我也姓陆。叫陆思云。

也只是换了个姓名字还是前世的名字。然后来到这个世界,跟江珏闹了误会,然后你出现了。

我承认我是因为你的美丽动心了,你实在是太美了。

然后便无法自拔的喜欢上了你,我知道让你爱上我,是一段漫长的过程。

所以我没做过亲密的举动,只是不希望我在你印象里,我是个轻浮的人。

昨天的事,是我的错,我也知道我之前努力可能会被推翻,甚至从头再来机会也没有。

在脑中,我想了无数种方法,但是我始终不是你,我猜不到。

按理说跟一个绝世美女进行鱼水之欢,我应该高兴。

但自己却想贪婪的得到你的全部,我都想问自己凭什么。

我做不出什么承诺,因为那些在我眼里实在幼稚和不可信,但既然做都做了,那我也只好听候发落了。”

江瑾轻笑道。

“我让你做什么,你做什么?”

“嗯。”

“那我想吃昨天的甜肉。”

辛苦不可置信的看着江瑾。

“你。。。”。

辛苦都已经做好滚的准备了,没想到却是峰回路转。

江瑾戳了戳辛苦的脸嗔怪道。

“你什么你,陆弟弟不是我让你做什么你做什么吗?怎么刚说的就反悔?”

辛苦狂喜,他的真的激动,按理说要么自己离开,要么当做没事发生,关系降到冰点。

这是什么反应,是饿了吗。难道是昨天太好体力了?

辛苦也是明白人,赶忙起身穿衣服去做锅包肉,他发现自己的脚有些软,十有八九是昨天运动量太大,累的。

“记得回来,给我带把剪刀。”

辛苦疑惑带剪刀干嘛?但是都答应好了,让自己做什么,自己就做什么。听命令就好。

“知道了,江姐姐。”

江瑾看到辛苦这么急匆匆的,也是扑哧一下笑出了声。

“占了姐姐便宜,还想跑。哪有这么好的事啊。”

辛苦的反应没有让江瑾失望,但是辛苦口中那个女子多多少少让自己有些担心。

江瑾也从床上,‘艰难’的撑起来。穿好衣服,扶着手边的东西下了床,那种疼痛感还没有消失。

她以前想着嫁一个大户人家,只要弟弟能得到庇护,丰衣足食,自己怎么都无所谓。

但坐在床上,看着那一抹属于自己落红,她第一次想要去依靠一个人。

第一次想要和那个人生活绑在一起。即使那个人也爱着另一个女人,甚至会更多。

此时的江瑾前所未有的理智,做的每个选择都无比清醒也无比慎重。

可能是异界还留存这一夫多妻的生活,是她接受的原因之一,但容忍自己身边多一人爱着他,不是爱又是什么呢。

此时辛苦尴尬的要死,每当被人问起走路为什么这样,他都会回到是自己不小心摔倒了,那场面别提多尴尬了。

尤其是遇到江珏,那招牌的猥琐坏笑,辛苦都以为这个姐她不是亲的了,江珏点了点辛苦的腰,辛苦咧了咧嘴。

然后淡淡的说了一句。

“你如果对我姐不好,我和你拼命。”

辛苦笑了,这才有点小舅子样子吗。

辛苦也是拍着胸脯保证道。

“对你姐不好,我把我头给你。”

江珏笑骂道。

“滚吧,滚去伺候我姐吧。”

几乎府上都知道了,女主人进了辛苦的房门一晚上没出来。

二十多分钟辛苦端着锅包肉,揣着剪刀,踉踉跄跄的回来了。

辛苦脑中出现了一个可怕的想法。

他害怕江瑾吃完这顿想不开拿着剪刀自杀,辛苦越想越害怕,越害怕越想。

就跟看恐怖片的心理一模一样。

辛苦把菜放在桌子上,贴心的把桌子抬到江瑾面前,江瑾拿起筷子尝了几口,脸上露出很满意的表情,但她发现好像缺什么。

于是问道。

“陆弟弟,我让你拿的剪刀你拿了吗”

