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启程

热门小说推荐:真武世界 火影之命外之人 封神猎艳记 宝贝太大了进不去 花开欲暮 山里汉的小娇妻 农村风流寡妇 星辰道 天才风水师 女行长的沉沦

"爱书网"访问地址:https://www.22ff.org

辛苦的手微微颤抖,打开了门。颤颤巍巍的一步一步走进阎依依的闺房。

进屋一看满满的粉色少女系。这让辛苦松了口气,也否定了之前的推论。这不很正常的一个少女房间吗?之前都是误会。接下来阎依依又帮忙证明他的推论。

“思云哥哥,给你看看我的宝贝。当当当当。”

辛苦一步天堂,一步地狱,虽然本来就在地下。

辛苦脑中逃跑的欲望从来没有这么强。他只想逃离这里。

她拉开的位置是窗帘,但是并没有窗户。而是面墙,墙上都是辛苦的照片。可以说是从生到死了。

辛苦腿有点软慌张的向后退,不小心被一个拖到地上的幕帘跟绊倒了,幕帘也脱落。漏出的东西更让辛苦崩溃,也让辛苦不得不承认阎依依是个病娇,普通的病娇就很可怕了,有实力的病娇更可怕。辛苦没经历过还没见过吗。

上面都是对辛苦表达爱意的话。

与这些话相比,哪入门口令简直太正常了。

思云哥哥的气息,太令人着迷了。我爱死思云哥哥了。这些还是捡的让播的说。

被吓在地辛苦慌张倒退到门,站起来使劲拧门把手。门把手掉了下来,更扯的是门都没了。

病娇模式下的阎依依,用极致狂热的目光看着辛苦。

“思云哥哥,我好爱你啊。你让依依等的好苦啊。今天说什么也不让思云哥哥跑掉。”

辛苦此时已经自动屏蔽挑逗了。

“别这样,我害怕。”

“思云哥哥,你过来就不害怕了。”

此时的辛苦想明白了,或许自己早该被别人接走了。

“我是不是早该被别人接走了,是你在半道截的胡。”

“思云哥哥真聪明,可惜掩天大阵只能阻得了一时,却阻不了一世。要是阻得了一世该多好啊,那样就能日日夜夜跟哥哥在一起了。”

说此话是辛苦汗毛倒竖。

“思云哥哥,趁此机会你我共度良宵。”

“这不会太快了吧,我们之间还不了解。”

“不,依依了解你的全部,今天你也会了解依依的全部。”

“我........”

“你还是不是男人?”阎依依看辛苦还是有些抗拒用起了激将法。果然辛苦中招了。

辛苦扑了上去。

然后镜头向上拉,画面一黑自行体会。

阎依依看到辛苦还是有点迟疑,还以为对爱的是他还是他前世耿耿于怀,于是施展出了直男必杀技。

阎依依握住辛苦的手。深情款款的在辛苦耳边说道。

“依依知道自己性格不好,也知道思云哥哥有些接受不了来自前世的情感。但依依保证,今世的你依依足够了解而且已经一发不可收拾的爱上了你。”

辛苦被这番操作弄得大脑一片空白,这深沉却满汉含爱意的告白十分肉麻,不过辛苦非常喜欢。

“感受到心脏的跳动了吗?思云哥哥。那是我爱你的频率,依依之前骗了哥哥,因为依依等了几千年了,爱了你上万年。依依不想再等了。别的事情可以作假,难道爱也可以作假吗?我对你的爱。哥哥你感受不到吗?”

