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终于

热门小说推荐:真武世界 火影之命外之人 封神猎艳记 宝贝太大了进不去 花开欲暮 山里汉的小娇妻 农村风流寡妇 星辰道 天才风水师 女行长的沉沦

"爱书网"访问地址:https://www.22ff.org

江珏希望姐姐说她找了辛苦要接他回来,虽然在他看来希望不是很大,但还抱有幻想。

“当然是接你那个惹祸精兄弟,他已经在人家薛夫人府上叨扰半个月了。”

“哦,这样啊。”

江珏还没反应过来,突然感觉这话不对。惹祸精兄弟那不就是辛苦吗。

“你要,接陆兄。哈哈哈哈哈。我要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她们。哈哈哈哈哈。”

完了这疯了一个。

薛夫人也感叹这怎么好端端就疯了一个呢。

辛苦好像有些魔力,一个外人,不知不觉就能牵动起那么多人神经,让那么多人或喜或悲。看着江瑾那笑脸,薛紫禾在想,如果那时候自己在主动点,自己会不会也。

薛紫禾摇摇头。

自己再想什么多余的呢,他可跟自己儿子一样大。

此时的辛苦依旧在池塘喂着鱼,林管家在庭院里教着薛龙武功,也不是知道薛龙说了什么,林管家的一心都扑在薛龙身上。

辛苦边喂鱼边想着,自己是不是真的逗留很久了,也许真的该启程。

辛苦想着等薛夫人一起跟他们辞别,江家的恩他已经报了,也不欠江家什么了。

也许自己真的一厢情愿。

辛苦第一次,如此动心,如此主动的追一个人。

经历这件事之后,可能再也不会了。

辛苦倚在石制围栏上,看着这的一切。

历练结束,求一下辛甜,回家看看吧。

辛苦听到了两个女人说笑的声音,一个是薛夫人,一个是江瑾。

我原来真的可有可无。

辛苦自嘲的笑了笑。

想着先躲一躲,不为别的只怕遇见时的尴尬,谁知转角却与两女打个个照面。

辛苦强忍这对薛紫禾作揖说道。

“薛夫人,这次来,是向你辞行的。”

辛苦自然知道江瑾在旁边,辛苦也尽量不去看江瑾。

江瑾听到辞行这两个字,心彻底乱了,想要说什么,却被薛夫人暗中阻止了。

薛紫禾故作惊讶的问道。

“公子,不在府上多住些时日了?”

辛苦笑着摇了摇头。

“不了,打扰了半个月也该出发了。”

“那,陆公子,此行有目的地吗。”

“没有。”

“那岂不是,漫无目的,四海为家。”

辛苦无奈的叹了口气,自嘲的笑了笑。

“可惜,这没我容身的地方。”

辛苦又看向了江瑾。

“江珏是我朋友,希望你给他带个话。祝他幸福。”

江瑾的心,如同被被刀子扎。

这种感觉无异与相爱之人之间的冷暴力。

“那你就没什么对我说的吗?”

“该说的都说,如果有,保重。”

辛苦真的没什么好说的了,自己可能也没这个资格。

辛苦走了,走的很慢,不知道在等什么,他就想再等等。

江瑾的一句话话脱口而出。

“我喜欢你。”

江瑾说的很平淡,却也是真切。

辛苦听到这句话愣住了。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

其实他在等那一句不切实际的挽留,他等到了。

辛苦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哽咽道。

“为什么我要走了,才说这句话。你知不知道,我好不容易打算放下,你为什么又让我重新捡起来。我放下需要多长时间,你知道吗。你一句话破坏了我所有的努力。”

“那你现在还走吗。”

江瑾这一问,比小说中的道心三问还致命。

辛苦也在问自己。

“我还走吗?都已经下定决心却因为你这一句话,让我有些舍不得。唉。算了,不走了,放不下。”

“那你,跟我回去?”

