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美味

热门小说推荐:真武世界 火影之命外之人 封神猎艳记 宝贝太大了进不去 花开欲暮 山里汉的小娇妻 农村风流寡妇 星辰道 天才风水师 女行长的沉沦

"爱书网"访问地址:https://www.22ff.org

“姐姐,这些菜你是从哪弄来的?我可不知道,这附近有这么好的厨子。”

简笛认为这是简箫对美食的亵渎,冷冷的看着她。

“这些菜?”

简箫也意识到了随即改了口。

“不对,应该是这些美食。”

“这还差不多,不过这就说来话长了。”

沙雕三人组里最正常的柳琵琶也有些耐不住性子了。

“妹妹别卖关子了,说吧。”

“其实就是那个咱们堵的那个剑宗少宗主。”

“剑宗少宗主?一个少宗主会做菜?骗人的吧。”

“他叫陆思云,今天去厨房找东西吃碰到他了,你猜他是干什么去了?”

两女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简笛的话上了。

“干什么去了?”

“他也去找吃的了,他有个师傅挺神秘的跟别人不一样,陆思云也没说姓名,但是说了他师傅是剑宗的隐藏力量,他这个样子多半是跟他师傅有关。”

“然后呢?”

“然后我们到了厨房,发现除了被踩到变色半块馒头什么也没有。我们配合他做菜我控火。就出现你们眼前的杰作,说来这里还有我一半功劳呢。”

“姐姐。你没发现你除了控火,也就剩下吃了吗?”

“找打,有这么跟姐姐说话的吗?你知道我把这些东西带回来有多不容易吗?这是我用尽全身的魅力换回来的。”

简箫睁大眼睛不可思议看着简笛。

“姐姐,难道说你。”

简箫提起东西就要找辛苦麻烦。

“回来,难道你姐姐需要跟别人那样才有魅力吗。”

简箫知道自己误会了,也就放心了,就在刚才听到姐姐那番话的时候,辛苦埋尸的地方她都想好了。

简箫也恢复了她的吐槽形态。

“我想不出姐姐除了那样还能怎样才会有魅力。”

“你搞错重点了。”

“重点是什么,妹妹?”

“重点是他说他还会做很多我们没吃过的菜。”

柳琵琶看着一点不剩饭菜,吧唧吧唧嘴。

“我有个方法可能会有点无耻,但是我们会有美食吃。”

简笛眼睛亮了。

“有多无耻?”

辛苦在这话一定吐槽她为了美食不择手段。

“是什么办法?”

沙雕三人组也有她们的正义,但当她们吧唧嘴的时候最后的矜持也烟消云散了。

“我们,这样这样这样。”

“这个办法太好了,我们美好的未来要开始了。”

简笛眼睛已经亮到可以发射激光了。

“哈哈哈哈哈。”

三人好像谋划什么邪恶的大事。

此时的辛苦被恶梦惊醒,全身都是冷汗。

他做梦被三个怪物追。

“怎么了,宿主。”

“没事,就是做了个恶梦。”

“按理说,宿主你不应该做恶梦啊。”

“谁知道了,我继续睡了,晚安小甜。”

“晚安,宿主。”

日上三竿,太阳光透过木窗照在进来屋内。

阳光照得辛苦有些刺眼,辛苦醒了。

睡眼惺忪的揉了揉眼睛,开始了自己的发呆时刻。

辛苦有个习惯,就是睡醒会有一段时间一点也不想说话。

辛苦把这叫做发呆时刻。

发呆的辛苦此刻又有了些困意,于是重新躺在了床上想要睡个回笼觉。

闭眼之前,辛苦隐约间看到了三个沙雕。

三个?沙雕?