辛苦最后的一道防线也被攻破了,被这无尽的爱意所吞没,之前的抵抗和顾虑也在这一刻烟消云散。

那些话深深的击中辛苦的内心。

是啊,一个高高在上的仙女,背景深厚,武功高强。屈尊降贵如此卑微的等着你,寻找你。当事人却还在这吹毛求疵,自己可真不是个东西。

辛苦也不是矫情,辛苦长得挺帅。有一次被误认为男公关,惹了个大红脸。不乏有向辛苦表白的也有跟他情投意合。要么就是装傻充楞要么就是无情拒绝。甜甜的恋爱谁都想,那也看看自己啥样啊,每次的被表白辛苦都很高兴,因为有人喜欢他。

但他也很难受不能接受这种喜欢。对方可以不懂事,辛苦不可以不懂事。

久了也就淡了,没那么痛了。遇到上万年的爱意他有点害怕了,但他死了枷锁也就不存在了。不需要面对现实。

出于本能的想要逃,但看到爱他爱的伤痕累累的阎依依最终的也是任性了。

第二天,这是按照辛苦自己的生物钟来算的。辛苦醒来开始了看着睡在旁边的美人。

也不知道在想什么。阎依依也是没过多久就醒来了。两人四目相对。看着呆呆的辛苦,阎依依也露出甜美的笑,两人就这么一直互相看着,好像是在比赛。

这场憋气比赛由辛苦同学开始也由辛苦同学结束。

“依依,我仔细想了想,你和我前世的关系并不是情侣吧,或者说我的前世没把这段感情当做是爱情。倒不如说是姐弟,兄妹。我学过一段心理学和微表情。你给我表现都是有点着急。”

“思云哥哥,那你都知道了。那为什么还。”

“猜到的,更何况,我没前世的感同身受,所以对这种事没什么感觉。我只知道我看到了,一个为自己爱的人,甘愿复出,甘愿等候,即使被拒绝也深爱着对方的美丽动人的女子。试问一个如谪仙子一般美女,疯狂倒贴,还无怨无悔。这搁谁身上都难挺啊。”

阎依依听到这些话气鼓鼓的说道“哼,那你还犹豫还拒绝,还让我主动。你让个女孩子主动你是得有多过分,我还说出那些羞羞的话。要死了。”

“傻瓜,我犹豫是因为爱情它不是个简简单单的事情,有时候啊爱了就是一辈子的事情。我不能因为我的随意决定就毁了一个女子的幸福。”

辛苦已经不吐他是女孩子的槽了。气氛不允许。

“才一辈子啊,那么短啊。”

“一辈子啊,很长的。要不爱到我魂飞魄散灰飞烟灭?”

“那就是,永远了。”

“你说是什么就是什么。”

永远啊,到底有多远。辛苦看向前方思索着。

阎依依像一个幸福的小女人,依偎在辛苦不算宽大的怀里,不管以后如何她现在是他的唯一。

辛苦也是过了把美人在怀的瘾。难怪那帮富二代整天纸醉金迷的,还不是因为爽啊。你不体会一下,你根本不知道他们有多快乐。

“依依吗,我前世全名叫什么?”

“思云哥哥,你叫魏思云。”

“哦哦。”

魏?不错国姓。但是我不喜欢,算了想也想不出来好的,到时候行走江湖再换一个姓。

辛苦躺在床上,没事闲的看看自己的麒麟臂。肌肉比原来增大了一倍不止。原来自己也是有肌肉的,碍于自己身高有限,上限也就到那了,现在的辛苦感觉全身充满了力量。但他不知道这力量是哪来的。”

辛苦疑惑的问依依。“这,怎么回事。”

阎依依也是看到辛苦明显的变化,脸红到了脖子根。

“你这只是体质增强都让我很奇怪了呢。而且你让我说出这羞人的话。讨厌死了。”

辛苦也是老脸一红有些不好意思,这些话让女生自己说也是有点不合适。

“抱歉啊,依依让你说出那么尴尬的话。”

“无事的思云哥哥。”

“依依,我有种感觉接我的人快来了。”

“思云哥哥,我一个东西你等一下。”

“东西,什么东西啊,你手上什么都没有啊。”

“谁说一定要用手了。”

“难道是,喂你要干什么,住嘴啊,松口啊。啊啊啊啊。”