辛苦此时却使起了性子。

“求我。”

江瑾十分配合,语气却是十分平淡。

“求你。”

“太没诚意了。”

“那你走吧。”

“哦。”

辛苦真的向门外走去,这次江瑾彻底慌了。

不由自主的喊出了那句话。

“不要走。求你。”

这是江瑾这辈子,第一次这样。

说到底,就是仗着自己喜欢。

说来之前自己不也是仗着他喜欢自己吗。

这人真是一点亏都不吃。

江瑾也感受到了这种仗着喜欢被为所欲为的感觉。

辛苦止住自己脚步,回头给了江瑾一个属于胜利者灿烂的微笑。

“哈哈,骗你的。”

阳光映衬着荷塘,互有好感的人,也终于。。。。

这部爱情剧的导演,倒是看得津津有味。

事后,辛苦和江瑾跟薛夫人表达了感谢,道了别。

辛苦也和江瑾坐上了马车,赶回江府。

独处两人,却都没好意思说话。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最终还是江瑾先开了口。

“陆思云,我喜欢不代表我会爱上你。”

辛苦此时却很自信。

“但我不是你第一个喜欢的上的人吗?”

江瑾很果断的回答道。

“不是。”

辛苦那一瞬间,杀意四起。

“是谁,我去杀了他。”

江瑾也急了,

“你动我弟弟一下试试”

辛苦也意识到这是误会。

“原来是是我小舅子啊,那没事了。实不相瞒,我也喜欢他。”

“德行。”

江瑾问道。

“你真的决定喜欢我了吗?”

辛苦也很正经的回答道。

“在你说出那句话时,我就决定了。”

“即使前方都是反对和阻挠?”

“即使前方都是反对和阻挠。我们一起扛。”

“但愿吧。”

“一定。”

“叫姐姐。我比你的年岁可要大呢。”

辛苦也是很乖巧的叫了声姐姐。

“姐姐。”

“唉,陆弟弟。”

虽然关系亲密了不少,但辛苦还是没有做出些亲密的举动,辛苦知道江瑾不喜欢。

此时马车已经到了江家门口停了下来。

“到了,下车吧。”

“哦,都到了啊,时间过得再慢点就好了。”

“下去吧,难道还需要我牵你的手你才下去吗?”

“等下。”

辛苦第一次坐马车,身体有些僵硬所以一时间起不来。

但是江瑾却不这么想。因为他还在使着自己的小性子。

只是自己不讨厌罢了。

“真是的。”

随即牵起了辛苦的手,辛苦刚好起来。

“你很会占便宜哦。弟弟。”

“我。。。。。”

辛苦也是欲哭无泪。不过手真滑啊。这也是算是个惊喜吧。

等打开车门,辛苦惊了,江瑾也惊了。

江府的人几乎出来了大半,很显然,是来迎接辛苦他们的。

江珏看到辛苦回来真的很激动,想要跑过去给他个拥抱,但是看着已经牵在一起的手,也是神秘的笑了。

笑的很猥琐,很有内涵。

两人突然很同步的松开了手,好像要辩解什么。

但是已经晚了,她们都看见了。

看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当事人有些小尴尬。

简箫这吐槽怪突然来了一句。

“这算不算,老牛吃嫩草。”

突然间,全场寂静。

江瑾的脸红透了。

辛苦要帮江瑾找回场子。

“你才是老牛,你全家都是老牛。”

简箫可没受过这委屈,反驳道。

“我就算是老牛,也不吃你。你这个草都烂透了。”

辛苦回怼过去。

“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得不到可别说你不想要哦。”

“我吐了。”

简笛给简箫一个手刀。

“臭妹妹,你怎么跟队长说话呢?不想吃美食了?”

