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拍卖会

热门小说推荐:真武世界 火影之命外之人 封神猎艳记 宝贝太大了进不去 花开欲暮 山里汉的小娇妻 农村风流寡妇 星辰道 天才风水师 女行长的沉沦

"爱书网"访问地址:https://www.22ff.org

“哈哈,客人说笑了,我们藏金阁不说万界每界都有分店,那也有近上万家分店。别说功法,就算是镇派灵兽也不是没有。”

辛苦也来了兴致。

“那这么说你们这藏金阁也是个极其可怕的势力喽。”

殷无为听到这话倒是有些小骄傲。

“贵客,话可不能这么说,我们也是有点小势力,谈不上可怕,毕竟和气才能生财,可怕可生不了财。”

在辛苦看来,这个分店的掌柜也不是一个简单的人。

“那你这功法都有什么境界的?”

“锻体,换骨,明镜,炼魂,造化,渡劫,返璞,归真,飞升。都有,不过后面的级别可能需要向上面汇报,从总部派送,毕竟这人远地偏再者这小地方哪有那种级别的人。”

“哦,原来如此,刚才多有冒犯,请勿怪罪。”

江珏也知道自己之前的话有些挑衅。

“哪里的话,上门就是客,何况我还总去你们怜香楼喝喝茶水,我也知道你们都认为无奸不商,我也能理解。”

这就有些苦肉计了。

奸商。

殷无为看着辛苦,观察的很细致,好像要把辛苦看透一样。

“那这位客官,你想要的什么境界的功法?”

“emmmm。”

辛苦想了想自己的魂力已满,应该可以驾驭炼魂以下的功法,先试试吧。

“炼魂以下的应该都可以。”

“那还有什么要求,炼魂以下的功法太多了。就算我能搬来你们也没心情一个个找。”

辛苦想想也对。

“说的也是。有没有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那种功法。”

殷无为倒是有些惊讶。

“客官你的要求倒是不多见。”

辛苦拍了拍自己的胸膛。

“没办法,身体好扛得住,对了,我还想要神魂和剑技类的功法。”

“神魂和剑技吗。”藏金阁掌柜重复了一边辛苦的话到好像确定着什么。

“好那客官们等我下,我去为你找找。”

此时也只剩下辛苦三人,三人也有些奇怪,这店不应该这么冷清。

“陆兄,这掌柜的看起来不简单啊。”

“简单,他还能是掌柜的了吗?”

“那倒也是。”

辛苦看江珏跟自己说话还牵着皇甫嫣的手,心里有些不平衡了。

这狗粮都硬塞了吗。

辛苦发现这的陈设倒是很有意思,虽然辛苦看不出来什么,但也知道这里面有学问。八成与风水挂钩。

三人也都是自来熟,自己找个没人地方坐下优哉游哉的喝起了茶水。

过了一段时间,掌柜的也是不紧不慢的过来了。

辛苦招呼掌柜的坐下,并给他倒了杯茶,这东道主的行为,可是搞得掌柜有一些懵,不知道的还以为辛苦是这里的掌柜呢。

“客官真有意思,这就是我按客官从库房精心挑选的功法,我为各位讲解一下。

说着拿起那杯茶边喝边讲。”

殷无为拿出了三块玉。放现在三人的面前。

指着最左边的那块玉说道。

“这是伏虎霸王拳功法玉,是一个经常练拳的普通人所创。在山中凭一己之力,打死了一头魔虎后得名。”

“功法玉?”

“客官有所不知,这功法玉是我们藏金阁独有的,用特殊材质的玉加上特殊的制作工艺,用以保存功法。”

“掌柜,受教了。”

这老虎真惨啊,哪个世界都得被别人捶一顿。

传说中的杀虎证道。

但是这个功法玉又是什么鬼。

江珏闻言说道。

“那这岂不是凡间武学?”

