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新的开始

热门小说推荐:真武世界 火影之命外之人 封神猎艳记 宝贝太大了进不去 花开欲暮 山里汉的小娇妻 农村风流寡妇 星辰道 天才风水师 女行长的沉沦

"爱书网"访问地址:https://www.22ff.org

的确辛苦不知道,但是这不是理由,虽然一开始没抱着那种情感,但是小傻鹿做的一切都足以让辛苦说不出伤害它的话,之前种种小傻鹿做了什么不用说辛苦也知道。

辛苦思索着最终得出一个答案。一个各自都不会受伤的答案。

“小傻鹿,虽然我不知道你们的夫妻之实的标准,但是有了就是有了。我狡辩不了,我承认我喜欢你但我确定,那不是爱,至少现在那不是。”

小傻鹿虽然有点呆,但是也不是什么都不懂。

“所以呢,”小傻鹿好想已经知道答案心里很难受。有点哽咽。

“所以,我会照顾你一辈子如果我那个能力,我不确定会不会爱上你,但是我会努力的爱上你。这个答案你接受吗?”

辛苦知道即使什么都不是问题,但爱情也是一蹴而就,也是一点一点从喜欢开始转变。即使不会爱上小傻鹿,也可以把小傻鹿当妹妹。如果辛苦有那个能力不建议照顾小傻鹿一辈子。

小傻鹿本来都要哭了,眼泪都落下了听到这些话,还有点没反应过来,

当反应过来时,本来止住的泪水再次出来了。

“那么,你是喜欢我的对吧。”

“嗯。”

“那你会照顾我一辈子。”

“尽我所能。”

“那你会爱上我吗?”

“应该会吧。”

这三问辛苦每个回答都是真实的。对于有些事情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过去的,他必须对的起自己对得起别人。其实辛苦可以说漂亮话,但是辛苦不想骗别人,尤其是爱着自己的人,尽管有的回答模棱两可。但对于小傻鹿来说这是最好的答案。

小傻鹿听到辛苦的回答很高兴。

“最喜欢你了。”说完全力飞奔过来,记住是全力。

辛苦看着飞奔的小傻鹿,突然有种恐惧。

没错,这是他血脉中某种血脉的带来的危机预警,类似于蜘蛛感应,当身体即将受到伤害会有危机预警。

可是太快了,辛苦避不开。

加速度飞奔而来的小傻鹿撞向辛苦,鹿头顶着辛苦的肚子,把辛苦撞飞了出去,辛苦只知道他在空中失去了意识,翻着白眼,肚子内部翻江倒海。辛苦只庆幸,它不是公鹿,没长角否则会死,是一定。

此刻小兽剧场们开始了“大姐头就是这点太吓人,开心就会撞。还没谁扛得住。”

“要不怎么事大姐头呢。”

“姐夫不能死了吧。”

“我看悬。”

“你没发现它身上有着一丝与我们相同的气息。”

“你这么说好像真有。”

“等等,我们?”

“对,那这么说它是。”

“没错,是父辈让我们等的宿命之人。”

“那我们要不要救救它。感觉它快死了。”

“宿命之人不会被大姐头一头撞死,被撞死就不会是宿命之人了。”

“啥也不是,散会吧,再看撞得就是你们了。”

小萌兽们听到这就话化作鸟兽散。

辛苦落在松软的草地上,小傻鹿以地咚的方式低头注视着辛苦,辛苦此时也恢复了意识,这两个东西就这么注视着。

“虽然你之前说过了,但我还想再听一遍,你喜欢我吗?”

“如果是喜欢的话,我喜欢你。”

这对辛苦有着很大的冲击,毕竟辛苦没和傻鹿谈过恋爱,想想有些重口。但是该说的话还是要说。小说里虽然常有这些情节,日狼,日虎,日龙,日兔子。当落在自己身上总是有点不适应。

“小傻鹿,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在我虚弱的时候守在我的身旁,在我没痊愈的时候把自己的宝物分享给我。相比之下我陪你显得不值一提。有些话我说过了,我还是要说。我喜欢你,但那不是爱,我会尽我所能照顾你,也会努力爱上你。你接受吗?”