辛苦的心突突了。说话有些支支吾吾的。

“我拿了是拿了,但。。。。。”

江瑾也很奇怪的看着辛苦。

“既然你带了就拿出来啊。怎么还支支吾吾的呢。”

辛苦扑通一下,跪在了地上。

搞得江瑾也是一脸疑惑。

“江姐姐,我对不起你,我不是人,我酒后乱性。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你让我死都行,你可千万别想不开自杀啊。”

江瑾没忍住笑了。

“陆弟弟,我这活的好好的怎么就要去死呢。”

辛苦抬头看了看江瑾,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

“你不是想要吃完最后一顿,拿着剪刀自杀啊。”

江瑾看着辛苦又气又笑。

“陆弟弟,你就这么想我死?你这种行为可是很不负责的哦。”

辛苦这会放心了,还好不是他想的那样。

“还不快把剪刀递过来。”

“可。”

辛苦还是有些犹豫,江瑾此时催促道。

“放心吧,我不自杀,赶紧给我吧。”

“哦。”

辛苦有些不情愿的吧剪刀递了过去。

江瑾拿着剪刀,辛苦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时刻做好营救的准备。

江瑾用剪刀把床单上的血迹按边缘减下来,辛苦也明白了,江瑾要用剪刀剪下自己的落红,江瑾看着那块落红,眼里满是珍惜,收起了来。

辛苦其实没想到。江瑾保留着自己的处子之身,他也意识到,他夺走了作为女人最宝贵的东西。

辛苦有很多安慰的话,却都没出说口,千言万语只汇成了一句。

“对不起。”

江瑾看着辛苦柔情万种的说道。

“我其实,无所谓的,不过是你的话,还不错。”

这绝对是辛苦有史以来听到过最暖心的话。暗自发誓要照顾她一辈子。

江瑾又开始拿起了筷子,品尝着辛苦做的锅包肉。

辛苦有些担心江瑾的身体。

“姐姐,这东西现在少吃。我一会去给你做些补血益气方便你吃的东西。这些对肠胃不好。”

“怎么,现在就对我指手画脚了?”

“不不不,别误会,姐姐你现在身子虚弱,我也是担心你。”

江瑾嗔怪道。

“我身体虚弱,也不知道是谁造成的。”

江瑾说完这句话,彻底沉默了。

实在是,说不出什么了。

江瑾看到低着头不说话的辛苦,觉得好笑。

也不打算再逗他了。

“陆弟弟,这甜肉,我也吃腻了,你说的那个我想尝尝。”

“这道菜叫锅包肉。”

“我说它是甜肉你有意见吗?”

这个小眼神看着辛苦一点脾气没有。

人家是天,说什么是什么呗。

“没有没有,这就叫甜肉。”

“没有那你还不去,让姐姐我吃这么硬的东西。”

“好嘞好嘞,马上回来。”

辛苦真的太舔了。

辛苦端着没吃几口锅包肉,跑回来厨房,期间还遇到了简笛,随便把锅包肉送给简笛,简笛高兴的回去和她的小伙伴分享了,辛苦也开始做些补气益血的粥和汤,东一趟西一趟,忙里忙外的,府里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江瑾真的很开心,有这么个心疼她,照顾她的男人,即使自己提的要求有些过分,却还是马不停蹄的去实现。