殷掌柜淡笑着摇了摇头。

“不不不,这个普通人在后来头角峥嵘,真就成就一代传奇霸王,这是他自创的武学,慢慢精进现在也足以称得上精品。”

此时一直沉默不语的皇甫嫣突然说话了。

“你说的是不是霸王付林。”

殷无为有些欣赏的看着面前的皇甫嫣。

“呦,客人不仅长得俊俏,竟然还如此见多识广。”

江珏有些疑惑在皇甫嫣耳边小声问道。

“嫣儿,这霸王付林是谁啊?”

皇甫嫣风轻云淡的说出了一个惊世骇俗的消息。

“他是我父王的好朋友,我还见过当然知道了。”

父王,好朋友,这些词汇逐渐在掌柜和江珏心里泛起波澜。

辛苦也是微微一笑,看来这个皇甫嫣比自己想象的背景更加深厚。

殷无为好像也明白点了什么。

“我斗胆问你一句,客官你姓什么。”

“小女子,复姓皇甫,单名一个嫣字。”

皇甫,皇甫,这天底下敢姓皇甫的也只有那个恐怖的王朝。

虽然殷无为在问之前就知道了眼前这个年纪轻轻的小女孩就是来自八大顶级王朝之一皇亲贵胄,但她说出口的时候还是震撼到了自己。

殷无为虽然知道个大概,但具体的身份他还没有确定。

“客官,乐宗宗主皇甫风华是你什么人?”

“你是说风华姑姑吗?”

风华姑姑?皇甫华是那个恐怖王朝皇帝的亲妹妹,那也就是说。

掌柜的手心不自觉的冒出了汗,乖乖这也太吓人了,一个山高皇帝远的地方出现一个八大顶级王朝的宝贝公主。

还就在眼前纵使他再有经验,也架不住这场面。

江珏的眼神有些混沌,不自觉地把牵着的手松开了,辛苦看到他这个样子也是无奈的摇摇头。

皇甫嫣感觉到了那松开的手,心里有了一丝失落。

殷无为对这皇甫嫣行起了礼。

“公主大人有失远迎,还望恕罪。”

江珏木讷的也有样学样要对着皇甫嫣行礼。

辛苦自然不会就这样看着,他把江珏行礼的手拉了回来,江珏茫然的看着辛苦。

辛苦在他的耳边轻声道。

“江珏你要记住,这个礼你要是行了话要是说出口了,你们这辈子也不可能在一起。”

江珏又从混沌中恢复了清明。

但那份挥散不去的失落,着实让辛苦看着有些难受。

还好皇甫嫣的注意力被殷掌柜吸引没有看到这一切。

皇甫嫣也把王家风范彰显的淋漓尽致。

“我这次是出来历练,身份只是乐宗弟子,不用这样。继续讲吧。”

“好那我继续讲了,虽然这个功法名声在外但也有个弊端,就是对使用者的身体有强烈的副作用,轻则事后虚弱无力重则筋脉寸断。但威力也是十分骇人,能让使用者爆发出超越自身实力的威力,具体要看使用者的体质。可以说这是个下限很低上限很高的功法。”

这个掌柜每说一句辛苦都确定了,这是他梦寐以求的功法。

辛苦更期待之后的功法了。

“其他功法呢?”

“这位客官可是有些急了。待我继续说。”

殷无为又指向中间那块玉。

“这块功法玉是剑宗弃徒南宫证道所创。说起南宫证道,身负南宫一族与生俱来的天赋,人如其名此人天生好像就为证道而生。

不出意外他可能会是最有希望重振南宫一族引领剑宗走向辉煌的男人。

温柔乡,英雄冢。他终归还是没斩破红尘。

一个是正道天才一个是魔宗圣女。他们相遇了,他们开始互不知道身份,在一起经历很多事情。

在一个晚上互表了心意,坦白了身份。才发现与自己朝夕相处的人是完完全全的对立面。

但是这并没有改变两人互相喜欢的现实,两人最终还是在一起了,

两人都爱上最不该爱上的人,这也注定这将会是一个悲剧。

即使他们都没有什么错。

两人决定一起私奔,期间育有一女,也过了几年的安生日子。

但纸终归包不住火,该来的总要来,无数自诩正道的人联合在一起在没有防备这下用还在襁褓里的女儿做威胁逼死了她的母亲,南宫证道也自废武功,然后就隐姓埋名,江湖也从此再无南宫证道。”