辛苦再次问出这个问题,一人一鹿面对着面。

“好的呀,以我的魅力,你一定会爱上我的,还有你要照顾我一辈子。不许反悔。”

“嗯,绝不反悔。”

“不过,你以后会有姐妹你介意吗?”

“姐妹是什么?”

“就是能陪你一起玩的伙伴。”

“好啊好啊,我喜欢姐妹。我要很多姐妹。”

辛苦此时像个诱拐萝莉的怪大叔不怀好意。

辛苦开始自我暗示。

都有人跟重型坦克谈恋爱,我这跟这呆萌傻大姐头鹿谈个恋爱也不算什么吧。

涉世未深的小傻鹿,被辛苦这一番半哄半骗半真心的话迷得不要不要的。心里小鹿乱撞,虽然他本身就是头鹿。

也是只有涉世未深才会有那么纯纯的爱意。

呆萌可爱大姐头鹿思考很久,把额头贴在辛苦额头上,辛苦看这场面有些似曾相识。

此时沉寂已久的系统客服发出了声音。

“提醒宿主外部有未知试图融入宿主身体内部,具体需要融合后解析。是否同意。”

“同意。”

草纹从小傻鹿的额头转移到辛苦的额头。

“宿主,系统检测到你的某项能力值在上升。开始解析,解析进度10%,30%,60%,100%解析完毕。是否查看具体说明。”

“是。”

简介:此纹是麝香神鹿的一族的族长纹,族长纹为唯一,且不可强夺。拥有者会散发出迷人的体香,对异性有极大的吸引力。宿主万灵体,麝香鹿血脉开发70%。注意70%已经是上限,想再精进只能靠实战。”

“实战?让我勾引个女人?好像这实战也不错。”

“宿主。,别打岔。获得族技,风灵,此技能为被动技能有风的地方移动速度提高10%.可升级达到15%时开启主动技能风灵步,此技能为身法技能,望宿主多多努力加油。友情提示一般是伴侣之间一人一半族长之印,至于为什么你得到全部这就需要问你的小傻鹿了。”

“唉,又是这样。阎依依是这样,小傻鹿也是这样。我真的配得上这么美丽情感吗?”

辛苦总是这样这让小甜有些看不下去了。

“笨蛋宿主,既然知道她们把你当做挚爱,那你就做出实际行动。大笨蛋宿主,感情的事还要我教。”

“谢谢啊,小甜。”

“哼,我走了。”

说着回到了系统空间。

辛苦看向小傻鹿问道。

“小傻鹿,你把你的宝物给我了,你怎么办。”

“怎么会,你就是我最大的宝物,还是活蹦乱跳的呢厉害吧。”

辛苦听到这句话眼泪不自觉的从眼角流下。

笑骂道。“笨蛋,你要是被骗怎么办?”

“那你会骗我吗?”

“不会。”

辛苦想起了之前看的介绍。

辛苦额头上的既是族长纹,也是伴侣印。

麝香鹿的族长都是雄性,但是族长纹是生于雌性额头,也就意味着族长是由雌鹿选出来的。雌鹿一旦选择继承者,它们就会结为夫妻,由两者各持一半族长纹共同管理族群。

神鹿一族伴侣之印,是神鹿一族对爱情的忠贞,一辈子只会有一个伴侣,也只会有一个伴侣印。

关于介绍中还有这么一段。

如果一方继承了全部的伴侣之印,那么恭喜你,你收获一份满眼都是你的爱情。

同时也要珍惜,那种爱真的很少很少。

现在呆萌可爱大姐头鹿,变成了呆萌可爱大姐头人妻鹿了。

“外面世界对于你来说很大,你却对一个相识不久人,托付一生”