美食和手刀,显然更有效果。

“我错了。”

简笛教训完这个吐槽怪妹妹,跑过来就给辛苦一个拥抱。

江瑾有些醋意,辛苦清楚感受到,因为江瑾的力作用在辛苦腰间的最柔软的部位,按顺时针方向旋转九十度。传递辛苦的大脑以疼痛感。

辛苦讨厌这个痛感,喜欢这个反应。

辛苦挣脱开简笛的怀抱,即使胸蹭得辛苦心猿意马。

“你可不是想我,你是想我做的菜了吧。”

简笛被说的有些不好意思。

“怎么会呢,队长,你不在的这些天我可是对你日思夜想,彻夜难眠啊。”

辛苦已经感受到了,江瑾的目光。

“你可真是我姐啊,你想吃什么我给你做什么,你可收了你的神通了吧,会让江姐姐误会的。”

“哦,好吧。”

简笛露出奸计得逞的笑容。

大家又都听见了。江瑾的脸又红了。

江珏灵机一动,说话了。

“看什么看都,自己是都没有活了吗,散了散了。”

江府的人也都陆续散了,辛苦才发现站在人群后面的皇甫嫣。

辛苦有些奇怪,你说来了吧,也不站前面。你说不来,她却一直站在人群后,散了也没走。

辛苦有些不懂了。

“小舅子。”

辛苦搭在江珏的肩上不厚道的笑了。

江珏同样回以奸笑。

“你可真是好样的,我拿你当兄弟,你竟然泡我姐。”

“那不还要感谢小舅子的一手撮合嘛。”

“我这平白无故的矮了你一辈。”

“开玩笑,我们各论各的。话说,是你让你的嫣妹妹来的?”

“没有啊,是她自己要来的。”

辛苦有些不解。

“那她怎么站在人群后面啊。”

“哦,她有些对不起你,不好意思的站在前面。”

辛苦也不明白她究竟怎么对不起自己了。

“对不起我?她怎么了”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江珏说话有些神神秘秘的让辛苦摸不着头脑,

而且这语气也不对啊。这不应该是舔狗的语气啊。

“你们吵架了?”

“没有啊,我们的关系在那天,有了飞速的进展。”

“那天?”

“就是你走了的那天。”

辛苦调笑道。

“好啊你,我离家出走,你竟然去跟人家感情升温?你可真是我的表面兄弟啊。”

“我可没你表面啊,姐夫。”

江珏第一强调了姐这个字。

此时的二人真应了狼狈为奸这四个字。

辛苦也被说的有点不好意思,相比之下,还是自己不是人一些。

江瑾再也看不下去,不顾形象的踹了两个人。

“你们两个弟弟,给我滚进去。还有陆思云想做我的男人,你还差的远呢。”

反过来讲,辛苦也是离江瑾距离最近的男人。

但随后江瑾又看着辛苦温柔的说道。

“既然你都回来了,就好好留下。我先去忙和薛府的合作了。保重。”

这样的江瑾辛苦爱了。

时隔半月,辛苦又再次回到江府。

之前阴霾也随之一扫而空。

刚才空旷的江府也再次变得井井有条。辛苦的时候却一直跟着三个跟屁虫。

辛苦受不了了。

“我回去会做的姐姐们,麻烦你们散了吧。”

“那开饭,记得叫我们。”

三人一看得逞了,很真实的就散了。

这剩下,藏在她们身后的皇甫嫣。

但看这也不是说话的地方。

辛苦也想好怎么称呼她,叫全名吧,感觉距离有些原来,叫嫣妹妹吧又怕江珏打自己,毕竟现在自己也是有狗的人了,不能随便招惹。

辛苦俨然,忘了在别的界面打拼的阎依依,和在藏界天天想着辛苦才能睡着的陆晓萝。

徐府,徐世良的美妾正在喂着水果。

徐世良也对这美妾上下起手,画面十分淫靡。

账外有人跪地禀告。

“大人,这次我们请来的弑仙楼的三位黄字杀手,这次一定万无一失。”

徐世良平静的眼神中带着一丝阴狠看着半跪在地上的人说道。

“你也知道,你这次机会,是用你这条断手换来的。如果这次还是失败,我也不要你断手了。直接断头吧。”

出现了女子的惨叫。

那位美妾,直接被徐世良捏断了手,昏了过去。

半跪在地上的那位,更是冷汗直冒。身子微微颤抖。

徐世良走到他面前,用他的衣裳擦了擦鲜血,笑道。

“这个我玩腻了,你处理了吧。早晚有一天,我要让江瑾那个贱人,爬到我床上,求我上她。”