辛苦没想错,真的是用嘴,而且也是咬,多了不说自己领会。

阎依依在辛苦右锁骨下方咬去,真狠啊。辛苦小时候被狗咬都没这疼。

阎依依一套操作下来,一个触目惊心的还带着血的牙印出现在被咬的地方。话说死都死了,他怎么会有血呢,当然了我写的我说有就有。别说着血牙印乍一看还挺精致。反正辛苦可是挺难受。

辛苦盯着那触目惊心的牙印,伤口还在隐隐作痛,疼,但他能怎么办,自己刚有的老婆。也不能打吧,而且都21世纪了,打老婆陋习也是基本不存在。所以挺着吧。

然后神奇的来了。血牙印开始慢慢变化,变成了一只小罗刹。本来红的血迹也渗入到辛苦皮肤表层变成绿色了。就这样从牙印变成了纹身。最主要的那个纹身它会动,它好像还是活的。。

阎依依在旁边也是看到了变化,开心的笑道。

“思云哥哥,只是我爱你的证明哦。记住哦,在外面千万不要相信女人的话,而且越漂亮女人越会骗人哦。”

这句话辛苦听出了内涵,表面关心实则警告,让辛苦离女人远点尤其是离漂亮女人远点,见不到你自己就不会被骗到。

等等,她做的这件事和说的这句话我好想在哪看过。

我去,想起来了。这不是倚天屠龙记得故事吗,殷素素在张翠山的手上咬了一口,后面又告诉张无忌小心漂亮女人可是我没乾坤大挪移,说话的九阳神功呢,这剧本不对啊。

阎依依又想了想,直接跟辛苦说

“你要在外面,给我带回来几个姐妹你就等死吧。还有在外面不要太随便。我永远是最爱你的。”

辛苦笑了,阎依依是个微语言大师吧,不要太随便的意思是找可以别找随便的女人,我永远是最爱你的的意思是即便你有别人也要记住我地位是最大的。这么好的女人,他都有点不忍心开后宫了。

阎依依说这些也是因为他知道辛苦没多少时间了。而且你让一个男人在外面闯荡自己不能随时陪着难免会被绿,能有几个男人在美色面前做到始终如一的。倒不如把话说开了别找随便的,那样觉得自己有些掉价,找得到算你本事,但是我最大这是最重要的。

阎依依也不是没有依据,辛苦虽然在人间挡了许多桃花但心动也是真的,因为现实所迫。辛苦那一世拒绝不知道有多少桃花,现在的辛苦和前世性格上有很大差异,对应的有些地方肯定不一样,比如被诱惑,严格来说她自己算是第三者,只是抢先了一步而已。

这还没出去呢就有点宫斗剧的感觉了。

辛苦知道这个纹身一定不凡。

“依依这个东西,其实对你很重要吧。”

“思云哥哥,你是我最重要的,以后的路上我不能陪你,就让它陪你一直成长。见它你就会想起我,希望到时哥哥能回忆起跟依依在一起的快乐时光。”

就在此时密封的房间里在空间中出现一了一道裂隙。由一个口子撕裂到能让一个成年人出入的距离,一个人走了出来。空间裂隙里传来风但是是由外而内的风。吸力十足。那个人一抬手成人大小的空间裂隙被封上了,毫无痕迹,比某些用方便面胶水叫嚣修补一切的修理师傅要强。

此人身上毫无波动,如果不是看到刚才的发生的事,可能会觉得他是个正常人。

而且这个人面部毫无表情。不是就是城府极深,要不就是没有情感但是具体辛苦也不得而知。容貌在男性和女性里都是极佳之选。为何用都,因为这个人把男人和女人的容貌特征综合到了一起。可谓是美丽和帅气集于一身。胸如平川,比依依还平,身高却只比辛苦矮上一分。

说是男的面部女性化的比重要比男性大很多,男性特征却也是存在。辛苦虽然分不出来是男是女。这个不知姓名的人却是极为俊秀的梦中之人。

辛苦感受到它们之间的灵魂的链接。辛苦下意识用手抚摸着它的脸。阎依依看着自己刚恩爱没多久的男人转头摸别人脸,也是恨的牙痒痒。

终于无名人说话了“你摸够了吗?”

