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融合

热门小说推荐:真武世界 火影之命外之人 封神猎艳记 宝贝太大了进不去 花开欲暮 山里汉的小娇妻 农村风流寡妇 星辰道 天才风水师 女行长的沉沦

"爱书网"访问地址:https://www.22ff.org

以一种毫无防备极放松的方式进入梦乡。梦里的辛苦带着阎依依和辛甜见了父母一起吃饭,大家都很开心。

但终究是梦。

辛甜自然能感受他的梦。

“奇怪的梦。”辛甜笑了,没有表情的辛甜第一次笑了。可惜辛苦没看到。

辛苦在船上不知过了多少日夜,每天除了刷辛甜的好感就是刷刷辛甜的好感。虽然辛苦感觉进度条没咋涨过。

辛苦已经把她默认成女性了,为啥?因为辛苦喜欢妹子。

辛苦和辛甜两人保持着奇妙的默契。对于前世的事一个不问,一个不说。

“到了,准备一下吧”

“好的,甜甜。”辛苦也是厚脸皮喊人家甜甜。

辛甜已经习惯了他的调戏,白了他一眼。这白眼也是被辛苦调戏久了,无师自通的。

飞船降落在一片草地。

“这,甜甜没有梯子啊。”

“嗯,你跳下去。”

“我.....”

“给我下去。”辛甜一脚下去,辛苦被踹了下去。

草地很软卸了很多冲击力。辛苦抬头环顾四周,被这一切迷倒了。

辛苦感觉来到天堂。那是一种原始的生机。没有人类开发的痕迹。一切都是那么美好,辛苦第一眼就爱上了这里。

辛苦想感受这来自自然地柔软,却发现自己的手已经半透明了,他才反应过来,原来他早已经死了,现在的自己只是魂魄。

“我这是要消失了吗?谢谢你这一路的陪伴,魂归此处也不错。”

“闭嘴,你死不了,我保你。”辛苦听到这句话非常感动。

辛甜看到这样也是眉头一皱,提着辛苦不透明的部分。瞬身而去。

眨眼间,两人来到一座地宫之内。宫殿很大,中间有个上古祭坛似的建筑,还有个池子,里面什么也没有,却占据了地宫的四分之三。池边被近万个兽首摸样的雕像围绕。每个兽首都不一样,却都栩栩如生。

辛苦以为这是真的。

害怕的问辛甜。“这不会是真的吧。”.

“不是。”辛苦听到这句话心情舒畅了很多。

“甜甜,我快没了,就没什么对我说的吗。”

“我没说过,让你嘴闭上,你我保了吗?给我滚下去。”

辛甜一脚把辛苦踹进池子里,这是第二次辛苦被踹,辛苦也很苦。这好好的为什么非要踹呢。

辛甜走到祭坛中间,手中结着印。大喊一声。

“宿命之人归位,万灵筑体阵,开。”

划破自己的手,手中带血,印在祭坛中间的神秘图案上。

辛苦看到这一幕心想,这会不会让她得破伤风。话说界灵会得病吗?

近万个兽首的嘴里在此刻同时流出鲜血,货真价实的精血。每个兽首代表一个种族的,每个兽首流出的血则是精血。每个种族在它们的世界皆为霸主级别的存在。万族霸主的精血所蕴含的力量混合在一起,冲天而起直至虚空。

也让这秘藏之界短暂的暴露在万界之中,也预示这一个大世即将到来。

听名字就能知道,秘藏之界每个东西对于外界都是让各大势力争得头破血流的至宝。

毫不夸张的说秘藏界的宝物比万界至宝加一起总和还多。万界一直在寻找,可就是找不到。

这次短暂暴露让一直寻找秘藏界的势力找到蛛丝马迹,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万界也注定因为秘藏界的暴露掀开新的篇章。

澜沧界,天机阁。

一位布衣老人喃喃自语道。

“大世要到了,他终究是要回来的。不知道这次他能不能......唉,不提也罢。”