辛苦睁开眼睛与她们对视,梦中三个怪物的形象也与这三个沙雕无限的重合。

辛苦没有说话,就这么侧躺着静静的看着她们三。

三个沙雕也看着他,辛苦想说什么但是不想动嘴。

辛苦也不管了她们愿意看就看吧,闭眼就又睡了起来。

简箫小声的跟简笛说道。

“姐姐,他竟然又睡了。”要不要我们把他叫醒。”

简笛有些犯难了。

“可是要怎么叫醒他。”

沙雕的人有沙雕的办法,简箫想起了自己那个神经质的师傅怎么对待赖床的自己。

“师傅一直都是掀我被子的,那种感觉不要太清醒了。”

“这个主意好,我去。”简笛一马当先。

“起来了,队长。”说着被被简笛掀起。

辛苦那健硕的男性身体暴露在三人的面前。

三个沙雕,没有想象中的那种女孩捂脸的行为。

可能是宗门很少有男性,所以不太懂什么叫男女有别。

竟然开使讨论起辛苦的生理特征。

“姐姐,他的那个是不是有点大啊。”

“什么大?”

简笛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就是那个。”简箫指了指。

简笛顺着简箫手指的方向还真就认真观察了一下。

“你这么说还真有点。”

柳琵琶还算是个正常人,脸红红拿手捂着脸只不过手指的缝隙有些大,有点一叶障目的感觉。

辛苦也终于经不起折腾起来了,无奈的看着她们。

辛苦已经生不起气了,你跟三个沙雕生气不气死才怪。

辛苦起来穿衣。穿完衣对这窗外伸个懒腰。

三个沙雕就这么看着。

辛苦受不了这些沙雕的视线,回头高冷的说道。

“你们。有事?”

简箫理直气壮的说道。

“我们怕你人跑了,来这监视你的。”

辛苦真是有些想不明白了,至于吗?

“都快吃中午饭了,你们有病啊?”

柳琵琶听见辛苦的话有些不好听有些不高兴。

“监视你是必要的,万一你跑了怎么办。你才有病。”

辛苦也很无奈。

“行行行,我有病。你们想干嘛干嘛。我等别人叫我开饭。”

这句话说完,三人显然有些慌了。

“姐姐,他要等开饭怎么办。”

“我也不知道啊,该怎么办啊。”

柳琵琶灵机一动,开始谴责辛苦。

“我最讨厌什么都要等的男人了,自己的饭就应该自己做。”

辛苦有点摸不着头脑了。

“能歇着为什么要干活?而且我也不饿,我可以等。”

“大丈夫就应该有所担当。我不喜欢你这样的男人。”

这都哪跟哪啊辛苦一句没听懂。

“我是客人为什么要我做饭,而且我愿怎样就怎样,你管的着吗,我还用你喜欢?真当小爷我没人要?”

“你,哼。不可理喻。”

“姐姐怎么办,琵琶姐姐已经败下阵来,要怎么让他做饭呢。”

“就算你这么说我也不知道呀。”

简笛也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

简笛摸了摸已经饿的干瘪略显可怜的小肚子楚楚可怜的说道。

“队长,我饿了。”

辛苦看着简笛。

“饿了,去催厨房赶快做饭啊。”

“可是我想吃你做的饭。”

辛苦沉默了。结合之前种种,看了看三个人,明白了点什么。

“你们旁敲侧击外加道德谴责就是想让我做饭?”

三个沙雕低下头沉默不语,像极了把头埋地里乘凉的鸵鸟。

辛苦也是服了,不怕沙雕多,就怕沙雕在一窝。

“如果不回应我就继续睡觉了。”

三个沙雕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

辛苦无奈的苦笑。

“服了你们了。”

辛苦走出了房门,三个沙雕却还在屋里。

辛苦回头笑道。

“你们还在屋里干嘛?走啊,不吃饭了?”

“可是队长我想吃你做的。”

辛苦有些崩溃了。

我都把台阶给你铺好了,非得让自己给她们装个电梯她们才会下吗?