辛苦感受到了皇甫嫣身上那种气息,独属于凤凰的气息。

看来小舅子还是成全了她。

在这点上,辛苦极其佩服江珏,凤凰血脉说送就送,自己的未来还有乜有方向,却期盼自己喜欢的人过得好。

辛苦看了看四下无人便说道。

“小凤凰,带着你的古筝到我房间来。这说话不太方便。”

皇甫嫣,很害怕也很惊讶。

看来辛苦什么都知道了。

错了就是错了,这个歉她应该道也必须道。

辛苦看到房间还是原来的那个模样,依然为他留着,也是一阵心暖。

两人各自回房间,不一会皇甫嫣来到辛苦的房间。

辛苦招呼皇甫嫣坐下。

“先坐啊,坐下说。”

但她却摇了摇头。

“我不坐了。站着说吧。”

一脸认错的样子,让辛苦有些不知所措。

“我也好奇你究竟,怎么对不起我了。”

“对不起,我不该怀疑你。”

“怀疑我什么?”

辛苦也有疑惑,自己除了身份值得怀疑好像也没什么值得怀疑了吧。

皇甫嫣说出了原因。

“我怀疑你,欺骗江哥哥,败坏江哥哥名声。因为这个我也在江哥哥面前说了你的坏话。”

皇甫嫣的样子,像极了犯了错的孩子,但与其说是像,还不如就是。

辛苦倒觉得无所谓。

“所以呢?”

“我后来,才知道我错了,我错的很彻底。对不起。”

皇甫嫣本来就不敢正眼看辛苦,现在头更低了。

辛苦越看她越像是把自己头埋在地里的鸵鸟。

有点傻得可爱。

辛苦真觉得,他们俩天生一对,都是那么纯纯的不谙世事。

辛苦问道。

“看来,他把东西给你了?”

“嗯。”

皇甫嫣当然知道辛苦说的是什么东西。

辛苦倒是好奇皇甫嫣当时的态度。

“你接受了?”

“嗯,其实我。”

皇甫嫣还想说些什么但被辛苦打断了。

“不用说,我懂。我能想象的到他硬塞给你的画面,也是有他那么傻得人才会那么做。“

皇甫嫣微微一笑。

“是啊,江哥哥傻傻的。”

她说完了也该到自己了。

于是辛苦说道。

“你不用为你做的事感到自责。这事换在别人身上也会是这么想,不想才是怪了,你关心你的江哥哥,怕他被人坑害利用,即使你知道我和他关系很好,却还要冒着风险去说。证明你真的很喜欢他。我也很欣赏你,在我看来。你没错,甚至你这种做法才是正确的。”

这些话正中了皇甫嫣的下怀。

皇甫嫣感激的说道。

“谢谢。”

辛苦笑着摇了摇头示意不要客气。

说出了自己的忠告。

“爱情是两个人事,别辜负了这份喜欢。如果辜负,你会后悔的。”

皇甫嫣听出来辛苦的话里有话,却是有些不明白。

“你说的是哪方面?”

辛苦淡淡一笑。

“各种方面。”

不难听出辛苦已经从忠告变成了警告。

皇甫嫣自然也听出来了,但并没有表现的激动。

反而感激的说道。

“嗯,我会好好努力不会辜负这份喜欢的。”

皇甫嫣其实是生气的,但都是为江哥。

怎么说都无所谓,有些恐吓就自然一带而过。

皇甫嫣也好像想起来什么。

“算名哥哥,你让我带古筝我带来了,但是师傅已经沉睡了。”

辛苦很随意的一句话脱口而出。

“这几日不见掉毛鸡都成你师傅了?”