故事很感人。套路是老的,但是却很贴合现实。

但辛苦也发现了一丝异常,眼前这个掌柜在讲这个故事时候眼神总是不自觉的向右看,这很明显是回忆往事的行为。

“那掌柜的为什么知道这么多细节?”

“就是喜欢听听江湖上的奇闻轶事而已,算不上什么。”

“那围捕他们的人中有剑宗弟子吗?”

“一个没有。”

说这句话的时候掌柜的笑的很开心,

在私奔的时候剑宗没有阻止,在围剿的时候剑宗没参与。

也许剑宗的不作为便是对南宫证道最大的支持。。

正邪果然不两力。但是正邪这个命题自古却有很多争议。

此时辛苦心里也已经有些答案,真没想到这小小地界真就是卧虎藏龙。随便抓一把背景大的吓死人。

更让辛苦吃惊的是,收起了作为天才的高傲,变成了圆滑世故的掌柜。

不得不说这反差有些大。

“抱歉,也是兴致上来了。多说了一点。”

“无事,这个故事很好。掌柜这么说我对南宫证道很敢兴趣,同时也很钦佩。”

“唉,有什么好钦佩的,到头来也不过是苟且偷生,不提也罢。”

“那掌柜不提,我们也就不多问了。”

故事说完注意力再次回到这个杀生决上。

“客官,这剑技叫杀生决,三十六路剑招,对修为相差无几的人,招招致命,但却也留有一线生机,但也只留一线生机。那一线留给对方也留给自己。”

江珏也是个聪明人自然听出了这杀生决的破绽。

“那这么说,岂不是每个剑招的破绽都是固定的。那岂不是对自己不利。”

没等掌柜回答道,辛苦就说了。

“江兄,话不能这么说,这三十六路剑招如果融汇贯通,随意组合,那可不是记住每个剑招的破绽可以抵挡的,只能靠身体最纯粹的反应。照掌柜说创此剑诀的南宫证道真是个绝世天骄。”

殷无为也为辛苦这出人意料理解默默的鼓掌,殷无为看得出来他不是个天才,只是观察上称得上细致入微。

“不过,这个剑诀可不是那么好练的。”

辛苦笑了笑。

“掌柜,如果好东西伸伸手就能得到那还算是什么好东西,何况这不是掌柜的亲自为我准备的吗。”

辛苦用那略带深意的微笑回答这掌柜。

都是聪明人说的什么意思大家都清楚,辛苦之前的所作所为在上层可是传遍了。

像这种耳听八方的人怎么能不知道,从他讲起那个故事时候他就明白了,最起码这个剑诀不是谁想拿就拿的。

辛苦的猜测是,掌柜误以为自己是剑宗之人,他自己也念着剑宗的好,想指点一下这后辈。

顺便宰他一笔。

这也是辛苦结合刚才的故事进行的大致猜测。

但是没有证据的事情不可能搬到台面上,就算是有也不是想说就能说的。

辛苦对最后一块玉的兴趣更浓厚了。

“那还有一块呢?”

殷无为继续的讲着第三块功法玉。

“这个也是最珍贵的了。”

“最珍贵?”

“是的,就是这本,神魂修炼入门。”

江珏不解的问道。

“这入门哪里珍贵了?”

辛苦一听这个名字也不觉得它有多珍贵。

“因为是神魂,所以珍贵,而入门才是最珍贵的。神魂之术很少,我们这也不是没有。但修炼神魂最重要的是入门打基础,一般这种情况一般都是拜专门修炼神魂的名师,但是那种名师总共就那么几个。其他的都是些名不见经传的。”

辛苦有些疑惑。

“为什么魂师这么少呢?”