“外面的世界很大,但我的心很小,小的只能容下你。对你的好感,看是源于血脉的悸动,后来的点点滴滴让我有着托付终身的冲动。可能真的是冲动,但是到了现在的地步,果然我的选择是正确的。”

不得不说小傻鹿说的情话好顶啊。

辛苦径直的走一个方向,既然都随机了,那就随机到底喽。

“这一天中得见四季,真是震撼啊,你说是不是小甜。”

“宿主,这就是你没见识了。界灵大人,比它强多了。”

“辛甜这么强吗?”辛苦知道辛甜很强,但没想过会比这个神树要强。

“也是,你没见到过界灵大人出手,所以不懂,以后你就知道了。”

“哦。”

“宿主看路啊。”辛苦在想辛甜到底有多强,没看路差点摔倒。

“多谢小甜提醒。爱你哟。”

“恶心。”

“话说,这的灵气确实没有藏界的精纯。”

辛苦很明显感觉到这里的灵气不是很浓。

“那当然。”

“我们藏界可是万界最强。”

得了又开始了。

“好好好,藏界天下第一。”

辛苦发现他走的这条道属于春的区域,温度不高却又布满生机。这是辛苦判断的依据。

“小甜牌雷达显示,与大批修行者赶来,请宿主注意。记得低调。”

“有我在你放心,我很低调的。”

这是辛苦自重生以来,第一次要看到人,想想有点激动,也有点怀念。

辛苦感受着这里的自然风光,漫步在林荫小道上。

一批修行者迎面而上。辛苦真的想低调做人,毕竟这不是自己的地界,也不知道这片大陆具体实力如何。

当然各走各的有些事情就不会发生。

一个无理的声音辛苦的耳边响起。

“喂,那边的小子,我有些问你。”

辛苦停下来转头看着他们。

辛苦审视了一下,不是一个宗门的就是一个家族的,回答道。

“是叫我吗?”

“不叫你还能有谁?”

辛苦心想这小子语气不善,是有底气还是被人惯得,还是先忍他一下。

“哦。敢问阁下何事?”

“你可看到神树走位有神光四起的灵物?”

“没有。”

“你敢骗我。”那个嚣张跋扈的年轻人此时有些不耐烦。

辛苦被气笑了。

“阁下可好不讲道理啊,你叫我停,你问我答,你没家教也就算了。你还说我骗你?就算我真的骗你,你又是怎么知道的。你心里既然有数又为什么问我?何况我就算骗了你,你能拿我怎样。”

“好啊,你果然在骗我。受死吧。”显然那个年轻人被辛苦的话激的恼羞成怒。

这个剧情很俗套,却又很贴合现实。辛苦也是没办法。

辛苦真的生气了,杀意涌现。

眼看这个不知死活的年轻修行者的刺向了辛苦的眉心。

同行的人中,一个人出手把刺向辛苦的那一剑打飞出去。辛苦都不得不感叹,这剑法是真的快。

辛苦忿恨的看着那个打断那剑的年轻人。

阴狠的说道。

“你很多事。”

打断飞剑的年轻人,一身白袍,剑星眉目身材挺拔,也是个俊俏儿郎。

对这辛苦作揖,赔礼道歉。

“前辈。族人无意冒犯请您见谅。”

辛苦轻蔑一笑。“别,我可没资格当你的前辈。这剑都要刺到我脑袋上了。”

谁知道那个年轻人跪下了。

“还请前辈原谅,饶他一次姓命,晚辈以后定当好好管教。”

伸手不打笑脸人,这个规矩辛苦还是懂的,而且都做到这份上上辛苦还怎么出手。

“你,很聪明。你们可以免死。”

“谢,前辈。”那个俊俏儿郎听到辛苦说的话冷汗直冒,

“你也不用跪着起来吧,我不是你的前辈,但看在你这么识相不妨告诉你。宝物,没有。而且有也轮不到你们。宝物在强者的手里是宝物,在弱者的手里可能是家破人亡的导火索。你们自有你们缘法,大世要到了,未来还需要你们。”