“服了,跟紧我我给你做饭,我真是服了。”

三人听到这句话还有些不相信,毕竟之前做的那样的事。

“姐姐,他说要给我们做饭。这不是真的吧。”

简笛疯狂的点头,

“真的真的,队长不会说假话。”

辛苦也是有些醉了,严重怀疑自己捅了傲娇怪和迟钝怪的窝。

辛苦想想也是好笑,在江湖中富有盛名的三仙子生活中竟然是个不折不扣的沙雕。

可能这就是不谙世事吧。突然觉得这三人也蛮有意思的。

辛苦警告简笛。

“简笛,你记住了今天你掀我被子,说不定哪天我就掀回来,最近睡觉多穿点衣服,别都到时候一丝不挂,说我登徒子耍流氓。”

简笛赶忙摇头。

“队长,不是我是简箫。”

“简箫?谁?”

“就是她,我的妹妹。这是我们的堂主也是重要的姐妹柳琵琶。”简笛为辛苦介绍她的好姐妹。

“你还想骗我?那句队长我可是听得清清楚楚。”

简笛知道这是暴露了,又卖起了萌。

“嘻嘻。”

“我告诉你这是没完。”

“我错了,队长。”

谁又能想到原本敌对关系会发展到这个模样。

“话说,你们乐宗的名字都是乐器?”

辛苦听到她们的名字也有些奇怪。

简笛解释道。

“不是的,其实我们还有几个兄弟姐妹是孤儿,是宗门收养了我们,给了我们活下去的机会,当我选择本命乐器的时候会用乐器为我们起名字。”

辛苦反应过来了。

“那就是说你们命名之前都是没有名字的?”

简箫点了点头。

“也可以这么说。”

“真是个奇怪的宗门。”

“能活着或许已经是最大的幸运了。”

“在宗门,有人欺负你们吗?”

三人没有回应。场面一度陷入沉寂。

“我猜到了,都是这样。”

既然不想说,辛苦也不再问。辛苦大概能想象到,大的欺负小的,老的欺负新的。

辛苦随即转移话题。

“你们喜欢什么口味的?”

简箫这次倒是真的积极。

抢答道“我喜欢吃辣的。”

“队长我是甜的,队长做的菜超级棒。”

沙雕三人众里看起来智商最高的柳琵琶的说了句百搭的话。

“我都可以。”

“那我知道了。”

辛苦心里食谱都想好了,就来个麻婆豆腐,和锅包肉吧,正好有点想念锅包肉的味道了再来个鸡蛋羹。

辛苦四人就想一头老母鸡身后跟着三个小鸡崽子一样来到了厨房,看到了开始做饭的侍女们。

辛苦看到还剩两个没用的灶台,辛苦很有礼貌的询问道。

“姐姐们,你们这灶台没起火可不可以借我用下做个饭。”

侍女也是见过辛苦认识辛苦听到辛苦喊她姐姐也是受宠若惊。

“大人你是贵客怎么敢让您叫我们姐姐呢,再说了这做饭是下人干的活,怎么敢劳烦您呢。”

辛苦作为现代人还是不喜欢这种阶级制度,在辛苦眼里,上人还是下人都是人,都需要尊重。

“姐姐,首先我不是什么大人,再者出门在外不可无礼,你比我大不管身份地位如何于礼我也该叫你一声姐姐,其实是我后面这三位让我做饭,我也实在没办法。我看姐姐们也没开始不如就让我来,也尝尝我的手艺。”

侍女们看到辛苦后面的三位仙子也是有点大惊失色,面面相觑。

“三位仙子,怎么来厨房这种地方,对不起,我们的饭菜做的不好。”

这时简笛说话了。

“既然队长都说了,那就没有关系。你们的菜做的不错,只不过我们队长做的更好。”

“队长?”侍女们显然有些不明白。

“就是他。”

侍女们属实没有想到,最后抢自己饭碗的竟然是这个贵客。

辛苦也是不好意思笑了笑。

侍女也拿这个贵客没有办法,人家愿意折腾就折腾吧。

“那既然贵客,和三位仙子都说了那请你们随便用吧。但我们可以旁观吗,我们想知道我们不如贵客的地方。”

其实侍女是怕他们出什么乱子。

既然已经得到了准许,辛苦一个眼神,简笛也是默契的心领神会。

辛苦的传奇,要在这厨房开始了。

“姐姐们随意。我要开始了,下士,上火。”