“孙女。”老人声音听起来很不健康,甚至有点虚弱。

“孙女在,爷爷你是不舒服吗?我去叫药王爷爷给你看看。”女子一席蓝衣,二十芳华。粉黛未施便展现祸国殃民的资质。女子很担心。而爷爷却不在意。

“不要去找那个老狗,你爷爷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

“可是爷爷。”

“没什么可是,爷爷身体好着呢,反倒是我这宝贝孙女一日不嫁,我这把老骨头反而提心吊胆。”

“孙女心中可有良配我看寒冰王座的蓝千颜就不错,还有启皇殿的轩辕子恒,火神宫的苏灿。我都觉得不错,也算是门当户对。孙女你觉得呢。”

“爷爷,别拿蓝衣开玩笑了。我跟他们不认识也不想认识。我只想传承爷爷衣钵守护天机阁。”说话时席蓝衣眼中带着一丝坚决。

“好,好,好。有这孙女啊。爷爷很满足了。”

席蓝衣以为这次催婚就这么躲过了,舒了一口气。然而意想不到事发生了。

“传令下去,席蓝衣以后不再为天机阁弟子,跟天机阁再无半分关系。”

潜伏在周围的暗卫接到命令现身。

“是,属下听命。”

席蓝衣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她爷爷好像在问为什么。

“蓝衣,你该出去走一走了,爷爷不逼你你是不会走的。这个世界格局太小了,宇宙浩瀚无比,而此界只是其中的一粒尘埃。去外面走一走看一看,可能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最好给你爷爷带回来一个孙女婿。”

“我......”席蓝衣很犹豫也很迷茫,无法抉择。

“这是我作为爷爷的请求。难道还不行吗?”不得不说这天机阁总瓢把子倚老卖老的功力没谁了。

“蓝衣,领命。”这一手装可怜席蓝衣预料到了,但是招架不住。跟个孩子一样耍无赖。让席蓝衣无奈苦笑。

“那蓝衣,下去收拾东西即刻出发。”

“其实不用这么急的。过几天走也一样。”

“不了,爷爷也是看蓝衣倦了。告退。”

“唉,你这。”

席蓝衣也以赌气的方式回敬了她爷爷。让他也感受一下被任性的感觉。

作为天机阁的阁主一方霸主,也是对这场面无能为力,只能苦笑。

“这小妮子,生我气了。”

席蓝衣也知道爷爷从始至终都是为她好,她也只是跟爷爷赌气,临走时在爷爷门前留了一封信。背负行囊,远离家乡。

此时还在天机阁的席皇,吐了一大口血。

“蓝衣,我拿天机令和我这半条老命,为你强行牵的姻缘。你可要争气啊。到底是再续前缘还是继续相爱相杀就看你们俩的造化了。如果成了,我这把老骨头就不愁了。”

“传令,天机阁副阁主。速来见我。”

不久,一个跟席皇几乎一模一样的人出现在眼前。

“哥,你找我?”

席帝看着席皇这个模样。

“唉,你,终究还是做了。”

“无妨,这对你我还有整个天机阁百利无一害。更重要的事给蓝衣找个良配,也圆了恒儿,庄儿的心愿。”

“可是,哥你想没想过逆天会给你带来什么,而且万一不成呢。”

“这就是为什么你是弟弟我是哥哥的原因。”

这给席帝弄懵了,这说话怎么扯到这上了。

“这本来就相吸的两人怎么走不到一起呢,这是上天注定缘分,虽然有一半是我改的。他们本来前世就有缘,一念之差天人永隔,就算我不改命,他们迟早也会相遇,早晚会拾起前世的种种。到时蓝衣所爱之人,身边却不是蓝衣,你开心吗?”