这几天,辛苦一直在照顾这江瑾,就连江瑾跟薛夫人谈合作事宜的时候,还把粥端到江瑾面,热粥吹凉,喂进江瑾的嘴中。

这下可气坏的了薛夫人,当然辛苦也不是纯纯的直男,也准备了她的那份,只不过是她自己吹,薛夫人心满意足的吃着粥。

真别说这小子粥做的不错。

在江瑾眼里辛苦照顾人,简直细心到骨子里。

如果在多照顾这一段时日,可能她就真离不开他了。

温柔乡,英雄冢,这句话在江瑾这也适用。

江瑾和薛夫人谈的都是合作,辛苦在边上默默听着,也是不作声,像极了乖宝宝。

薛紫禾叹气道。

“江妹妹,咋们薛江两家,一定能发扬光大,但是需要的是时间啊,我怕徐家不给我这个机会啊。唉。”

“薛姐姐,说的哪里话,如今咱们两家亲如一家,别说你和徐家有世仇,徐家又何尝会放过我们这帮与他无仇的人呢,何况这个惹祸精已经触怒徐世良,估记啊,之后会有大动作,这覆巢之下焉有完卵。”

江瑾还特意剜了一眼辛苦。

“江妹妹,你说的在理,但是徐世良的妹妹是中级王朝的妃子,我们哪有这背景啊。”

说的时候,还看了看辛苦。

辛苦也明白了,合计这俩人,合起来挖苦他来着。

“是啊,之前有个小男人还说,一切顾虑都不会是顾虑来着。不知道是真有这个能耐,还只是嘴上说说。”

“妹妹啊,有些男人把女人骗到手可就变了,你可要小心点。”

“谢谢姐姐提醒。”

辛苦伺候这两人,不仅费力不讨好,还被合起来挖苦,自己这招谁惹谁了?

辛苦算算日子,这大姨妈来也就这一两天吧。这赶巧,还组队来的。

“两位姐姐,你们就合伙欺负我了,我没有骗人。其实我有这真有法子。不过就是有些费钱。”

两女眼前一亮。

两个女人都相信他可以创造奇迹,毕竟他就是这样的一个男人。

“陆弟弟,别卖关子了说来听听吧。”

“在这,我好想没听过一些武林大会吧。”

薛紫禾回答了辛苦的话。

“这里算是低级大陆,而且也没什么秘藏,也仅仅是灵气浓郁,所以宗门很少,有的话规模也不大。”

江瑾也挺明白了。

“你是说,我们搞个武林大会?”

江瑾有被吸引到,这样既能增加人气也能带动连锁产业。

不过她们也很快就发现了弊端。

“陆弟弟,想法固然是好,可是外界的人又怎么能容忍,我们办了,就算办了也没什么人来吧。”

“薛姐姐,你这话是问到点上了。我们可以合作啊,春夏秋冬,四个镇,有钱有势的人家那么多。最起码能说服几家吧。

而且人不人,你想这片大陆虽然是低级大陆,但是灵气充足,不乏天资聪慧的之人,有些天才这是没有机会展示,只要我们声势搞得大一点。

它界宗门,总有在外寻找优秀弟子的长老干事吧,也会借此机会来此寻觅良才。

他们可不看你修为高低,他只看你天赋。

这也可以算是鲤鱼跃龙门的机会,如果真出去了,他们也会记得我们的好。

既得到了效益,有的他们有个天高任鸟飞机会,还打出了名声,若是第一届顺利举办成功,那么你想想下一届会火爆成什么样。

我再围着大会建些商业街,产生的连锁反应会什么样的。”

这两个女人现在是商人,对辛苦的说的极为动心,但是不得不审视这个方案的可行性,还有别的方面。

薛夫人提出了她的疑问。

“既然是多家合作,那以谁为首?”

“当然是以我们江家,薛两家。”

江瑾又问道。

“凭什么。”

“就凭我,能把四季神树的树灵请过来当见证人。这一点够吗?”

两女都睁大了眼睛有些不敢相信。

“你说,你能吧四季神树的树灵请过来。我可听说,近百年都没人看见过神树之灵。”

“这么说吧,你们知道之前神树附近发出的光芒吗?”

“你说的是之前闹得沸沸扬扬的神树秘宝。”

“实不相瞒,那道光是我。怎么不信?”