“好的队长。”

简笛开始了她的打杂之旅。

“简笛,火再大再大再大,太大了小点,好就这个样子保持住。”

辛苦一边看着火一边炒着菜。

辛苦熟练的做着几道菜。

不得不说,辛苦在做饭上还是很有天赋。

旁边的侍女和沙雕也都认真看着。好像真学到了什么。

一些做菜方式和手法她们见都没见过。

过了一会辛苦把菜装进盘里端了上来。

“下士,把你东西拿出来把菜放里。这些够我们吃了。”

辛苦转头对做饭侍女们恭敬的说道。

“姐姐们,今天辛苦了,我想过一起吃但我想你们一定不愿意,我还做了很多,你们可以先尝尝味道,好吃再端给江姐姐她们,端上去。剩下的足够你们吃了,如果好吃,请多吃点。”

这个拜托,是对厨师做菜的最高赞赏,看着被人吃自己做的菜而胃口大开,心底说不出来的满足感。

“那我们就先走了,再见。”

简笛提着那有些巨大的饭盒,心满意足的走了。简箫和柳琵琶的眼睛也像长在饭盒一样。

跟着简笛出去了,完全忘了做饭的人。

辛苦已经不想笑了,沙雕三人组果然名不虚传。

辛苦一行人回到了辛苦的房间,为什么回辛苦的房间,辛苦做的菜不回辛苦房间还去谁房间。万一把辛苦惹不高兴以后就再也吃不到好吃的美食了。

一顿饱和顿顿饱她们还是分的清的。

当巨大的食盒放到桌子上时,三人已经迫不及待的拿出碗筷开始了。

辛苦也是被她们的吃相给惊住了,这是仙女?这是蝗虫过境吧。

她们这么吃一会可能连渣都没有,于是辛苦也加入了蝗虫大军。

但是饭桌上的三人也没有安生,辛苦也是很佩服这三个沙雕吃饭都能吵起来。

“喂,简箫你抢我的甜肉,那是队长为我做的。”

“那你把你碗里的红白方块放下,那是我要求的。”

而柳琵琶却在两人争吵的时候偷偷夹了好几口菜。

“柳姐姐偷吃了,快阻止她。”

说实话,辛苦被这美好的友谊吸引到了。

不自觉的在自己的碗里夹满锅包肉。

“队长,你也偷吃,你竟然夹这么多甜肉。”

“够啊,你们急什么。”

辛苦虽然这么说,但是筷子却没有听过,实在是很没说服力。

“队长,你做的菜好好吃啊,我怀疑你是不是用食物买通了宗主当上了少宗主。”

辛苦佩服她的脑洞。

“你这脑洞也太大了吧。你以为是中华小当家呢?”

“中华小当家那是什么。”

“凭你的智商说了你也不懂,还有你再不吃就被你的好姐妹们吃光了。”

“喂。臭妹妹,你敢偷吃,柳姐姐你怎么也偷吃。”

“妹妹,当你面吃就不算偷吃了哦。”

“是你们逼我的。”

辛苦也是笑了,看着三个美女在这抢自己做的饭竟然有些成就感、

宿主,小甜也想吃。

忍忍吧,距离你能吃到东西的那天也不是很远了。

虽然辛苦说的有点像空话,但给了小甜一种迷之信心。

那宿主加油。小甜的声音变得糯糯的,让辛苦有些上头。

“你们吃完就各自回去吧,下午我要和江兄出去一趟。”

“那晚上吃什么呀,队长。”

“你就想着吃,好东西吃多了也会腻的过几天再说再说。”

说着来了一记摸头杀。

在辛苦眼里简笛就像一只被投喂的动物,单纯又可爱。

在一旁的简箫和柳琵琶看到这一幕也有些不敢相信。

“柳姐姐,她们的关系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了?”