“这,唉儿孙自有儿孙福,咱们这老骨头还是别参与了。你赶紧回去躺着,那样你还能多活一会。”

“怎么说话呢,我是你哥。”

“切,我就比你晚出来一个时辰,你还装上了。”

“不说了,我该找药老狗下棋去了,交给你了。”

“呵呵,哪次活不是交给我。”

席帝传令道,

“从今天起,天机阁封山,再不出世。待到席蓝衣回来接任天机阁阁主,在定夺。”

暗处的暗卫不可思议看着席帝。

“听不懂吗?封山,搬家。”

席帝一声令下。暗处所有人出动开始封山。

从此澜沧界八大顶级势力之一,无故封山,连家都搬了。这一劲爆的消息震惊了外界,同样对这件事众说纷纭。

此时更远的无名之界,阴绝死地之中,一个人破土而出,全身流露出死意和魔气,从他眼中散发的无尽的战意。长发披肩,眼中蕴含的杀机,皮肤呈浅紫色,如中毒一般,整体看却又十分霸气。

神秘之人活动活动筋骨自言自语,

“沉睡了近万年,你可让我好等啊,魏思云,这下局面变得有趣了,那帮人也该害怕的睡不着觉了。也不知道我随心创办的狂刹堂还在不在了,这个宇宙又出现了哪些强者呢,想想好兴奋啊。”

神秘之人看了看四周。

“既然我醒了,那这个地方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说罢一脚踏地,人已了无踪迹。

此界以那个脚印为中心崩塌,万界之中一界就此除名。

这个重磅消息也造成了不小的轰动,一天两个轰动,傻子也知道,要变天了。

魂界,魂宗。

“报告,宗主,藏界现身,不过只出现了短短几秒,属下只能确定一个大的范围。属下无能,请宗主责罚。”

“哈哈哈,等了万年不急于一时,既然有范围那就一个个搜。我们有的是时间。”

魂宗宗主把玩着阴气森森的血煞玄阴珠深情的抚摸着冰棺,里面躺着一个没有生命迹象的女人。

笑了,笑的让人感到惊悚。

“沁儿,我很快就能再次拥抱你了。”

回归到主线,万灵之血宛如活的一般自主的流向辛苦。包裹住辛苦的灵魂。开始了身体器官的再造,那是一种奇异的感觉,就好像把身体打碎重组,打碎重组一直持续这个过程,精血和灵魂的相性不好,一个相性不好就必需完全打碎继续重组,直至达到最完美。这让辛苦痛不欲生。

这样持续了一个月,一个身高一米八五,八块腹肌体格健硕的帅哥型男光着身子从血池走出来。辛苦比以前更高,锁骨下的小罗刹依然存在着。更有棱角,模样还是那个模样,只不过更帅了。

辛甜也从小憩中醒来,看到一个裸男在血池旁边使劲摆动自己的身体,让辛甜一脸黑人问号的表情。

“你在干什么?”

“我在把我身上的精血抖下去,要不太浪费了。”

“这么大一池子你缺这么点?”

“不不不,这你就不懂了,这叫资源的回收再利用。咱家也不趁矿。再说趁矿也不能这么浪费吧。”

辛甜看傻子一样看着辛苦。

“我没说过,我是界灵?”

“说过怎么了?”

“你知道此界叫什么?”

这个辛苦真不知道。

“不知道,叫什么?”

“藏界,全名秘藏之界。”

“这里的一草一木皆为至宝,连这里的空气都是至宝。甚至此界都是至宝。”

辛苦异想天开道。

“那我要是拥有你,岂不是拥有了整个世界?”

辛甜一本正经的说道。

“你已经拥有了,换句话说此界都是你的,一草一木皆是你的,包括我。”

辛苦其实只是想调戏一下她,没想到被她的这一番话弄得手足无措。

“你说这里是我的?你也是我的?”

“是。”

“为什么?”