辛苦给他们忽悠的一愣一愣的,最后那句话其实是万金油,谁知道大世在什么时候,忽悠就完了。

话少的高人才让人尊敬。

“谢,阁下指点。”

当辛苦有看着要杀他的修士面无表情的说道。“下回狗仗人势的时候,摸清对方底细。希望我们不会再见。“

辛苦的话刺在每个人的心里,他们都很想动手,辛苦也希望他们动手,很明显刚才那个年轻人是他们的头,头没发话做小弟的也不敢乱动。

于是辛苦在一众人面前走过。

“敢问阁下姓名。”

辛苦呵呵一笑,风轻云淡的说道。

“你配吗?”

这句话怼的他们的头哑口无言,默不作声。

辛苦此时已经走远。只剩下这帮人。

那个不知死活的人还在质问他们的头,好像两人关系不一般。

“喂,方清怀为什么拦我,你知不知道我刚才差点就杀了他了。”

方清怀看着自己不成器的样子,一个巴掌打过去怒吼道

“要不是你是我弟弟,他没动手我也动手了,你知不知道有些人开了杀戒就停不下来。你又知不知道你的剑再进一寸,不止你会死,在场的所有人都会为你陪葬。”

方清怀的傻弟弟还在哪执迷不悟。

“不可能要不是你拦我我已经杀了他了。”

“你眼瞎我作为魂宗大弟子会眼瞎吗,我这三只眼睛是白长的?”方清怀指着自己额头的睁开的竖瞳。

“我现在可以负责任告诉你们所有人,刚才那个人一个不高兴我们都要死。他身上有若有若无的魔气,此气源于心,他度过了心魔劫,没有心魔却有魔气,那一定是融合了。如果度心魔劫还好说,那融合心魔世上也只有魔界那几位至尊能办到。”

“不可能,他那么年轻,不可能度过心魔劫,心魔劫到了出窍巅峰才会出现。不可能的。”男子还试图狡辩什么。

“你说的正巧是我最怕的。”

“他的神魂已经达到巅峰,他的魂念化形成罗刹,魂念化形我知道,但说到化形罗我只能想到那个恐怖的一族。刚才你要是在往前一下,你就变成一个没有魂灵的行尸走肉,幸运的话也会变成神志不全的智障。方清达你也就是我弟弟,换一个人都必须死在这。”

方清达面色惨白,瘫软在地,双手抱着方清怀的大腿。极力的哭喊。

“哥,我错了,求你了饶了我这次,别杀我,我还不想死。”

方清怀看着烂泥扶不上墙的弟弟无奈的扶着额头。“我又没说要杀你,你以后长点记性。我能保你一时,不可能保你一世。自己好好想想吧。”

方清怀挣脱开方清达抱住大腿的双手。

“我知道了。”方清达说完便沉默不语。

方清达也知道自己这次错大发了,平时靠着方家嚣张惯了,差点没惹出大祸。

方清怀看见弟弟在认真反省,心里也是宽慰了许多。毕竟方家靠他一个人是守不住了。

同行的人说“那我们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回。今天之事只字不能提,提者死。”

众人齐声道。

“是。”

方清怀走到还在地上沉思的弟弟旁边说道。

“跟上,没到明镜期,你就不要出来了。”

方清达知道这是给你自己台阶下,跟上了队伍。

方清怀看着回去的人马喃喃道。

“如果这次能让改变,我这一跪也算值了。这次回去也有东西跟师傅汇报了。”

此时在散步的辛苦也不知道自己被吹捧的那么可怕。但刚才的杀心是真的。罗刹印幻化的魂念辛苦是不知道了,这相当于我爱罗的沙子,是自动护主。后知后觉的辛苦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发现呢。