辛苦之前跟江瑾说过,这是江瑾以为是开玩笑。

现在又提起来那应该是就是真的了。

这个小男人倒是没有骗子自己。

此时薛夫人率先开口。

“我信你。”

江瑾附和一句。

“既然,薛姐姐都说了,那我也信你。”

辛苦故作痛苦。

“江姐姐,我的心被你伤了。”

此时江瑾突然喊道。

“哎呀,我痛。”

辛苦的心一下化了,围着江瑾身边干着急。

“姐姐,你哪痛,让我看看。”

江瑾露出了计谋得逞的笑容。

“骗你的,陆弟弟。”

“那就好,那就好。”

辛苦如释重负。

这舔狗样,小甜看的也是有些无语。

只要江瑾喊疼,辛苦就找不着北了。完全忘了刚才的事。

江瑾和薛紫禾。互相看了一眼,确定了辛苦方案的可行性。如果真的按辛苦所说的,能找到四季树灵,那么以江薛两家为首的事就毫无争论了,而且不搏一把,可能到时候就会被徐家吞并。落到徐世良那种人手里自然是。。

辛苦有补充道。

“还涉及到,场馆建造,未来的连锁产业,还有各方面的支出、即使能招到很多大家来参与,却是始终不是一比小数目。而且,这个方案有很多细节没有敲定,我也不知道具体会怎么样。”

江瑾笑道。

“陆弟弟,不是我不信你,只是这些信息给我的冲击有些大,让我不敢相信。如果你到时候真能把树灵找来,那么之前的一切问题就都不是问题了。”

江瑾真的有些激动,她很清楚如果辛苦说的真的实现的,那么未来将会是无限的美好。

“那我,收拾收拾。去找树伯伯谈谈。我说过,你的顾虑将不再是顾虑,因为一切有我。”

辛苦说干就干转身走了出去,踏上了寻找树灵的路上。

“那我走了,两位姐姐。”

打完招呼,辛苦正式踏上了寻找古树树灵的旅程。

“路上小心。”

这是江瑾临行前的嘱咐。

薛紫禾看着江瑾情真意切的样子,知道这朵高岭之花动情了。

“江妹妹,你觉得自己能留住他吗?”

这个问题一时也问住了江瑾,如果辛苦真的连树灵都请的回来,自己又凭什么留得住他呢。

说到这江瑾忽然希望辛苦请不回来古树之灵。

也是奇怪刚才还期盼这能请来,现在就希望请不来。

人就是这么奇怪的生物,情感即细腻又丰富。

江瑾沉默了一会,最终给出了答案。

只见江瑾微微一笑。

“如果真的留不住,那就随他去。”

薛紫禾问道。

“是随他去,还是随他去?”

江瑾笑了笑。

“那就要看他的本事了。”

要不说中华文化博大精深呢,这一句话却有两种不同意思。

此时辛苦开启风灵步,向大陆中心的四季古树飞奔过去。

到城门时候,发现灵珠早已不在,看来是回去了。

辛苦也不耽搁可,那些刺客却还是络绎不绝。

辛苦都服了,能不能换一招,老刺杀,实在不行来个美人计也行啊。

自己也想当下那个柳下惠,体验一下坐怀不乱的感觉。

这些刺客就跟癞蛤蟆爬脚背一个道理。

辛苦给他们引到一片空地,哪里有山坡还有草地还有树木当做掩体。

也算是有利有弊吧。

这会就三个人,辛苦感受得到。

他们的实力比之前那帮臭鱼烂虾强的可不是一星半点。

两男一女,都蒙着面。显然是专业的。

为什么辛苦会知道是两男一女,因为那个女的胸大的把宽大衣服撑成紧身衣来了。

辛苦只在本子上见过这么大的。

但现在不是意淫的时候。

自己眼下已经被包围了。

辛苦背靠大树,看着他们在想对策。

面前的三个刺客也不敢轻举妄动。

对面不先动手,自己的心一直慌慌的。

索性来个激将法。

辛苦挑衅道。

“你们倒是动手啊,愣住干嘛,不杀我我可走了啊。”