辛苦虽然话多,但是只说想说的话,和必需说的话,问问题也一样。

“此地,是你存放宝物地方。宝物太多,质量又极为上乘,灵气极强。你不在的时候,无人看管灵气聚集,久而久之便形成了我,严格来说我是器灵,但器已为界,我理所当然成为界灵。我不是你创造的,却又因你而生。此界有你灵魂烙印当然是你的。”

“又是我吗?你有没有想过把我杀了,你就得到自由了。”

辛苦不认为,一个至强者会对一个普通人俯首称臣,即使这个普通人前世并不普通。

辛甜俯首称臣道。

“你是此地之主,安敢以下犯上。”

辛苦有点反感,他不喜欢这种类似主人和下人的关系,他觉得这是对生命的不尊重也是对他自己的不尊重。

看着辛甜顺从的样子,辛苦莫名有些心痛。

辛苦问道。

“我的灵魂印记对你来说是个枷锁吗?”

“不知道。”

“那我把灵魂烙印解开呢?”

辛甜还是面瘫一样的看着辛苦,但是眼神中却多了一丝不可置信。一个唾手可得别人梦寐以求的财富,一个人说放弃就放弃,辛甜深知没有绝对的忠诚,只是背叛的筹码不够。即使再伟大的人,面对能一步登天的机会,也可能会泯灭人性。

好人在背地里也可能会是个杀人如麻的魔头,辛甜之前觉得这万界也没有人承受住这巨大的诱惑,即便是他的前世,也不可能说放下就放下。

辛甜也不知道,她自己想不想解开这灵魂印记。但是她明白自由对于人来说是最重要的,脖子上套个项圈,是谁都不可能觉得舒服。

辛甜认真的看着辛苦。

“你真的想好了?你只要一句话就可以成为各种意义上最富有的人。”

“想好了,古人有云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我不喜欢束缚,同样我也不喜欢束缚别人。只有被束缚过,才知道那种感觉是多么难受。”

辛苦轻抚辛甜的脸颊。

“其实啊,我也想过沉默着接受这里的一切,毕竟这诱惑真是挺大的,如果你以自己的名义送给我东西,那样我有多少要多少。但你说把这里的一切都给我,包括你,以这种的方式,抱歉那样我接受不了。”

辛甜提醒道。

“你要知道,你可能会错过一步登天机会,那可能是唯一的机会。”

“我说过,不喜欢就是不喜欢。”

“那好,你彻底失去的一步登天的机会。”

辛苦玩味的看着辛甜。

“那可未必哦,我要让你心甘情愿的献出自己的一切。到时候这里是我的,你也是我的。本大爷不只要你的人,还有你的心。嘿嘿。”

辛苦不小心把自己的心声说了出来。

“奇怪的人。”辛甜有些控制不住笑了,面瘫的脸上终于绽放除了丝笑容,辛甜离成为一个人的脚步越来越近了。

辛苦所图甚大。

辛甜想变成女性,于是她就变了。中性特征慢慢像女性演化。一个面色冷酷的美艳御姐,让辛苦看直了眼。口无遮拦道“你我一定要得到。”

辛甜头一次有了害羞的情感。

“你说话口无遮拦,看来我还是变成男的吧,也断了你的念想。”

“别啊,我这嘴欠的。”

辛苦真想给自己来一巴掌。

不等辛苦说完,就变成了男性。

“其实,我也可以搞基的。”

“滚。”说着辛甜一脚踹过去。

这是辛苦第三次被踹。这次真是他自己活该。

但是辛苦纹丝没动。两个原因一是辛甜没使劲,二是辛苦现在的体质太强了。

接着辛甜的一句话让场面再度陷入尴尬。

“你有没有发现一直光着身子说话。”

辛苦机械般的看着自己的下半身,果然凉飕飕的。

“嗯,不错变大了。靠方向错了。给我件衣服快快。”

“没办法,先预支你的新手大礼包吧,给你。”

辛甜凭空变出了一套秀才服。虽然感觉很别扭,却也不在乎了。毕竟大男人不能光着身子吗。

别说穿着还挺舒服的。

辛甜补充道。“这衣服可以随心变换。”

辛苦看着自己这套秀才服无比激动道。“??黑蜘蛛战衣?nice。”

“这么厉害吗?”