说出这话的时候,辛苦其实就后悔了。

果不其然皇甫嫣狠狠的瞪着自己。

“陆哥哥,请你对我师傅放尊重点。”

辛苦知道自己不占理,随即道了歉。

“好好好,我错了,应该叫凤神凤神。既然睡着了,那我就问你,你与古凰之心融合成什么样了。”

辛苦可不认为皇甫嫣现在就能与古凰之心融合完全。

她身上的气息也说明了这一点。

“师傅已经把古凰之心的保护给解开了,我现在已经融合的差不多,正在修炼师傅交给我的心法。”

辛苦问道。

“你既然融合了我为什么感受不到很明显的变化呢?”

之前薛龙返祖成白虎血脉,身体特征的变化可是很明显,

皇甫嫣都已经融合了不可能一点变化都没有。

这就让辛苦很奇怪。

“师傅说了,我需要一步步的涅槃,才能更加的接近师傅。”

辛苦经这一提醒想起来了,还有凤凰涅槃这么一说。

不过更像她师傅这一点还是不要了吧,它都混的那么惨了。

该问的都问了,该说的也都说了,该打发人家走了。

别人女友老待在自己房间也不是那么回事。

“这倒是我的疏忽。那我也没什么要问的了,你赶紧去找你的江哥哥吧,他可能都急死了。”

“那算命哥哥,再见。”

“再见。”

这算命哥哥倒也是贴切,辛苦也默认了这个称呼。

皇甫嫣走在回自己房间的路上着喃喃自语道。

“算名哥哥是真的有底气所以才敢说出那句话的吗??”

皇甫嫣显然是不大相信的。

在古筝中沉睡的凤魂却说了一句。

“如果他想,真的可以。”

皇甫嫣惊喜道。

“师傅你醒了。”

“恩,从接近他的那一刻开始我就醒了。”

“那你都听见了?”

“嗯,如果我身体在,我吊着抽他。竟敢叫我掉毛鸡。”

说到这凤魂的气就不打一处来。

这么可爱的师傅也是逗得皇甫嫣哈哈一笑。

但是她跟关心的是师傅的那句评价,这个人畜无害的没事还欺骗无知少女人会有这么大的能量。

这也让她感到感到有些心悸。

辛苦在自己房间躺下了,他一直觉得自己好像忘了什么事。

按照系统流进度,这个时候自己应该在努力升级。

现在这个情况辛苦也不知道要闹哪样,但忘得好像不是这件事。

辛苦冥思苦想,终于知道自己忘了什么了。

他买的那两本功法一本手册,他还没学呢。

已经半个多月了,辛苦后悔啊,自己闲了半个多月怎么就想不来了。

可能也是没有心情去想这些。

辛苦来到系统空间,却不见小甜踪影,应该还在沉睡。

这段时间也不知怎么了,小甜活动时间变得少了。

辛苦开始使唤起了智能系统。

“系统。帮我开启训练场。”

系统机械般的声音响起。

“正在为宿主,开启训练场。开启完毕。”

辛苦突然被传送到另一个地方,辛苦知道这应该就是自己没进过的训练场。

很空旷,像一个角斗场。

这里竟然还有太阳,这也太真了吧。

“需要提醒宿主,这里的时间流速是一比十。”

辛苦确认道。

“一小时等于十小时?”

“不,是一小时比十天。”

辛苦第一次听到这种比例的,都不是同一个单位好吗。

但这个时间流速真的很棒。可以放开手脚干了。

辛苦展开他购买的伏虎霸王拳。

此时角斗场中出现一个人的影子,在施展着拳法,施展着每一式都是连贯下来的,并没有分解动作。

辛苦也只能照猫画虎,有样学样。

可能是万灵体带来的天赋,又或者是第一次学习功法的激动。

导致越练越上头。

辛苦觉得自己不是武道天才,但是书读百遍其义自见。

学武也是同样的道理。

从开始有样学样,再到能到脱稿演讲的地步。

辛苦在这个世界的精力好像是无穷尽的,精神极度亢奋。

“检测到,宿主已经熟练了招式,是否开启实战?”