三人也被辛苦这一句话影响了,一起攻了过来。

辛苦一看这是群狼啊,三个一起上。

顿时头皮发麻吐槽道。

“你们讲不讲江湖道义,不能一个一个来吗、”

这时小甜出来调侃起了辛苦。

“宿主,你是不是智障,他们是刺客讲什么江湖道义。”

“不是怎么,回回我有槽点的时候你跳出来吐槽我了呢。之前干什么去了。”

“你还是先度过这次危机吧,对方可是都是明镜期的修为,其中有一个可是明镜中期。”

“那我是什么修为啊,我还不知道呢这面板上也没写啊。”

小甜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其实,这些阶段都是修行中的一个过程,而你又很微妙了,身体重塑的时候,就意味着你已经自动跳过锻体和换骨的阶段了,但是你灵魂力已经满了,但是你还没有明镜。所以你的真实在换骨之上,明镜之下。这就很尴尬。”

“没事,我还有你,靠你了。”

此时辛苦没有慌,再次当起了伸手党。

以为这次小甜还可以救他于水火。

小甜为难道。

“其实我。。。。。”

一个久别重逢的声音响起。

“你难道只会靠小甜的帮助。”

这个声音,是辛甜。辛苦异常兴奋。

那三个刺客,也是被辛苦的笑脸吓回去了。

“辛甜你恢复了?”

“你让我有些失望。”

辛苦这种伸手党的行为让辛甜不喜欢。

“我。。。抱歉。”

辛苦有些羞愧,伸手多了,不自觉的就当起了伸手党。

辛甜还是和之前一样冷冷的说道。

“这回靠你自己,我们不会给你任何帮助。”

“行吧。”

没办法只能赌一把了。

风灵步配合着辛苦的霸王伏虎拳,身上更是穿着青木套装。

一打三走位好点也不是不可能。

三个刺客,三个方位封锁。辛苦只能强攻一点突破出一个缺口。

辛苦出拳,拳上汇聚了强大的风力。

辛苦意识到这是套装效果触发了,跟其中一个刺客拉进身位,刺客想拉开,但是辛苦的速度不是盖的。

刺客看到这个莽夫已经莽到了脸上,也丢出了自己暗器,三枚小刀直奔辛苦面门。

辛苦的拳风打散这些飞刀,逼近了这个刺客,辛苦一拳打在了他的肚子上,刺客吐出了一大口血,血中还掺着飞针,还好辛苦正对着太阳。飞针在太阳光下反光,辛苦避开了,但是血还是不可避免的溅到了辛苦的脸上。

这个刺客借此拉开身位。

辛苦一拳就算打不死,也让他参不了战,这样下来,就剩两个。

后面的两人那刚才的那短短的时间,逼近了辛苦。

辛苦也是服了,这男的也就算了,这女的身上有个这么大的负重,也能这么快。

辛苦佯装攻击另一名男性刺客,逼近那一刻,突然来了个急转身,后面那个毫无防备,只顾进攻的女刺客,显然没有想到,辛苦来了一出声东击西。

拳很快打到这个女刺客的头上,只要拳下去,这个女刺客必死。

那一刻。辛苦心软了,毕竟他没杀过女人,也不想杀。

还有那血腥的场面,可能会做恶梦。

那一瞬间女刺客也意识到了什么。

拳向下偏移,打到了胸上,不得不说,这对大胸卸了不少的力。

但还是震飞了女刺客。

如果这胸是隆的,那辛苦这一拳下去,可能会把硅胶打出来。

这样就剩下一个了。

刚才防御姿态的刺客也没想他会来这么一手。

当辛苦再次进攻这个刺客的时候,刺客一抬手漫天的飞刀飞了过来。

场面比霞的满天飞雨还要宏大。

辛苦直呼,你特么是不是玩不起。

辛苦速度再快却也不能全躲掉。

身上倒是有青木保护,飞刀打在身上一点事也没有。

但是脸上还是划出了一道口子。

辛苦看着刺客大招也放完了,不得进入cd啊。

开始猖狂了起来。

“飞刀没了吧,我要料理你了。”