大世是编的,但也是真的只是辛苦不知道,这个大世因他而起。

其实辛苦还是有点小虚的。他在赌是那个人的剑硬还是自己的万灵体硬。

“宿主,恭喜完成任务,初涉江湖。达成成就装腔作势,人物等级提升至2,获得被动技能威慑。此被动可作用于语言和招式上。威慑概率会随着宿主等级提升而提升。力量+30,敏捷+10。”

面板。

辛苦

种族:人

等级:2

体质:万灵体

气血:10000

力量;5050

敏捷:510

防御:2000

魂力:100000

魅力:15

“果然还是升级最有安全感。狐假虎威的感觉真是太爽了。”

“基本操作,以后还有的是机会,别一副没见过的世面的样子好吗。以后还怎么干大事。”

辛苦赶快承认自己的错误。

“我的我的。”

“那个,我才发现,我好想没什么主动技能啊。”

“你不有重生之前的搏击技巧吗?”

“可是这跟我想象的系统不一样啊。说好的商城呢,说好的抽奖呢。”

“商城现在开了你也买不起,抽奖吗,这个以后会有的,面包和牛奶以后都会有的,别急。”

“你这怎么给人灌鸡汤呢,你这不正经客服。我要投诉你。”

“你看看你,你才2级你还要起自行车了。你三级是不是要上天啊。”

“?玩梗天王。厉害了我的甜。”

“小甜可以说但没必要,系统库收录的武功现阶段没有适合宿主的。”

“那内功心法呢。”

“你的万灵体自带,只是等级不够没有解锁,请宿主继续努力。”

“抱歉啊,是我太着急了。对不起啊。”辛苦意识到自己有点着急了。

“宿主,其实你不用这样的,小甜只是个向导,因为你而存在,即使你对我不好我也不会怎么样的。”

辛苦对她太温柔了,温柔的让她害怕。

“辛苦摸着小甜虚拟的身体。

“你有自己的感情,你没发现你现在其实已经是一个独立个体吗。而且处处为我着想的人,我有怎么会舍得欺负她呢。你都不知道你自己这一路上给我带来多少欢乐。”

“宿主,真是意外的温柔呢。”说完,飞到辛苦脸庞亲了一下,然后唰的不见了。

辛苦没人没有触感,但是脸也隐隐泛红。

辛苦傻笑着。

“以前我的脾气不好,伤害了周围的人,可能是想弥补吧。你和辛甜都尊重了我作为人的权利,给了我选择的机会。有时候想想,自己连选择的机会都没有。”

“哼,别以为你这么说我就会对你好,想都不要想。大渣男。”

“我怎么就渣了你说说,不说明白我给你没完。”

“你,骗人家萝莉给你当童养媳。”

“我..........”辛苦很无奈,这无法反驳所以只能受着。

“哼哼,不说话了大渣男。”

“好,小甜公主,你说什么就是什么。”这个傲娇怪只能顺毛捋。

“这还差不多。”

小甜很高兴,一开始以为只是辛苦爱屋及乌,才对她好,后来才发现,自己被当作独立的人,被尊重被爱护。

这种感觉让她非常喜欢。

如果我有身体就好了。这是小甜第一次对实体有了渴望。

辛苦也是边走边和小甜聊天,十分惬意。

“小甜,我现在有什么技能。”

“笨蛋宿主,你不会自己看嘛?”

“这不有我们的可爱的小甜公主吗?”

“勾搭人工客服,小心我让系统电你。”

“我错了。”

“经检测宿主现有被动技能威慑,风灵。”

“那以后我有技能了,是不是我自己不用学就会了。”

“醒醒,宿主别做梦了。需要宿主到训练场里自己训练提高熟练度。”

“训练场?”

“等级不够,以后就知道了。那时候会有惊喜哦。”

“还有惊喜真贴心啊。”

“只是这样剧透好吗?”