辛苦没想到这玩意还有实战呢。

正好自己也想试试手。

“实战?那来吧。”

“实战开启。”

演化招式的影子逐渐跳出来了。影子逐渐显化成一个魁梧的男人。

男子面无表情,眼神浑浊无光。好像没有自我意识。

对方没有动作看来是等自己先手。

辛苦很亢奋开始1v1男人大战。

结果可想而知,即便把修为都控制在同等条件下。

辛苦依旧是被虐的很惨。

不实战真是不知道,自己的差距是那么大。

同样是伏虎霸王拳,辛苦没有对方使用的纯熟,更重要的是某些细节,在实战方面是致命的。

虽然对方没意识,奈何招式玩的花。

对方没有留手,但是因为是在系统空间内,也不会有生命危险。

但痛感还是有的。

辛苦在一次次挨揍的情况下,也发现了一些具体的差距。

每次双方互功弱点的时候,他的拳总是长自己很多,还有对拳时候,都是同样的路数,他却能多出几拳打到自己的空隙。

一次一次来,辛苦也渐渐适应了男子的节奏,慢慢也有招架之力了。

但交手十几个回合以后,自己也会被伏虎霸王拳的副作用影响,速度和力度都会慢下来,败下阵来。

这里的万灵体发挥不出它该有的作用,只是展现单纯的身体素质。

辛苦失败,恢复,继续挑战,继续失败,循环了不下几百次次。

辛苦展现他自己都不知道的可怕的毅力。

却不知道,辛甜和小甜这系统空间看着。

辛甜还是冷冷的样子,冷冷的说道。

“小甜,这段时间,辛苦你了。你干的不错。”

小甜的此时是百感交集。

“谢谢,界灵大人,所以我的工作结束了吗。”

小甜低下头,好像认命了。

辛甜面无表情看着小甜问道。

“那你想吗?”

小甜在彷徨在犹豫,最后还是下定决心。

说出了自己内心的想法。

“界灵大人,我不想就这么消失,不想就这么从辛苦世界消失,我知道我做得很不称职,甚至我会放纵他,但我真想继续存在着。存在着有他地方,作为小甜。”

辛甜也有些意外她的反应,自己竟然笑了。

“我觉得你适合这个工作,你消失,他也会很伤心的,所以我没打算的让你回归本源。

既然你也想独自存在,我也不会说什么。

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影响你的,他真的很邪门。”

小甜也是有些惊吓也有些惊喜,这一界之主都用上了邪门这个词,难道界灵大人崇尚科学了?

但是界灵大人本身的存在就是个悖论啊。

不过也意味着她不用消失了,可以继续陪在辛苦身边了。

辛甜也料到小甜的反应警告道。

“你也别高兴的太早,你纵容他的行为,也需要得到惩罚,我会暂时关闭你的一些权限,以观后效。”

“对不起,界灵大人,我错了。”

这些惩罚在小甜眼里根本就不算惩罚。

甚至惩罚完自己还有些轻松。

辛甜又缓缓的说道。

“以后叫我姐姐吧,你是我的一部分,阶级感太强我想辛苦也不会喜欢。”

“好的,姐姐大人。”

这对小甜是一种极大的认可。

这无异于是对她极大的奖赏。

小甜此时也开心的有点找不着北了。

“那姐姐大人,你不见见他吗,他挺想你的。”

辛甜看着一直在努力的辛苦,心里很欣慰。

“他?会想我?算了会有机会的。”

此时辛苦在经历一次又一次实战也渐渐适应副作用带来的影响,过招的回合也多了起来,但也仅仅是多了起来,局面仍然是一边倒。

但那种肉眼可见的进步也激励着辛苦前进。

就在一边又一遍的对战中,他竟占得了一丝上峰,尽管他依然输了。

仅仅占得一丝便宜,辛苦就兴奋像个孩子。

此时系统开始了提示。

“系统提示,外界有人呼唤宿主,是否醒来。”

辛苦很奇怪,自己这不刚开始练吗?怎么这么快有人找他。

这里也没有时间的变化,忘我的辛苦自然感受不到。

“宿主,你已经训练了有二十多天,外界大约两个小时的时间。”