最后剩下的刺客,他害怕了。

因为这是他最后的杀手锏。

本来以为不会使出这一招的,没想到对方点子这么硬。

大招已出却还是分毫未伤。

正当辛苦气势汹汹的逼近最后一名刺客。

突然间,辛苦无力的倒在地上。

辛苦懵了,难道刀上有毒?

辛苦看着散落地上的飞刀,刀身异常的干净,不可能啊。

是血,血里藏毒,这刺客真是阴啊。

但辛苦没有绝望,自己还有万灵体,他在赌万灵体中有解毒的血脉或者剧毒的血脉。

如果没有,这条命也就交代在这了,也当买个教训。

真没想到,那个最先退场的刺客血里竟然藏毒。

系统这时提示:“系统检测到有毒入侵万灵体,觉醒斑斓毒蛛的血脉,需要三分钟,倒计时两分五十九秒,两分五十八。”

辛苦赌对了,但辛苦怎么没想到这接下觉醒还需要时间,之前也不用啊,这不坑人吗。

但辛苦知道,自己要想办法停过这三分钟。

辛苦无力趴在地上,两个受伤的刺客也靠拢过来了。

辛苦知道他要拖延时间。

虽然身子无力,但是嘴还是可以动的。

于是对这那个喷他血的人说道。

“兄弟,你听阴啊,血里藏毒。你可别说你在日常生活里是个阳光大男孩。”

喷他血的刺客阴狠的笑了笑。

“你说的什么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你要死了,死在我们手上。”

另外飞刀刺客就显得很稳重了。

“迟则生变,赶紧杀了他吧。你不杀就我来。功劳也不会少给你的。”

说实话辛苦很欣赏这么干脆利落反派,但是现在确实极度讨厌。

那个喷血的刺客说道。

“怎么杀?”

“把他的头割回去吧。我也是没想到今天茬子这么硬,差点栽在这里。还好有兄弟你。”

“哪里,你要不用飞刀伤到他我的血也就没用了。那么再见了。”

辛苦真的有些绝望了,就在认命的时候。那女刺客说话了。

“给他留个全尸吧。”

飞刀刺客眼神不善的看着那个女刺客。

“可是那会很麻烦。”

飞刀刺客有些看不上这个女刺客,在他眼里这个女刺客只会拖后腿甚至差点因为她栽在这里。

一想这功劳到时候还得分她一份就异常的不爽。

辛苦意识到他们的关系可能不是太好,自己还有机会。

那个女刺客说道。

“我背。”

喷血的刺客不耐烦了。

“这任务的功劳本来你就占一份,这里你出的力最少。你还在这指手画脚?”

血里藏毒的刺客打量个一下女刺客,也是色欲心中起,恶向胆边生。

“兄弟,我有想法你觉得怎么样。”

“你说。”

“这个茬子什么扎手,死一个最弱的是不是很正常。最后也让她发挥发挥余热如何?”