“没事的,系统是专门为你订做的,与其说封印倒不如说让宿主一步步消化,毕竟这里的东西太庞大了。”

“小甜,我们这条路是通向那个地方的。”

“回宿主,在走10公里到达春镇。”

辛苦走的路不是大路,因为辛苦不知道大路在哪,是被人踩成的小路,正应了鲁迅的先生的话,世上本没有鹿,走的多了便成了路。

“奇怪,这本是路,为什么看不见人呢。”

“不知道啊。”

“算了,走吧。”

如果旁边有人,一定会认为他是个自言自语的疯子。

踩出的小道,虽然无人,却也是花草丛生,生机尽显。欣赏着这以前少见的人间美景。

10公里对常人来说很远,对辛苦却不远。即使放慢的了脚步也还是很快就到了。

辛苦看到春镇当时就无语了。

“这么高得城墙,这么宽的护城河。这哪是个镇吗,分明是个城,叫春城多好啊。这连桥都是可回收的,管这玩意叫镇?谁起的名?小学没毕业吧。”

小甜就静静看他吐槽,吐槽累了也就没事了。反正都习惯了。

“宿主人家愿意你管的着吗?还上不上路,要不我叫几个人来这一起开吐槽大会。”

“好啊,让他们看看我有多能言善辩。”

“你以为我夸你呢?走不走,不走电你。”

“好,不用你在这嚣张,老子就吃这一套,走就走凶什么凶,真是的。哼!”

辛苦竟然也矫情起来的,这让小甜哭笑不得。

辛苦从小道出现,看见许多男女老少从大路的四面八方走来,他们排成一队通过军队检查进城。辛苦也加入到人流之中。

辛苦脑子里都是士兵狗眼看人,然后自己成功踩人打脸的故事。

但是这样的事并没有发生,即使有些意外官民也都很和谐,让辛苦有些意外,也对这个没有进去的春镇有了一些好感。

到了辛苦,士兵问道“这位小兄弟来春镇所为何事?”

辛苦也是奇怪前面的人都没问怎么到自己这就盘问起来了。

但是人家问也是应该的,辛苦也没太在意。

“在下出门在外,路过此地,听闻春镇,山好水好,人杰地灵所以想进去看看,不知,可否让行。”

“小兄弟,真会说话,那就请缴纳5灵碎的入镇费。”

“灵碎,入镇费?”

辛苦有些懵了,自己一穷二白身上分文没有。

“地方当然要收税,而且5灵碎也不多。莫非小兄弟不是这片大陆上的人?”

自己也不可能装本地人,这样破绽太多,实在不行就说说好话试试行不行。

“是啊,家中长辈让我出门历练,直接把我扫地出门,说不混出点名堂不让我回家。我现在是身无分文。”还做出一幅任君搜查的样子。

辛苦说完出门历练那就话时,那个士兵眼前一亮。

“既然小兄弟,初来乍到又身无分文,我送你20灵碎当做初入春镇的见面礼。”

不欺负新人也就算了,还给我发救济粮?这也太热情了吧。辛苦总有些不敢相信。

这时小甜传音道。

“宿主,这不是这不他真正的脸。怎么说呢他脸有点,哎呀还是你有本事自己去看吧。”

易容吗有意思,照小甜这么说我对他真是面貌我真有点兴趣了。

“多谢大哥这么关怀小弟,但是小弟有几个问题想要请教,可是后面的人还在排队。可否移步它处。”

辛苦知道在大庭广众之下他是不是露出真面目的,要把他引到角落,晓之以理,动之以情。

那个好心士兵也是面带微笑。显然正中下怀。对着旁边的士兵说道。

“吴哥,我跟这个小兄弟说一会话,你替我值一会班,晚上请你喝烧刀子。”

“那你快点啊,烧刀子别忘了。”吴哥也是馋酒,听见帮值班就有酒喝的好事也是说干就干。

“哪能啊。”

“小兄弟请吧。”

两人走到城墙的一角,那个好心的士兵便先问了起来。

“请教不敢当,但在下定当知无不言。”

“言重了,大哥,其实我这个问题比较私人,可能有些冒昧,没有冒犯之意。不知....”