柳琵琶也摇了摇头。

“我也奇怪,不像是男女之情,倒是有些惺惺相惜,搞不懂。”

江家姐弟此时进了屋。

江瑾开心的笑道。

“这才多久没见,之前还跟仇人一样现在关系就这么好了。真是为你们感到高兴啊。”

这话听着有些像挖苦,但其实不是。

沙雕三人组也与江瑾有了些友情,而辛苦对自己有恩还是江珏的朋友,再者已经排除了辛苦的威胁,虽然不能完全排除,但也是取得了信任。

既然都是朋友谁都不希望自己的朋友吵架,有时候也会夹在中间很难做人。

不过这昨天还是敌人今天就成了朋友,不得不说辛苦在社交上有点东西。

“江姐姐,本来也是误会。这不是误会解开了吗。”

简笛也练练点头附和。

“对对对,小江儿我们和队长的误会解开了。”

“队长?”

“没事没事。”

江瑾开始调戏起了辛苦。

“怎么,思云弟弟不叫人家仙子姐姐了。是不是看到三位姐姐的美貌就把我这个老女人给忘了。”

这江瑾真会有针对我啊。不过我就喜欢被她针对,证明他有戏。

辛苦摇了摇头否定了江瑾的话。

“姐姐,此言差矣。仙这个字高不可攀。当仙子姐姐动了凡心,那仙子就不在是仙子,而是我的江姐姐,就像我这把抱月,月亮在夜中带来光辉,被众人崇拜敬畏,但我只想把月抱在怀中,只为我一人散发着光彩。”

这情话可太有内涵,不仅回答了问题,还夸了江瑾更是用月比人,暗示着自己必将抱月而归。

江珏听到这一番话,真是为辛苦的文采鼓掌,这一刻他好像找到了自己的人生导师。

沙雕三人组也用着神奇的眼光看着江瑾和辛苦。

“柳姐姐,一个吃醋,一个当这么多人表白。她们是不是有事?”

简箫只用一句话就概括当前发生的事,还总结了一下。相当到位。

“言之有理,没我们事就吃饭,你看看你那姐姐,都要把饭吃没了。”

“大意了。”

江瑾也是没想到辛苦会来这么一出,但是心里有些喜悦。

“弟弟真会说笑。”

“江姐姐吃了今天饭菜吗?我做的。”

没等江瑾说了江珏就控制不住了。

“陆兄真是你做得?”

“这都是我的人证,先别说别的味道怎么样?”

江珏也是对今天辛苦做的饭菜大加赞赏。

“这是我吃过最好吃的一顿饭,那种新奇的味道我今天才尝到。”

辛苦听到江珏的话心里很是高兴。

“我跟你说啊,我姐今天吃的比我还多。”

江珏的声音说的不大也不小,让江瑾脸上有了一丝尴尬。

江瑾严肃道。

“哪都有你?”

江珏也是孙坚不敢说话了。

辛苦那怎样掩盖也掩盖不了笑容,也是让江瑾小脸微红。。

辛苦拉着江珏在耳边小声说道。

“江兄一会你留下我有事找你。”

“好。”

江珏也不知道辛苦找他有什么事,江珏认为既然是朋友那就不会害自己,况且自己还欠辛苦一个超大的人情。

江瑾也是和三人组寒暄一会。便离开了,走时看了辛苦一眼,那一眼中藏着一种别样的意味。

吃也吃完了,说也说完了,该走的也走了。

辛苦的房屋中也只剩下他和江珏两人。

此时辛苦开门看看周围有没有人,随即关上了门看起来神秘兮兮的。

江珏也感觉到了事情的神秘,也有些紧张,小心翼翼的问辛苦。

“陆兄,你特地留我所谓何事?”

“江兄,实不相瞒,我缺一些功法想请江兄帮我寻找一下。”

“什么功法?”

“就是那种初级到中级的功法,我相信江兄能找到吧。”

“陆兄以你的实力用得着那些功法?”