辛甜:“这相当于,你们游戏里的时装,这只是最低等级的时装。只有换装效果,没有实际加成。

虽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厉害,不过也够猛了。

陆堇想起还有神魂烙印这回事,问道。“那个什么时候解除烙印?”

“等你强大起来如果还是这个想法,你自然会解。现在的你做不到。”

“那就让我们拭目以待。”

辛苦看着自己的身体喃喃道“我辛苦又重新为人了吗?”

“对了,那个新手大礼包是个什么东西啊·,看到这件时装我心里有点期待。”

辛甜解释道。“那个是迎合你,让你更快的适应未来的东西,采用你熟悉的运作模式。”

陆堇头一歪道。“我熟悉的运作模式?”

“我在接你的途中路过你们的文明。对你们的文明很是好奇。发现了许多可取之处。鉴于你是个年轻人,一定玩过游戏。我把那件东西融合了地球比较热门的游戏。”

“热门游戏!!!都有什么?”辛苦十分好奇。

“英雄联盟,地下城勇士和其他游戏。到那时我会成为类似游戏中的指引精灵一步步指引着你。你也可以理解为你即将会拥有一个系统。”

幸苦听到他即将拥有金手指很是兴奋。“那还等什么,赶紧给我安装吧。”

辛甜问道。“有正常版,和无敌版。你选那个?”

辛苦瞪大了眼睛。“这么简单粗暴正常版和无敌版?”

“嗯。“

辛苦好像意识到什么开口问道”如果我没了,是不是就真的没了?“

”这就是接下来干的事。如果把你绑定在万灵血池即使你死了也会在万灵血池重生。“

辛苦嘴角站放起放肆的笑容。”那也就是无限重生?“

辛甜无比严谨的补充道。”不,正常情况下只是趋近去无限。“

辛苦觉得这话倒是太官方了简直滴水不漏,不说了大佬猛就完事了。

辛苦卖乖道。”那不还是无限吗。不过既然我不会死,那我选正常版的。无敌可是很寂寞的。我受不了那一份空虚。“

辛苦说着说着又开始装上了。

”怎么绑定?“

”割魂。“

说实话辛苦听到这两个字有点害怕了。冷汗从头顶冒了出来。

”什么意思?“

”就是把你十分之九的灵魂剥离留在万灵池。如果你在外面死了。死的也只是十分之一的灵魂。而万灵池的灵魂接到你的死讯魂会分离出十分之一的灵魂进行重塑。而你的意识开始会在那十分之一的身体里,你的主魂会接受万灵血的滋养并且沉睡。“

”那我岂不是只能复活十次?“

辛甜看向辛苦觉得他没救了。

”十分之九的灵魂被万灵血滋养,会恢复成完整的灵魂。而你在外面的十分之一会成为相对独立的存在。“

辛苦好奇的问道。”为什么是相对独立?“

辛甜平淡的说道。”因为你的十分之一和你主体仍然存在着联系。你的主意识会存在相对独立的个体中。只有独立个体死亡,主意识才会短暂回归到主魂上。“

辛苦点了点头顺着辛甜话接着说道。。”我的本体被封印我只能用我的分身出来活动,而我的分身死亡,主体会再次分裂出分身。“

”只有这样能实现不死,而且这不是封印。而且对于你来说用你十分之一灵魂在外面历练已经是足够了。“

辛苦疑惑道。”为什么?是因为我的体质吗?“

”嗯,你可能还不知道你现在的灵魂力量有多么强,我开始也很惊讶你的灵魂波动为什么这么强。应该是某种东西强行唤起心魔劫。而且我在你的灵魂波动里感受到星辰液气息,如果用星辰液加上上古唤魔阵可能做的到。但是你现在的灵魂的强大需要一池的星辰液才行。“