好心士兵看着辛苦犹豫有些纳闷也怀疑他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但说无妨。”

“那我就直说了,我观大哥的谈吐举止和刚才的为人,不像是一个普通的看城门的士兵。”

士兵倒也是爽快直接承认道。

“小兄弟慧眼,我与你一样皆是出来历练,而且我与你都不属于此界,所以看你总会想起刚来时的我,所以心生好感想帮你一把。”

没等辛苦自我介绍,他倒是先介绍上了。

“老是大哥大哥的叫着,我听着也不习惯,在下灵珠未请教阁下名讳。”

辛苦也是意识到聊了半天,连对方名字都不知道看,有些唐突。

“抱歉啊,灵兄应该是先请教你的名讳,是在下无礼了,在下陆思云。”

“那灵兄有怎么发现我不是此界之人的呢。”

“你不知道灵碎的样子,和我刚才此地是一模一样。”

“哦,是吗。”辛苦也没意识到这一点尴尬的笑了笑。

我不是要看他脸吗,怎么拐到这来了呢辛苦意识到自己好像有些跑题了。

“在下有个不情之请,但是有点冒昧不知灵兄是否介意。”

灵珠的心脏跳了一下,感觉他最怕的来了。

没办法了,赌一下吧。

“有话请讲,藏着掖着对大家来说都不好。”

“那既然这么说,我还是要铺垫一下,大家都是行走江湖,也免不了防备和试探,但是灵兄对我如此,也是仁至义尽。我陆某也想教灵兄这个朋友。不知能否让在下看看灵兄你的真实容貌。”

果然,辛苦问道了灵珠最尴尬的话题,而且辛苦这是真铺垫啊,铺垫的让灵珠都不好意思不露自己的真面目。

灵珠还是在犹豫,好像有什么顾虑。辛苦知道还是要再添一把火。

“也是,人心叵测,刚见面就想看人家的真面目,十分无理,灵兄对不起,是在下唐突了。”

辛苦这一手以退为进,欲擒故纵倒是用的熟练。

“不不不,陆兄不是这样的。算了,你自己看吧。”

辛苦有点不知所措了,他怎么和小甜说了同样的话?

灵珠看了看周围,四下无人便揭开自己脸上的易容术。

辛苦也懂了,懂灵珠的顾虑是什么了。

这特么是个大美人好不好,走到哪都是焦点想低调都低调不了的那种。肌肤胜雪,双瞳剪水,性感的粉唇,和极具东方美感脸庞,完全了刚才的士兵搭不上关系。即使是辛苦阅女无数,也是看呆了。

灵珠的话又把辛苦拉回到现实。

“陆兄。”

“抱歉,唐突了佳人。”

“陆兄,其实我是男的。”

灵珠的这句话,毫无疑问是辛苦重生以来听过最刺痛的话。

辛苦并不怀疑灵珠话的真假,只是想吐槽这画女硬说男的画风。

只能说这画风不对。

好好一个大美女,性别是男你气不气。

“灵兄,让我先一个人静一静。”

辛苦好了点,也知道不能让人家久等。

“那个灵兄,刚才有点失态,实在是抱歉,我也明白了你的顾虑,这跨度确实有点大。说实话一般人可能要绝望了两三天。”

“还是,陆兄懂我,其实我也是想用本来面目行走江湖,可我是个男的,顶着一张女子脸不方便。”

“灵兄,就算你是女的顶着这一张让其他女性花容失色的脸也是不方便。”

“陆兄这是在夸我吗?”

“当然,灵兄我在夸你漂亮。”因为也只有这个词形容才算比较恰当。

“陆兄,看来你还是有点不信我。”

“没,灵兄,我信了,你别...”