“我练了这么久?我竟然这么猛。”

辛苦被自己给惊到了。

既然如此,下次继续。

辛苦离开系统空间,意识再次接管了身体。

在遥远的地方,一个皇宫中,一位将军做了一个梦。

梦中他身体不受控制,与一个年轻人对练他的成名绝技,却看不清对方的脸。

三人组早已等候多时。

辛苦也是奇怪,她们到哪都是一起,关系真的好。

“姐姐,他醒了,会不会色心大起,把我们都玷污了。”

“不会的,队长才不会那么做呢,如果,我是说如果的话,我觉得也事可以接受,这身子,迟早也得便宜别的臭男人,最起码我不讨厌队长。”

“笛妹,你这个思想很危险的,不要这么想。”

三人小剧场又开始了,辛苦就这么睁眼看着。也算是一出赏心悦目的好戏。

此时简笛的肚子不争气的响了。

简笛来到了辛苦床上晃悠着辛苦还撒上了娇。

“队长,我肚子饿了,我想吃你的做的饭。”

辛苦被晃悠的有些难受却也是觉得好笑。

“哈哈,行行行,你别整这出了。我想笑。”

“哼,你的下士饿了,你还笑得出来。”

简笛看辛苦没有起来的意思便继续摇。

辛苦终于不堪摇晃起来了。

“你别摇我了,我起来,你都快把我摇死了。”

简笛也露出了胜利者的笑容。。

辛苦看着个吐槽怪简箫,觉得也只有在自己要做饭的时候才会嘴下留情。

不过人还算不错。

“唉,走吧服了你们了。”

于是就出现了,一个人在前面走,三个人在后面跟的画面。

之前江珏告诉辛苦猪肉在冰窖,所以辛苦就直奔厨房地下的冰窖。

那里大多是放些需要保鲜的东西。

辛苦进到冰窖一看,一个巨大黑水猪就在眼前。四人抬了出去,辛苦让侍女帮忙把猪肉按照辛苦的方式切出来,毕竟除了淋巴组织,猪上的每个部位都是能做菜的。

当辛苦特意跟她们说要把猪的大肠和小肠都清洗干净,血也留下来的时候,所有人都投不解的眼光。

中华文化博大精深,饮食文化更是一大代表,简而言之什么都能吃。

辛苦特意处理了猪血,毕竟这东西要不先处理就会坏,辛苦放好调料,教侍女怎么灌血,虽然她们都有些抵触,但在她们眼里,辛苦已经算是这里的半个主人了,都跟主人好上了,这半个主人需要尊重一下。

而且她们也对这么新奇的做法感到好奇。

小肠还好,洗大肠的人就有点犯恶心了。

随后一切也都步入正轨,灌好的肠放在常温的水里保存过几天再吃。

辛苦也留下了一大块猪的里脊肉,留下了一个大猪骨。做溜肉段和锅包肉用猪的里脊会更好。

猪骨用来炖汤,这就是没酸菜,要不怎么说也得整一锅杀猪烩菜,可惜了。

荤素搭配一直都是辛苦的做饭的理念,所以添了道凉菜。

有个侍女忽然走来,好像有什么事跟辛苦说。

“怎么了?”

“那个公子,我按照你的吩咐清洗黑水猪的胃,洗出来一个珠子,这个珠子当时被镶嵌在胃臂上。”

辛苦看到侍女手中异常漂亮的珠子,意识到这可能就是黑水猪体型巨大的原因。

觉得有可能是个宝物就收了下来。

辛苦感叹这个侍女的拾金不昧。

微笑着说道。

“行,知道了,有心了。”

侍女同样回以微笑,

“没事,我们才应该谢谢你,之前就吃过公子你做的饭,我们也是自愧不如。”

辛苦被夸的不好意思了。

“哪里,只是熟能生巧罢了。”

“那我,就先忙去了。”

“嗯。”