江珏觉得这不是画蛇添足多次一举吗。

辛苦解释道。

“江兄,有些事我不能说,但我现在可以交你一些底。我之前的功法空有型,只是个纸老虎。我现在身上除了本能的战斗技巧,一无所有。”

江珏也是沉思,每个人都有秘密,隐瞒不代表欺骗。况且辛苦没理由欺骗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

所以江珏也相信辛苦的说的话。

江珏认真的想了想。

“陆兄,这样吧,一会我陪你去藏金阁看一下,兴许那里有你想要的。”

辛苦一听藏金阁来劲了。

而且既然叫藏金阁应该也是要什么有什么。

辛苦很高兴江珏能帮自己这个忙。

“那,先谢过江兄,这情我记下了。”

江珏觉得辛苦太客气了,甚至客气的有些生份了。

但辛苦就是这样的一个人,这个跟关系好坏无关。

“陆兄你这么说可就生份,说起来我承你的情可比这个大多了,都让我都不知道怎么还了。”

“哪里,只是一时兴起、自作主张而已。也就是举手之劳。”

都说到这了江珏也是好奇,辛苦到底说了什么竟然能起这么大的作用。

“哈哈哈,陆兄可真会说笑,不过我就想知道,陆兄你究竟说了什么?”

辛苦这时候就装了起来,装作很哲学的样子。

“本来就互有好感的两人,缺的只是别人推一把。我只是当了那个推的人。虽然行为有些不恰当。”

“不恰当?”

“你可以理解为半真半假,半忽悠。”

江珏听到了忽悠这个字心里有些难受,他不想自己的爱情是靠骗别人来获取的。

“陆兄你怎么可以这样。”

“江兄,这你倒不用生气,听我狡辩,说错了是解释。”

“那陆兄就解释下吧。”

“皇甫嫣大宗贵女,聪明伶俐。如果她不喜欢你,我再怎么骗又有什么用呢?况且是你自己一直不敢迈出那一步,你让一个女孩子主动,江兄你是不是也应该反思一下了。如果真等你主动人家孩子都出来打酱油了。”

“打酱油?”

“没什么。”

江珏听到辛苦的话不好意思了,辛苦说的自己无法反驳,如果没有辛苦他们之间的关系现在还在原地踏步呢。

江珏很诚挚的个跟辛苦道歉。

“是我不对,抱歉陆兄。”

辛苦当然不会在意,在辛苦看来这都不算事。

“哈哈哈,话说你们的关系怎么样了。”

说到这江珏开始腼腆起来了、

“还好吧。”

辛苦试探性的问道。

“牵手一起走在路上?”

江珏惊讶的看着辛苦。

“你怎么知道的?”

辛苦微笑着摇了摇头。

“你还是有些年轻啊弟弟。”

“这,好吧。”

这个话题让江珏有些尴尬,所以江珏就转移了话题。

“我们现在就走吗?”

辛苦问道。

“你没什么事吗?我不急的。”

“没有啊。”

“既然没什么事那就走吧,那走吧。”

于是辛苦和江珏两个人就出了门。

辛苦走着走着发现这也不是出去的路于是说道。

“江兄,这好像不是出去的路吧。”

“对啊,这是去嫣儿房间的路,我们三个一起去。”

辛苦调笑道。

“这都嫣儿了,昨天刚好上现在就黏在一起了,感情真好啊。”

辛苦的话阴阳怪气的让江珏有些哭笑不得。

“你误会了陆兄,我对功法一概不知,他们也都认识我,我这么一个有钱的门外汉在那还不是被乱宰吗?找一个懂的也不至于被宰。”

辛苦想了想,是啊,两人都不懂,万一被当成肥羊宰了正经挺难受。

“是我失算了,还是江兄考虑的周全。”

两人又到了那个亭子,皇甫嫣还坐在那只是这次没有练琴,只是一双精致的手托着下巴看着景色,辛苦看出她的眼中多了一分色彩,那是对美好爱情的幻想。

别问辛苦怎么看出来了,他也是经历过的人。

虽然结局不是那么好罢了。

皇甫嫣看着景色自言自语道。

“也不知道那个木头在干什么呢,还不来找我。”

有时候真就是说什么来什么,这边话音刚落那边就响了江珏的声音。

“嫣儿,在干嘛呢。”

江珏一句话把皇甫嫣拉回现实,辛苦也是无奈的苦笑。

他酸了。

果然江珏是个直男,皇甫嫣还能说她正在想你吗?这种话让你个情窦初开的小女孩怎么好意思说的出口。

皇甫嫣脸红红的看见脑中的情郎站在眼前,那种女儿红,也让辛苦露出了姨母笑。

辛苦想起了先人的一句话。

以前没有胭脂,女子的脸只为情郎红。

皇甫嫣看到江珏身后的辛苦也是有些吃惊。

“算命哥哥你们认识?”