辛苦联系起了上下文。

”原来那种液体叫星辰液。很珍贵吗?“

”这万界之中总储量也就一池半,外人一般都一滴分几十份稀释来用。这可能就是造化吧。“

辛甜用异样的看着辛苦随即说道

”造化归造化,心魔是内心的阴暗面而星辰液形成的心魔不是人能够度过的。你。。。。“

”我,没有修为心魔自然没有。我的阴暗面比心魔更加阴暗那心魔对于我来说就不算什么。或许我们是同类也说不定。“

辛苦有些不以为然。

”我不想看到你堕入深渊。那里很可怕。“

这是辛甜第一次说出带有个人色彩的话。辛苦有些高兴。

”你是在关心我吗?我很高兴,不必担心我有分寸。“

辛甜查看了辛苦的记忆。胸口突然有些痛,摸一摸那是心的位置。原来这就是心痛吗?

辛甜能看到他的记忆,感受到了他的心情,但是她不懂。

辛甜抱住辛苦说道”答应我,别迈出那一步好吗?“

辛苦沉默不语,慢慢从嘴里说出。

”嗯,我答应你。“说的很认真。

不过接下来就又开始了。

”虽然我不排斥搞基,但是这场面怪怪的我有点不适应。“

这回辛苦说的没错,画面就是一个帅哥抱着另一个帅哥,说答应我不要走的感觉。

辛甜有些害羞踹了辛苦一脚,让辛苦很委屈。一眨眼辛甜从男性形态变成女性形态。两人之间的距离很近。辛苦低头看见了沟,瞬间心猿意马。

辛甜也察觉到了火热的目光。

”你在这样哦我就变回去。“

”别别别,千万别。这样就好我喜欢。“

”记得你说过的话。“

”嗯,如果我踏出那一步也是因为你。“

一发甜蜜暴击击中了辛甜,让辛甜心跳加速。她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只知道辛苦的话让她变得如此异常。

辛甜笑了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笑,只是想笑。

笑容映入辛苦眼帘,那一抹风情让人沉醉无限。辛苦也是痴了。

”别看了。都流口水了。“

有些话一本正经说味道就变了。

辛苦只能尴尬的挠了挠头,傻乐。

”别乐了,你用你的灵魂感知一下周围的。“

”你说的我明白可是我要怎么实践呢。“

“用你最舒服的方式感受周围的一切,脑袋放空,试着与周围融为一体。尽自己最大能力伸向更远处。”

辛苦觉得辛甜有了很多变化,话变多了,就像从美艳御姐变成邻家的知性大姐姐。

辛苦闭起了眼,深呼吸静静的感受着助威的一切,感受到身边每一寸气流,慢慢扩大,从地宫延伸到地面,风,动物,流水声,还有那和煦的阳光,此刻的辛苦好像与自然融为一体。辛苦沉迷其中他发现他有点爱上这个地方了,美丽的山河花卷,盎然的春意生机。

原来这就是我以后的家啊。渐渐地辛苦发现他的精神力已经覆盖到整片大陆。

突然,辛苦觉得很昏沉,昏倒在了地上。

再次醒来行库发现他躺在地宫的石床上,上面还有一种莫名的香味。

辛苦心想,难道是辛甜的体香?辛苦想到这种可能性赶紧多吸了几口。

辛苦起身看到在旁边小憩的辛甜心头一暖。下床以公主抱形式抱起了辛甜,想要把她送到床上休息一下。

辛甜感觉到这么剧烈的动作,睁开眼睛直视辛苦。“你这种行为,在你们的世界可以定义成耍流氓。”

辛苦有种做坏事被抓包的感觉,有些心虚但也很委屈。把辛甜放下解释道。

“我只是想把你抱到床上让你好好休息一下。”