辛苦看着手里的珠子,算了先收着,小甜也不在,回头问问她。

辛苦这次做的是江府所有人份的,江府人不多也就三四十人,都是江瑾收留一些孤苦妇女,什么年龄段都有,都是可怜人,辛苦也想为她们做些什么,反正也不是很费事,所以辛苦就多做了些菜。

那天,江瑾江府所有人提前放了两个时辰的假,组织了一场盛宴,这场盛宴没有尊卑,没有阶级,只有狂欢,只属于江府狂欢。

三人组在和别人狂欢,江珏小两口再你侬我侬。

辛苦醉了,这里没有啤酒,只有白酒,而且辛苦喝了很多。

一切都是因为兴致到了。

传说,酒神在酿酒时,分别滴入了疯子,和书生的血液。

所以醉的人,有的表现浮夸,有的沉默不语。

很显然辛苦属于后者。

辛苦痴痴望着旁边的江瑾,一句话没说。

只欣赏江瑾的盛世美颜。

江瑾看这江府的盛况,心里也是十分喜悦。

也是喝了不少。面色有些红润。

此时江瑾对辛苦温柔的说道。

“陆弟弟,谢谢你。”

“江姐姐,有些事我现在不能说,但我一定会告诉你,以后依靠我好吗,我能给你你想要的的一切。”

“其实我想要的很少,以前是想和弟弟在一起呢。”

“那现在呢。”

“可能,多了一个人、。”

辛苦上扬起嘴角笑了,一不留神倒在地上。

“陆弟弟,你醉了,我送你回房吧。”

江瑾把辛苦搀扶回房间,江瑾打算走,却被辛苦抓住了手。

辛苦轻轻抚摸着江瑾绝美的脸庞,小甜微微一笑,把辛苦的魅力值全开了。

辛苦吻了上去,江瑾没有拒绝。

随后,两人的荷尔蒙开始了相互的碰撞。

第二天早晨,辛苦因为喝的太多,头很痛。

有些记不起发生了什么。

辛苦感受到,身上被什么东西压着。

他看到一只玉手,顺着玉手看到睡在旁边的江瑾。

辛苦意识到事情有些不妙。

本来还抱有一些侥幸心理,但看到自己不着寸缕,对方也是春光半露。

那最后的一丝希望破灭了。

辛苦原本想着既然都互有好感,那就好好培养感情,稳扎稳打。

来了这么一出属实打乱了他的计划。

一切都将变成了未知。

最重要的是自己竟然断片了,没感觉你说气不气。

辛苦已经脑补出好几种结局。

最坏的是以前的一切推翻,可能真是陌路人。

辛苦也做好了最坏的准备。

辛苦看着旁边依旧熟睡的江瑾,真的觉得自己趁人之危。

做都做了,听候发落吧,

正当辛苦天人交战的时候,江瑾从在熟睡中醒来。

她没有说什么,只是平静的看着辛苦。

看着眼前的这个男的,会怎么做。

辛苦感受到了她的目光,知道她已经醒了。

随后深呼吸了一口气,看向上方讲起了自己的事。

“我知道我做了些无法弥补的事,但希望你能听我讲完。

我在以前世界,名字叫做辛苦,听着很普通。

我的生活也和名字一样,真的很辛苦。父亲伤病致残,母亲也待业在家,自己更是一塌糊涂。

在一个雨夜,我和朋友们与一个坏人搏斗,场面很激烈。

最后他死了,我也死了,结束了我短暂还有些坎坷的一生。

正当我以为所有都结束时,我被阴差接到了一个神秘的地方,那里有个女人,她很漂亮,她说我是她好几百世前的爱人,听着很扯是吧,我也这么觉得。”

江瑾并没有说话,只是在安静的听着。

“然后就呼唤我那一世的名字,我记得叫魏思云。

听说还挺强的。可就算我是,我也不再是前世的自己,我无法回应。

但是她等我等了好久好久,我答应会爱上她,我也有些爱上了。

然后有个人把我接走了,接到了另一个世界,那个世界是珍贵宝物的聚集地,是别人挤破脑袋都想到的地方。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爱书网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