辛苦有些不好意思了。

该来的始终要来、

江珏虽然知道他们认识但是还是要正式介绍一下。

“嫣儿,这是我新交的朋友陆思云。”

“陆兄,这是我的心上人皇甫嫣。”

当说到心上人的时候,江珏的脸红透了,他把自己的心里话说出来了。

皇甫嫣笑了,笑的江珏心痒痒的。

辛苦有些心虚眼神有些躲闪。

“皇甫妹妹,我们又见面了。”

皇甫嫣也是似笑非笑的看着辛苦。

“算命哥哥,你之前是骗我的吗?”

皇甫嫣看到他们两人认识,再结合之前辛苦有意无意的引导,心里好像有了些答案,但还是问了出来。

辛苦内心虽然慌得一批。但是这忽悠这玩意,就得自信,还要玄。越玄越好。

辛苦有开启了大忽悠模式。

“皇甫妹妹,我从来没具体的回答过你什么,我只是说出一种我看到并合理存在可能性。你也不能否认我说的这种事情有一定概率会发生,我也说过,当有些事情说出去的时候,某些东西就已经改变了。有些问题的当你问我的时候你不是已经有了答案吗?我只是确定你的心而已。现在的发展不也正是你想要的吗。”

江珏一点没听懂,皇甫嫣半懂半不懂。辛苦要得就是这效果。你可以说我骗你也可以说我没骗。

皇甫嫣也意识到,他之前真的没有肯定说一些什么,而且辛苦没说错,如今的发展不正是她想要的吗。

“那我明白了,算命哥哥。”

江珏才有些反应过来。

“算命哥哥?陆兄你跟嫣儿说了什么。”

“这风景真好啊。”

辛苦就当没听见。

江珏看辛苦不想说就问皇甫嫣。

“嫣儿你们之前说了什么啊。”

“没什么,就是算命哥哥,给我看了相。说我的心上人是江哥哥。”

辛苦想找个地洞钻进去,这也太尴尬了,虽然就是这个意思。但他也没明说啊,只是暗示而已。

江珏的脸红的快滴出血来了。

支支吾吾的说道。

“那那那嫣儿以为呢。”

皇甫嫣甜甜的反问道。

“那江哥哥以为呢。”

江珏慌张了。完全没想到她会来这么一出。

“我.....我不知道。”

江珏其实很清楚知道答案,但是源于心中的自卑让他不敢确定。这些辛苦看的清清楚楚。

辛苦很懂他的心情,毕竟以前自己也是这样的人,或许现在也是这样的人。

辛苦知道他这个僚机该出动了。

辛苦推了一下江珏。还做作的说道。

“呀,手滑了。”

江珏向前跌倒顺势的把皇甫嫣抱在怀里。

场面既尴尬又有爱。

俩个人都脸红红的看着对方,好像都在等对方的下一步动作。

皇甫嫣闭上了眼睛。

江珏只是反映迟钝,但是细节观察的很细致。皇甫嫣有些期待还有些害怕。

江珏轻浮了皇甫嫣精致的面容,轻吻在她的额头。

皇甫嫣,有些惊讶的睁开眼睛。笑着留起了眼泪。

江珏傻傻的笑道。

“嫣妹妹,让你害怕的事情,我江珏是不会去做的。”

真是应了那句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江珏在细节上的把控超乎辛苦的想象,或许从某种意义上江珏他是个天才。