“那床上有麝香鹿拉的粪便我不要。”

辛苦好像吃了苍蝇一般恶心。

“那你把我放上去。”辛苦觉得辛甜有点熊孩子了。

辛苦有些醉了。

“你身上有它们血脉,它拉的就相当于你拉的,没事。”

这句话给辛苦恶心坏了。同时也是佩服辛甜的逻辑思维。

“我总不能让你睡在地上吧。”

辛苦对这句话很受用,心情一下就好起来了。

“我是怎么昏过去的,我记得当时我正在与这个世界融为一体。”

“我怎么说你好呢,你的灵魂力覆盖了整界,魂力的消耗太严重了。你不死已经是万幸了。

而且以后昏倒可能是常态,你要挺住。”

辛苦听了句话寒毛倒竖有种不好的预感。

“准备一下,开始割魂了。”

“这么快啊让我先缓一缓。”辛苦就像怕打针的小孩子,怕也必须打。

“缓缓?你能缓一辈子,你给我进去吧。”

又是相似的剧情,辛苦被辛甜一脚踹进了早已搭建好的阵里。

“你下回能不能别用脚。”

“你活下去再说吧,很痛可能会死。但我不会让你死。”

“喂。”阵已启动,声音被阻隔,他只听到了前半部分,最后一句没听到。辛苦现在有些后悔。不已经不是有些了是非常。但是开弓没有回头箭,辛苦虽然害怕但也只能硬上了。

只听一个苍老而浑厚的不带一丝感情的声音出现。

“分魂大阵已开,生死各安天命。大阵,起。”

一股极纯的能量,自上而下将辛苦的灵魂打出体外。然后那股极强的能量化为刀,切割者辛苦的灵魂。那是撕裂灵魂的痛楚。那种蚀心之痛,让辛苦发出凄厉的惨叫,辛苦发誓那种痛在地球也没有经历过。那种发自灵魂的哀嚎,辛甜感受的到。也一声声的刺痛着辛甜的心。

辛苦经受分魂之苦,他只能惨叫用尽全力的惨叫。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终于辛苦没有挺住,这是他离死亡的边缘最近的一次。他知道如果这次死了就真的死了,但是他能做的也只是忍受和哀嚎。他用最后力气说出了最后一句话。

“辛甜,多保重。”

也是这句话,摧毁辛甜的最后一道防线。

她发现自己已经被辛苦慢慢改变,但如果辛苦死了,她会很难过。

“你若敢让辛苦死我必杀上阵王宫,灭你满门。”

说罢,辛甜的右手幻化出巨型手臂碾碎了那道意志。

此时阵王宫,老阵王缓缓笑道。

“有人用了我的分魂大阵还骂我有趣。”

阵法也结束了,辛苦昏倒在阵中,原本的一魂也分成两份。辛甜把大的那份送回万灵池最中间的凹槽里受万灵之血的滋养。,小的那份打回到了辛苦身体里。

辛苦的样子无比虚弱,已经伤及本源。需要休养,辛苦的伤势如果正常恢复需要几十年。但情况已经不允许了,而治疗本源最快速的方法就是用本源。辛苦的容量还有限,及时辛甜有足够的本源也不能瞬间恢复,只能一点点的向辛苦灌输本源,中间还不能有停顿。

辛甜把辛苦抱到石床上,让他盘腿坐起,而她也以同样的姿势两人头抵着头由辛甜向辛苦灌输本源,这一坐便是一个月。

辛甜一点点的灌输本源也完成了,辛甜看着辛苦平安无事,便让他平躺沉睡。

而此时的辛甜,本源缺失身体已经一个月没有休息,精神已经极度困乏,虽然对于界灵没有事,但是消耗如此巨大,也需要休息,辛甜一闪身回到了藏界深处沉睡过去。

又沉睡了半个月辛苦渐渐恢复了,睁开了双眼,看到自己还在那个被鹿拉过臭臭的床上躺着虽然是香的,也是一阵反感。

这也告诉我们你要足够狠你拉的臭臭都是香的。

辛甜在沉睡中感应到辛苦醒来一瞬间便出现在辛苦眼前,辛苦看着满是疲惫的辛甜,这不只是身体上的虚弱,更是精神上的疲惫,那种分魂之痛不是这么短时间可以痊愈的,他猜到了发生了什么。