“神魂的强弱跟天赋一样一出生就决定了。当然也不排除有魂师魂力灌顶。但是这种情况太少了,所以魂师几乎是万中无一。”

辛苦结合了上下文简单的总结了下。

“那也就是说,成为魂师的条件苛刻,也导致了魂师数量及其稀少,出名的魂师则更少。所以这份神魂修炼入门就极其珍贵?”

“客官果然聪明。”

“那是不是也说明了这个价格也是真贵?”

“咳咳,贵倒是贵,但也没到真贵的程度。客官不用紧张。”

掌柜的小把戏辛苦识破了。

果然哪,差点忘了他是个商人,之前的铺垫让辛苦差点直接忘了他的这个身份。

老家伙真黑啊。

但这买卖就像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也没什么不公平的。

但是俗话说的好,你能漫天要价,我也能坐地还钱。

“那掌柜,这三部功法我都满意,希望你也能给我一个满意的价钱,毕竟和气才能生财嘛。”

辛苦不了解行情,但他会吓唬人。管你以前是不是那个南宫证道呢,你现在就是个小掌柜。

“那既然客官都怎么说了,100灵晶不讲价要你就拿去,不要那也没有办法。”

辛苦犯难的他根本本不知道这的货币比例,也不知道这100灵晶到底亏不亏。

辛苦看了皇甫嫣一眼,示意她这到底买不买。

皇甫嫣也明白了他的意思点了点头。

辛苦也就下定了决心。

“这三本我们要了。”

“客官爽快人,只收现金概不赊账。”

当辛苦说出这句话时,江珏的心咯噔一下,100灵晶啊,半年的零花钱,什么功法这么贵。但是这话都说出去了,心上人也在这,怎么办。掏钱吧。

江珏拿出了一百灵晶看也不看一眼,这让辛苦很敬佩。

他就喜欢这种视金钱如粪土的朋友。

“这是100灵晶你点一下。”

“江兄,你交钱的让你帅炸了,我好想嫁给你。”

辛苦这一句把江珏和皇甫嫣逗笑了。

“不过,掌柜这东西怎么用?”

“这功法玉本来就是种容器,里面功法的具体影像。只要放松把贴在额头上,就会流入你的脑海里。你只需要观察学习就行,这是一次性的,当影像留你你的脑海中,这个容器也就只是个容器了。”

这真是简单粗暴。这玩意要是在地球,那考试就不愁了,一想以前把知识存在功法玉里到时候贴在脑门上,啧啧。

但就算回去,自己也不再是从前那个辛苦了。

“掌柜的,这藏金阁人不说人来人往,也多少有点人吧。这为什么就我们三个人呢。”

“客官有所不知,我们里面正准备一场拍卖会,都是奔着拍卖会去的谁还会来买东西呢。怎么有兴趣?”

别说辛苦倒是真来了兴趣。来都来了见见世面也不错。

“有倒是有些,但是这拍卖会应该不是谁都能进的吧。”

“的确,但是今天小公主在这,如果有兴趣我可以送给三位三张。”

皇甫嫣本来想拒绝,但是江珏拉住了她的手恭敬道。

“那就谢谢了。”

刚才那份失落完全没有了,自己本来也不想去,但是江珏都做主了,自己还能说什么呢。

江珏抓住了掌柜刚拿出三张邀请函,分发给辛苦和皇甫嫣。

皇甫嫣脸有些红,江珏有些强硬,但皇甫嫣觉得这是他男友力的表现,心里也是喜欢的不得了。

但辛苦在旁边看的清清楚楚。

就是江珏花钱有些心疼,有赠品当然得要,虽然有吃软饭的嫌疑,但架不住皇甫嫣就喜欢这样的。

等着小舅子,不用你在我面前秀恩爱,等我把你姐追到手在你面前要亲亲。

掌柜自然发现了皇甫嫣和江珏那十分亲密的关系,但也只是笑笑没说话。

自己可没权评论顶级王朝宝贝公主的私生活,但是从中有看到了以前自己的影子。

轻轻的摇了摇头。

“请各位,跟我来,我带你们进拍卖会。”