灵珠拉着辛苦的说就往脖子,和胸口上放。

“你摸这喉结,你摸这平胸。”

辛苦看灵珠还要拉着自己的说往下面放,辛苦赶忙挣脱开,这也太彪悍了吧。

搞得辛苦哭笑不得。

“灵兄,不至于,我早都信了,我都说了,跨度太大我需要时间缓缓,这不一时间还接受不了吗。你这也是急性子啊。”

灵珠也发现了自己行为不雅。羞红了脸。辛苦看懂到灵珠羞红了脸女儿态十足,辛苦真是看的有点怀疑人生。

“灵兄,虽然有点马后炮,今天即使你不露出你相貌,就凭你之前的行为我也打算结交。我其实朋友很少,如今不要面皮的想结交灵兄。”

这也算辛苦来到这个世界上的贵人,辛苦也想交个朋友,当然之前的古树不是人,所以不算。

“说实话看到我的脸还能迅速恢复正常的人很少见,我的本意也是与陆兄交个朋友,只怕你怪我隐藏真实面目所以才才犹豫,反倒是我要给陆兄陪个不是。”

灵珠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

将心比心,辛苦也说了自己的心里话。

“灵兄,即使你我聊得再投缘,也是刚相识,要说深交也是不太现实。而且你我都有各自的事,也都不是很方便。你我也只是知道对方姓名,其他也是一概不知。灵兄不妨这样,让上天给我们当见证人,如果我们在此界以外的地方再次相遇,那就证明我们真的有做兄弟的缘分。我们再次相遇之时也就是我们原地结婚的时候。”

灵珠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辛苦。

“原地结婚?”

“呸,说错了是原地结拜的时候。你说怎么样。”辛苦很尴尬。

灵珠也认真想了想,辛苦把话说到了点上,就算有意深交也不可能刚认识就深交,那是傻子行为。不如就让老天决定,世上万界之多。如果真的有缘再次遇到那当亲兄弟又有何妨。

小甜就在那,看着两人寒暄,自己安静当着吃瓜群众。

“陆兄,所言甚是,那就让天来做这个决定。”

“灵兄这是5灵碎,。”

灵珠有些想笑。

“感情我你用我给你的钱给我。”

“关系再好也是要守规矩的。我们就此别过

辛苦很开心也很幸运,冒险之初就能遇上了这么善良的人。

辛苦向春镇走去。

“真是个有趣的家伙,拿我给他的灵碎当过路费。关系再好也要守规矩吗。”

灵珠看着手上的5灵碎笑了。

进入了春镇的辛苦也真是刘姥姥进大观园头一回,也注定了辛苦像这个歇后语的解语一样满载而归。

辛苦在和小甜一起讨论这新奇的事物。

“小甜,你还别说,还真跟电视剧里的差不多。”

“电视剧,那是什么东西?”

“好东西,到时候能回到地球,我带你去看。”

“那宿主可要加油努力了呢,小甜在这替你加油。”

辛苦真是第一次啊,跟那个迷路的大马猴一样。风味小吃,手工玩具。才艺表演,日用品,街道文化十分浓郁,还有哪些古风店铺,看着街道上琳琅满目的摊子,属实让辛苦感到眼花缭乱。

辛苦在藏界一直吃那个木纹果,原来以为挺稀有,没想到陆晓萝有一堆,懒得找东西吃的辛苦也能靠它充饥,好吃是好吃,但是吃多了总会腻,而且自己的魂力已经满了,吃的再多也只能充饥。

辛苦可是想死了街边小吃,街边小吃不仅风味独特,还物美价廉。辛苦买了好几份边走边吃。旁边的小甜可是馋坏了。辛苦就故意摆在她面前,做出那做作的样子,气的小甜直咬牙。

辛苦也意识到该把给小甜制作身体的计划提上日程了。

辛苦也不知道自己该干嘛,就是想溜达溜达。

当辛苦走到一处建筑面前,辛苦的心扑通扑通的跳了,连手上的小吃都掉在了地上。

那辛苦梦寐以求的地方,也是让辛苦老脸一红的地方,辛苦有种预感,眼前的建筑不是妓院就是青楼。

辛苦看旁边有个年轻人要进去,喊住了要进去的年轻人。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爱书网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