她原来为我付出了这么多。

“甜甜,继续吧我撑得住。”

“嗯。”

“之后,此界的宝库会与你的灵魂进行链接,并强行开发你的脑域。可能比分魂还痛苦,你想好了吗?”

辛苦看着满是虚弱疲惫的辛甜再也说不出什么丧气话认真无比的说。

“来吧,我准备好了,与你相比我不算什么。”

辛甜惊讶的看着辛苦说道。

“你都知道了?”

辛苦笑道。

“都写在脸上了我能不知道吗?”

辛苦抚摸着辛甜的脸,深情的说。

“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

“其实你还有个选择。”

“是什么?”

“我可以在此界,陪你一辈子,直到此界崩塌。我可护你一世周全。”

辛苦很是感动却在其中听出了端倪。“此界崩塌?”

“藏界迟早会被别人发现,人你比我更了解,会发什么你也可以想得到,纵使我有着绝对力量也终将会被世人贪念所吞噬。”

“我不会让那样事情发生,开始吧。”

“你真的想好了?这次我可能也无能为力了,只有靠你自己,你确定吗?”

“不用说了,等我回来。开始吧。”

“嗯”

两人坐在地上,额头抵着额头。有些暧昧,但却没时间暧昧。

辛甜的眼睛透着金光,无数的能量进入到辛苦脑中。

辛甜说道“我需要沉睡一段时间可能很长也可能很短,我把选择权交给你,你好好想想自己决定。我走了。”

“喂,如果我这次活下来你能不能以后就维持女性形态不要变了。”

“那就要看我心情。”

如果我爱上了你,永远变成女人又有什么你,我发现已经有点喜欢上你了。当然这是心里话辛苦听不见。

说罢便闪身就走。

“你还真是意外的温柔呢,放心我不会把这片我爱的地方让外界的这帮垃圾们给污染了。”

一股机械提示音系想起。安装包请求下载是否继续,注意由于信息量极其庞大,宿主可能会有生命危险是否继续。

辛苦轻蔑的笑了笑。“是。”

收到指令,继续下载安装。一束银光自天而降进入到辛苦的脑中,无休止的能量灌入其中,脑部被强行开发写入信息,头胀欲裂,那种胀痛可能随时脑袋会炸裂一般。辛苦知道他一定要撑过去,他想到了所有可能可能减轻疼痛让自己平安度过的方法。最终还是选择了最直接也是最有效的方法,那就是撕心裂肺惨叫并且辛苦疯狂用头砸向地面希望用疼痛和疼痛抵消。因为他只有这种方法。

下载进度20%,30%,50%,70%,90%,95%,100%。

下载完成是否安装。

辛苦撕心裂肺大喊“是。”.

开始安装,10%,50%,99%。100%。

听到100%辛苦嘴角露出胜利的微笑“我,成功了。”

安装完成。辛苦的疼痛感也随着这声安装完成所消失,辛苦终于再也支撑不住再次昏了过去。

旧伤未愈再添新伤,让辛苦足足沉睡了半年。本来的短发也慢慢长成长发,辛苦也渐渐有了知觉,他感觉到有什么东西舔舐他的脸,湿湿养养的,还有点香,这个香味怎么还有点熟悉。

辛苦沉睡了半年,身体的器管都属于休眠状态,当意识重新接管身体。身体各个器管也在慢慢适应周围环境。这不是一蹴而就,这需要时间。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爱书网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