有掌柜的带领,三人也进入到拍卖会,辛苦没想到这的格局就跟学校开大会一个样子。

三人也落座,地方很大,还是有专门包厢提供给大富大贵的人。

人很多但座位还是大于人数,尽管人多还是显得比较松散。

有些人提早就来了,那势在必得模样,简直壕无人性。

曾几何时辛苦也想凭亿近人,多财多亿。

但是上天注定不让他如愿,只给他了高和帅,却跟富一点不沾边。

行行色色的人都准备着,殊不知在为数不多的包厢了已经有人在关注他了。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拍卖会结束我要听到那个小子的死讯,要不然就是你的死讯,懂了吗。”

“是。”

“夫人,那个年轻人出现了,我们。。。。”

“拍卖会结束,请他到我们府上做做,如果他是在是不同意不可强求,记住不要交恶。”

辛苦哪里知道就是来见见世面就已经被两拨势力盯上了。

辛苦也觉得小甜最近是不是不活跃怎么这都不出来吐槽了。

这辛苦也是贱皮子,不被小甜吐槽心里还痒痒的。

辛苦试图跟小甜沟通。

“小甜,在吗?”

辛苦没有得到回应。

是睡了吗?算了。

三人等待着拍卖会开始,在辛苦眼中这个拍卖会就是美女在哄抬物价卖东西。

看着旁边略显尴尬的两人,辛苦知道,他们出现了一层隔膜,辛苦这个情感导师也不能在这个场合来做心理指导,索性牵起江珏的手放在皇甫嫣的手上,让他们更加尴尬。既然时间不够那就以毒攻毒。反正不关我事。

江珏看着辛苦。

“回去跟你说,别冷落了弟妹。”

江珏又气又乐,皇甫嫣看到江珏这个模样也是会心一笑。然后又陷入了尴尬,只不过这次手放到了一起。

辛苦感叹,无论多美好的爱情,掺杂了现实和阶级那味道可能就变了。

辛苦也难得开始了闭目养神,他觉得自己有些多多少少有些浮躁,有了些侠骨柔肠。

辛苦讨厌当烂好人,不知不觉辛苦好像和烂好人这个角色越来越像。

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也陆续上座,拍卖品总共就那么几个多数不是陪同就是来看看热闹,真想买的也就那么几家。这是个有钱有背景人的战场,前脚一走出拍卖会,后脚一堆亡命之徒就开始了杀人越货,别问怎么知道的,问就是看小说看的。

一个体态婀娜,一身华服的美女走着标准的模特不,很明显是经过专业训练的,这一扭一扭的把一些人给搞心动了,所以说这个世界最不缺的就是好色之徒。

好东西得配美人才能卖的上价。

那个女子缓缓走到台上,提起那酥酥嗓音,虽然在辛苦听来有些做作。但不得不说,很好听。

“在做各位都是在各自领域翘楚,欢迎各位的到来。在这多提一句,我们拍卖物品的人员只有完成拍卖,才会知道下一件物品的身份,和报价。废话也不多说,开始今天的拍卖。

女子拿出一口宝剑,剑身有点浮夸,但也符合大多数人的审美。看起来材质不错,但上面的波动不大,

“今天的第一件是被剑王点化的一口宝剑,之前是一口黄阶二品的宝剑,经过点化剑中出现微小的生命迹象。1灵晶起拍。加价不低于50灵石。”