那个玩飞刀的刺客,明白了什么目光贪婪的看向那名女刺客。

全然没有刚才的谨慎。

这话说到他心坎里去了,自从这个任务开始,他就是不是看着这个女刺客胸,这个女刺客还很高冷,他现在已经能想象到这个女刺客在自己胯下的模样。

这两个刺客在跟辛苦对战的时候,都表现超出常人严谨和智慧。

但是色心四起的时候哪管得了辛苦,连辛苦的刀都不补了。

这个无助的女刺客,本来被辛苦打伤,体力不支。

现在更是被吓的瘫倒在地,害怕的向后退。

女刺客害怕的看着他们。

嘴边甚至还在说些什么。

“你们为什么,他我也有功劳你们怎么可以这样。”

只见飞刀刺客满脸淫笑的说道。

“没事的妹妹,我们玩够了,会给你个痛快,是全尸哦。”

两个男刺客,淫邪的笑了。

辛苦也笑了,这机会不就来了吗。

色字头上一把刀,古人诚我不欺。

辛苦已经开始倒计时了,十、九、八、七、六、五、四、三、二、一。

觉醒完成,血脉开发百分之十,获得技能,初级麻痹,获得被动毒之体,可是吸收与自己等阶相近的毒素加强自身。

系统检测宿主体内有微量的麻痹的毒素开启毒之体。

毒之体把辛苦体内的麻痹毒素吸收的一干二净。

辛苦不得不感叹,这微量的毒素就能让自己瘫软在地,只能动动嘴皮子。

这要是正常的量,那得有多可怕。

辛苦也算是因祸得福。

辛苦也能再次支配自己身体,辛苦其实再想在趴一会,但是看到这个间接帮过自己的女刺客真的要受辱了,也不装了,起身施展着风灵步,使出伏虎霸王拳最为霸道也是最强的招式。

被欲望冲昏头脑的两个刺客,此时全然没注意到已经恢复了的辛苦,两人手已经开始扒衣服了,另一个甚至乱摸了起来。

这个女刺客已经准备好赴死。

刚要咬舌自尽。两个沙包大的拳头,穿过两个刺客的心脏。

那个喷血的刺客,临死还用着不可置信的目光回头看着辛苦,好像再说,我的毒你不可能这么快就解了。

血溅到了那个大胸女刺客的脸上。她的大脑一片空白,连自杀的都忘了。

辛苦可不会犯原则性的错误,干净利落解决战斗。

人家刚才不补刀,现在被人当刀补了。

”刚才不是叫很凶,现在去下面叫去吧。”

辛苦鞭了会尸,口嗨了一会,最后看了这个衣衫有些不整的原则性问题。

辛苦叹了口气,走到她的身边蹲下,使用了麻痹。

女刺客感受到了,自己已经失去自己身体支配权,她知道自杀现在已经成为奢侈的东西。

辛苦的手落在女刺客的身上,女刺客两眼已经是失去高光,好像那本子里被玩坏的表情。

辛苦整理了下女刺客的衣服。

女刺客不可思议的看着辛苦。

他这是要干什么?

辛苦看见这个女刺客眼神也有些害怕。

“姑娘你也别这么看着我,我怕你杀我。”

辛苦又打量了一下女刺客的身段,堪称完美曲线。

蜂腰圆臀,柳眉杏眼。也不难看出这个女刺客是个美女。

辛苦感叹道。

“你说你个姑娘要胸有胸,要身段有身段,你做什么不好?做这朝不保夕的工作呢。看到这两个男人了吧,记住男人没有一个能相信的。我要是看到了你的样子估计我也控制不住自己,我就不看了。”

女刺客也给辛苦一个眼神。

一个希望你可以给痛快的眼神。

辛苦摇了摇头,这小女娘好像误会什么了。

“姑娘,这次我就不杀你了,路还很长,好好活着吧。”

随即拍了拍她的肩膀。

女刺客不敢相信瞪大了眼睛。

女刺客此时还是死死的看着辛苦,好像在问为什么放过自己。

辛苦看着她这个表情还是说出了原因。

“我也不妨告诉你,你的那句全尸,我背,是我放你生路的理。

你的人性还没有完全泯灭,尊重自己的工作,也尊重一个即将死去的人,这一点我很喜欢,但即使是这样你还是不适合做这个冷血工作。

你还是做不到抛弃人性。

放心你身上的麻痹等我走远了自己会解除。那么我们有缘再会。保重。”