所以这告诉我们谈恋爱,要的都是细节。

比如59+1=多少?当然是60啊。那不然还等于啥啊。

辛苦知道他们要腻歪一会,索性直接不看她们看风景去了。

看别人秀恩爱心里总是酸酸的,虽然是自己当的月老。

辛苦又想起的生前的那些人,远走他乡总是会想家想家乡的人。

辛苦还沉浸在回忆里,被皇甫嫣的话拉回了现实。

“算名哥哥,我听江哥哥说了,你想要的买一些功法缺个向导是吗?这个我可以。”

“那就谢谢妹妹了。”

辛苦眼神猥琐的看着江珏。

“江兄,我现在可是身无分文了啊。”

辛苦说这句话明显在点江珏,江珏哪能听不出来。

笑道。

“陆兄帮了我这么多,这点又算得了什么呢。你只要在我住一天,你的花销我包一天。”

“爽快。”

辛苦就喜欢这种人傻钱多的朋友。

辛苦也意识到了一味的道谢只能让关系越来越生份,要适可而止。

毕竟辛苦是真没钱,他也不会做打肿脸充胖子的事。

于是一对情侣和一个电灯泡组合上线了。

一对如胶似漆打得火热小情侣,和在后面无奈苦笑的电灯泡。

辛苦暗暗发誓,我一定要把你姐追到手,让你叫我姐夫。

辛苦无聊到神识外放,就是这无聊的操作让他发现有意思的东西。

一些人眼神有意无意的看向辛苦,却始终和辛苦保持着一定距离。

辛苦知道这是在忌惮。

无非就是忌惮这大庭广众不好动手,还有自己前面这两位身份有很特殊。

但是辛苦逐渐发现,这是两批人,一批只是观察,而一批却饱含着杀意。

辛苦在想这批人应该就是那条狗主子的人,看来是被薄了面子,面上挂住不了,要杀人灭口了。

辛苦以不变应万变,先看看再说。

辛苦跟着小情侣走进了一家叫做藏金阁的店铺,看名字辛苦就懂了。

看店的人,也是个精明人,见两男一女进入店铺,其中还有一个是这的风云人物的弟弟,赶紧上来热情召唤。

“三位贵客欢迎光临,我们这功法,丹药、武器、异兽应有尽有。价格绝对公道。三位你看要买点什么?”

“我这兄弟需要些功法你给他推荐一些。”

江珏指了指他身边的辛苦。

这个小厮一看买东西是个不知身份的人,但是看着眉清目秀而且能个江珏一起玩的,也应该是个人物。

也是不敢怠慢。但也不好做主。

喧宾夺主在任何行业都是大忌,小厮不敢触碰。

“这小的就不知道了,给位爷不如等会我把我们掌柜的叫来。你看如何。”

江珏点了点头。

“也好。”

小厮知道这可能是比不小的买卖,也不敢怠慢,急忙就去找上司了。

此时藏金阁的掌柜正在书房对账。

小厮敲门来到了书房。

“掌柜的,外面来个两男一女,其中有一个还是江瑾的弟弟,说要来买功法,我觉得是笔大买卖,也不敢自己做主,所以来找你来了。”

掌柜的欣赏看的一眼这个小厮。

在别人手底下混,一定要机灵,但不要有多余想法。

因为你只是个没有话语权的小厮,很显然这个小厮做的很聪明。

掌柜的合上了账簿说道。

“好,我知道了,你干的不错。”

起身走了出来。

掌柜的来到了辛苦三人面前,恭敬的说道。

“三位贵客到来,恕在下有失远迎。在下殷无为是这里的掌柜,您看有什么需要的?”

辛苦看这个掌柜,是个个子跟自己差不多,身材挺拔,满脸胡茬的帅大叔。

辛苦注意到他的手上有茧子的痕迹,显然已经是被磨得差不多了。

一个帅大叔当掌柜,手上还有已经处理过的茧子,按照这个设定眼前的这个殷无为不一般。

“老板,客套话就免了我今天是带我这位兄弟买一些功法,不知贵店有没有。”

这句话在殷无为听来有些挑衅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爱书网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