此言一出很多人不淡定,微小生命迹象就是说这里面有个即将成型的剑灵。黄阶二品的剑有了剑灵就可以跻身玄阶之列。这对很多人无疑是很有诱惑力的。

倒是这个剑王,其实就是辛苦那天无意点化,主人动了贪财之心,把这口陪他多时的剑卖了。

很多相中的这把有待开发的宝剑,纷纷举牌。

“我出4灵晶。”包厢里的声音直接把全场人兴致打断了。

辛苦不是本地人他听不出来,但这些本地人听得出来,声音的主人他们再熟悉不过,在这不说没有对手,也是没有人敢在明面与他作对的。

既然是这个惹不起的主看上的东西自己也就不好争抢什么,随着场面极度安静,在台上的华服女子不得不开始倒数。

“一号包厢的贵客,出价4灵晶,还有出价的吗?3.2.。。。”

华服女子是个很精明的主,她知道这把剑不应该卖到这个价。但也无可奈何,台下自己的托也碍于声音主人不敢再叫,当马上截止到时候,一个程咬金杀出来了。没错就是辛苦。

辛苦觉得,这一开始就把气氛整的那么低沉,很不好作为团战搅屎棍的他有必要让气氛欢快起来。

说白了,辛苦就是免费当了把托。

要是这么带节奏,辛苦也没必要来这看热闹了。

“5灵晶。”

“这位少侠出价5灵晶还有加价的吗?”

华服女子眼前一亮,寻着声音看见是个长相俊朗的年轻人。对他也有了一丝欣赏,她知道,这将会是个好的开始。

辛苦已经把节奏带回来。

江珏知道他已经有了一把剑,不明白他为什么要竞这个价。

“陆兄,你不有把剑了吗,为什么还要喊。”

辛苦露出了搞事的笑容。

“江兄,你不觉得这拍卖会气氛变得有些压抑了吗?如果一开始就这么压抑那我们来这还有还有什么意思呢。

辛苦这是要当搅屎棍了。

江珏有些担心。

“可是会吸引仇恨吧。”

辛苦猖狂道。

“我管他胜者为王,我只要年少轻狂。”

“听不懂。”

“听不懂就对了。”

已经有了辛苦这个吃螃蟹的人,对这把剑还有所想法的人也纷纷活络了起来。

辛苦要的就是这效果。

现在价格已经到了15灵晶。

但最后还是被包厢里的那个人以25灵晶拍了下来。

第二件物品,倒是对在场的人没有吸引力。

“这具是二品魔兽,黑水猪,这个黑水猪比正常的形态大上一倍,只能说肉质不错。但毕竟是二品魔兽,起拍价5灵晶。加价不少于50灵石”

听到这台下也是纷纷吐槽。

“这黑水猪是二品魔兽不假,谁不知道它全身没有一个值钱的,还肉质不错。就比普通的大了点就卖5灵晶,傻子才买。”

台下都是这样的话,那个华服女子脸色有些难看,神情有些不悦但嘴角还是保持着礼貌的微笑。

虽然这东西对别人没有丝毫的吸引力但是对馋锅包肉馋疯了的辛苦可是太有了。

这简直就是徒河黑猪的野化版本,再加上这天地灵力加持肉质,这还这么大。

他现在就能想象到自己吃着锅包肉的情景。

既然心仪的东西出现了,那就买下来了。

反正背后有个不缺钱的朋友。

“5灵晶。”

那女子以为要流拍了脸上不免有些失落。但是这突如其来一句,又把场面给拯救回来了。

这已经是他第二次干这种事了。

他不会喜欢我吧。华服女子这样想着。

显然她是想多了,不过这个年纪乱想也很正常。

“好,这位少侠出价5灵晶有人继续出价吗?”

“这人是不是傻,刚招惹这里的大人物,又拍这毫无用处的猪尸。”

声音传入到华服女子的耳朵里,心里也有些难受,在她看来这全都是因为她。

辛苦要是知道这个女人的想法,一定会来一句,小姑娘你戏真多。

“陆兄,这猪尸里面有宝贝?”

“没有宝贝,但是我能把它做成宝贝。”

“你是说?”