辛苦在这个大胸刺客额头上轻吻一下,便继续向着大陆中心前进。

辛苦不知道女刺客样貌,女刺客却把辛苦样子看的清清楚楚。

那面目已经刻在她的心中,辛苦无意中洒落的种子,无意间在女刺客的心里发了芽。

“他为什么救我,刚才的话显然不是理由啊,为什么他不跟他们一样,为什么他不揭开我的面纱,为什么他这么关心我,为什么他走的时候吻了我的额头。为什么我的心里那么激动,为什么还有些伤心。我现在的样子好奇怪啊。”

此时的辛苦已经走远,只剩下女刺客一个人留在原地一直问自己为什么。

其实当时辛苦想的是,你给我制造机会,相当于放我一马,我帮你杀了两个色狼,相当于放你两马,我多放你一马,亲你一下也不算过分吧,反正自己也没看到她的脸就算丑自己也眼不见心不烦。

没有刺客的阻拦,辛苦无所顾忌的施展自己的风灵步,感受着自己与世界合为一起的感觉。

此时小甜也出来表扬了辛苦。

“大猪蹄子,做的不错。”

“那当然,出来混没点本事怎么成。”

辛苦也被夸得蹭了蹭鼻子。

“说你胖你还喘上了。”

辛苦也是有些骄傲,这是自己在异界第一次逆风翻盘。虽然谨慎点就碾压了。

“辛甜你不夸夸我吗?”

辛甜当然看的出来辛苦这是在邀功。

“这有什么好夸的?”

“哦。”

辛苦就好像想要得到表扬的孩子,却被泼了盆冷水。

辛甜看到他这副模样,也是有些好笑,都多大了还跟孩子一样。

“这次你做的不错,但也有疏忽的地方。下次努力。”

辛苦的心情一下子就从多云转晴了,被辛甜认可是他最开心的事。

因为辛甜是个绝对的强者,辛苦希望得到她的认同。

辛甜不会夸人,她只是说出辛苦的真是表现,他的反应,他的急中生智,他的果断,都让辛甜眼前一亮。

虽然这些话说的很委婉,但也是对辛苦最大的肯定。

此时系统提示。

宿主达到二十级解锁固有技能真实之眼,此技能可看穿超过自身魂力三个阶层的人实力。

这技能对辛苦来说是比较bug的了,自己魂力已经到了天花板,意味着自己能看穿绝大部分人的真实实力。后面还有介绍。

当真实之眼与罗刹印融合时会看清目标的寿命和死亡原因。

情况依实力而定,魂力消耗巨大请宿主谨慎使用。

辛苦真想说出那两个字,这是bug中的bug吧。

辛苦兴冲冲的打开面板。

辛苦

种族:人

等级:20

体质:万灵体

气血:10120+3000

力量:5050+300

防御:2100+500

敏捷:510+200

魂力:100000

已觉醒的血脉麝香鹿,斑斓毒蛛。

被动,风灵,魅力加持,毒之体,威吓,

功法:风灵步,伏虎霸王拳。

系统技能:真实之眼

绑定物品,罗刹印,抱月剑

自己此行有惊无险的升了级,有觉醒了十分有用的血脉,还得到宝贵的实战经验。

也是意外之喜,

辛苦特意用灵魂感知挑一些没人小道,当辛苦看到那些蔓延的树根,辛苦知道他又回到了刚开始的地方,算算日子也不短了。

这三片嫩叶也是省下来了,毕竟这保命的手段是越多越好。

辛苦距离古树也是越来越近了。

四季树灵也是感觉到辛苦的万灵体这独一无二的血脉也是苏醒了过来。

辛苦到了古树中央,没等辛苦先说话,古树就先说了。

“小家伙,这是出什么事了吗?”

“实不相瞒,树爷爷,晚辈真的有一事相求。”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爱书网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