“没错。”

江珏回想起了辛苦做的美食,还砸砸了嘴。

“好,买的对。”

皇甫嫣拿出手帕为江珏擦起了口水。

这个世界对单身狗是不公平的。

辛苦又被无情的塞了一波狗粮。

辛苦特意没偷偷的说,怕别人以为这里有些秘密无脑跟一波,毕竟省钱才是王道。

有人开始抬杠了。

“花5灵晶买食材,你以为是龙肉啊。你不会是台上的女人请来的托吧,”

辛苦自然不惯着那些杠精回怼过去。

“家就有这条件,老子乐意你管的着吗。我看你也算是个有身份的人,怎么买不起就扯到托上了。我看你还像捣乱的呢,买不买,不买走。”

辛苦这是把纨绔子弟那那一套玩得淋漓极致。

那个人也被辛苦犀利的话说的恼羞成怒了。

“你想死?”

“请各位保持安静,这是拍卖会。”

华服女子真的生气了。

这算个中立地带,没人敢在这惹事,就因为这顶着藏金阁这一招牌。

“这位客人,你有质疑我的权利,但你也要知道诽谤一个藏金阁一员的下场。如果没什么事我们拍卖继续。”

虽然女子说话很轻柔甚至有点酥酥的,但却是不怒自威。

这是底气也是实力,更是对三番两次维护自己的辛苦一种保护,也是对那些想挑事的人的警告。

而且藏金阁本来也不是他们撒野的地方。

那个华服女子越看辛苦越觉得辛苦喜欢她。

辛苦的所作所为也在她心中产生了些许好感。

经历了这个小插曲,那个人也老老实实的坐着不说话了。

没人跟辛苦竞价也就得偿所愿的拍下了这个二阶魔兽黑水猪。

辛苦知道这几天自己又有活干了。

之后的一些东西要不就是不感兴趣,要不就是太贵。

辛苦也就看个热闹。

期间有一个十分美丽的簪子,看着就十分不菲。

江珏看一眼就喜欢上了。

他想买下送个他的嫣儿妹妹。

当辛苦听到起拍价20灵晶的时候,头都大了。

这么贵,有剑灵的剑才卖到25灵晶这起拍价就20。果然在另一个世界奢侈品还是奢侈品,贵就完了。

这次除了江珏叫价,为数不多的包厢了有两个包厢也开始了竞价。

价格一路飙涨到一百五十灵晶。辛苦懵了,自己三套功法才100这,只能说壕无人性。

江珏加到了一百七十灵晶。

辛苦就跟看财神一样看着江珏,乖乖真看不出来江珏身上存货这么多,跟个小貔貅似的。

正在倒数的时候,所有人都以为这个簪子要归江珏的时候。

最开始那个包厢竞价了。

“171。”

这个加价有些刺耳,很明显那个包厢里的人是故意的。

江珏想继续加价,被辛苦和皇甫嫣两人阻止了。

“江哥,这簪子不好看我不要了。”

“可,这都欺负到头上了。”

辛苦安慰道。

“江兄,他是冲着我来的,你只是被连累的,让给他,我有预感后面还有更适合你的嫣妹妹的东西。”

其实辛苦没什么预感,只是为了阻止江珏一时编的借口。

经过两人的劝阻江珏放弃了。

簪子被包厢里的人拍到手了,但江珏还是有些不甘心。

但也没说什么。

接下来的东西,辛苦知道了差点没瞎了他的狗眼。

“下一件,拍品由原主人出手,功效未知,是原主人从一处不知名的兽穴找到的。起拍价200灵晶。”

一个黑布隆冬的石头,没有任何波动。这下有些人就不愿意了。

“你这黑布隆冬的东西,功效未知就卖200灵晶是不是想钱想疯了。”

“抱歉,这位客人,如果我们知道这个东西真正价值就不会这个价钱卖出去了。而且我们藏金阁有自己判断。买卖是你情我愿,我们藏金阁也不会逼客人买他不想要的东西。”

场面陷入了寂静。

此时消失了有段时间的小甜突然上线了。

“宿主,这个东西好啊,古凰之心这东西可不应该在这种地方出现。”

辛苦好奇的问了下。

“你之前的去哪了,怎么又突然冒出来了。”

“你还说呢,界灵大人快苏醒了,之前把我叫去一顿臭骂。”

“辛甜快醒了,太好了。不过她为什么骂你。”

提到这个小甜的气就不打一处来。

“还不是因为给你开太多绿灯了。哼。”

小甜说的没错,这绿灯开的自己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连忙哄着小甜。

“别生气了,小甜你最好了。”

“哼,大坏蛋。”

“小甜,这古凰之心是个什么东西啊。”

“真是个大笨蛋,顾名思义啊。”

大猪蹄子永远是大猪蹄子,也不知道多哄几句。

辛苦看了看这黑布隆冬的石头竟然是古凰的心,还是没控制自己吐槽的嘴。

“我去,这就是?那这心也太黑了吧。”

“在里面啊,你怎么这么笨。”

小甜觉得辛苦的智商没救了。

“哦哦哦,不好意思啊我太笨了。”

“知道就好。”

“那它有什么用呢。”

“吃了它就可以拥有凤凰的血脉,不过没有凤凰的心法和功法也没什么用。”

辛苦想了想,不会吧,我这嘴真的开光了?

皇甫嫣那有个凤魂,这就来了个凰心,着真是天注定啊。

由于辛苦和小甜通话属于内部通话还经由系统加密,别人不可能听到。

辛苦仔细的观察场上似乎没有人把古凰之心认出来,也是这么逆天的神物出现在这小地方,也没有人会认识。

辛苦在江珏的耳边小声声说道。

“江兄,东西来了,想尽办法拍到它,它是对你的嫣儿妹妹最重要的东西没有之一。

记住要赌气的拍,别让别人发现了。把刚才的气都撒在这一把上,记住全力拿下这个东西相信我。”

江珏听到辛苦的心头一振,他最在乎的是辛苦那一句对嫣儿妹妹最重要的东西没有之一这句话。

江珏心想。

“眼前的这个东西真的就那么重要吗?陆兄没骗过我。算了拼了。”

江珏手中的邀请函举过头顶。

“二百灵晶。”

还是那个包厢,里面传来声音。

“二百零一灵晶。”

江珏看到这就是之前抢自己簪子的包厢。气也彻底撒出来了。

“三百灵晶。”

所有人都闻到一股火药味。

“三百零一灵晶。”

辛苦也开始在旁边煽风点火。而且说得还很大声。

“江兄,你也跟包厢的大爷学学啊。一个一个涨。”

辛苦这种行为,皇甫嫣看不懂了。

皇甫嫣其实会弹古筝,生在帝王家。一些帝王心术也是从小耳濡目染。

在她眼里这是在害江珏。

江珏看到辛苦的眼神,懂了,激将。

开始了双簧。

“陆兄,你是不知道,这一个一个加浪费时间啊,再说我差那点钱吗?”

包厢里传来有些愤怒的声音。

“六百。”

辛苦知道这是上钩了。

江珏也是抓住机会。

“爷你可别激动,我们就是说说,你可别当回事哦。我出1000。”

江珏也有样学样,别说有那味了。

辛苦都看直了,这小子也太猛了,加价加的也太猛了,还是说有钱自信呢。

“两千。”包厢里继续传出声音,比之前明显大了不少。

最兴奋的还要属那个拍卖的华服女子,这可能会破历史成交记录。

江珏真是脾气上来了。

“五千”

辛苦真没想到事情发展到了这个地步,原本以为最多是一百一百加。

等多几千就收尾了。

这几千几千辛苦真的被吓到了。

看着架势有可能破万。

“八千。”

包厢里的人话有些平和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爱书网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