辛苦被这中性的声音给打回到了现实,发现自己刚才做出的无理举动,赶忙道歉。

“实在抱歉,是在下唐突了。敢问兄台是男是女。”

“都不是。”

辛苦脑中闪过什么继续问道。

“不男不女。”

“不是。”

“那可男可女?”

“是。”

这人可真是惜字如金啊。还是说大能都这样。

辛苦已经对它有个初步的了解,首先它是个强者,它要接我,它可以随便改变性别,最主要的它不会对我不利,。

“敢问前辈来此何事。”

“你知道。”

是啊,都交流过两回了能知道吗。

“即使这样有些问题还是要问。”

“接你如局。”

无名人有些反常的多说了一句。

“用我告诉你全部吗?”

“不已经够了,多了我也不想知道。我还想再问一句。”

“说。”

“我以什么身份入局。”

“随你。”

“好,我与娘子告别,即刻便启程。可否。”

“嗯。”

阎依依听到辛苦叫她娘子之前的醋意瞬间烟消云散。开心的有点站不稳。

“依依,该说的也都说过了,还是那句话既然决定爱你就不会放手,无论你做什么我都不会怀疑你,我不在记得保重,我爱你。”说完两人相拥热吻。唇分二人相视而望皆无言。

辛苦转头说道

“前辈走吧。”

“你们不再亲一会了?”

辛苦被这句话给呛到了,十分尴尬的挠挠头。

“前辈,别调笑我了。”.

“不,我觉得挺有意思。”

好嘛,刚才两人秀恩爱被当成了猴戏。

辛苦姑且现在称呼它为话不多前辈。

话不多前辈看向阎依依说道。

“你也该做你该做的事情了,未来他需要你。”说话还是面无表情。辛苦很好奇。

“这你不说我也知道。”阎依依说话的语气里还带着点怨气,也对日夜期盼的情郎终于来了却又要被眼前的人带走,搁谁谁都气,关键是打不过。

话不多前辈,一抬手一道能量打入阎依依体内随即说道。

“遇到危险,或想他了发动印记你便可到藏界,这是你出入许可。用好了能保命。”

话不多前辈看了一眼辛苦淡淡说了句。

“走。”说罢一手提着辛苦一手以掌为刀劈开虚空,一瞬身进入虚空。

阎依依在房间里楞了很久,没人知道她在想什么,眼角流下两行清泪。

辛哥哥,等我。随即一掌打碎空间步入其中,也消失在这个世界。

辛苦刮了刮小傻鹿的鼻子,辛苦身上散发着对于女性来说极致的魅力。

小傻鹿羞意涌现,没了刚才说情话那个劲。真的在乱撞。这可真是小鹿乱撞啊。

撞着撞着全身散发着光芒,开始了美少鹿战士变身。

“谁组的圣骑给他踢了。”辛苦抱怨了一下。

然后就看呆了。半天才反应过来小傻鹿在化形。小傻鹿也是一脸茫然的趴在地上。因为之前是四肢撑地,化形了所以变成萝莉四肢变短自然而然就是趴在地上了。

辛苦虽然看到春光,但是那小升初的体型,让他满是罪恶感。他彻底明白了,小傻鹿化形成了萝莉,好几百岁的那种哦。

辛苦虽然知道她是个合法萝莉,好怪啊。这满满罪恶感是怎么回事。我刚才对一个萝莉说了情话,她还对我说了情话。我还感动了。天啊,让她变回鹿吧。

小傻鹿开心的望着辛苦“我变成人,我们可以在一起了。好开心啊。”

小傻鹿不知道,辛苦内心那吃了苍蝇的心情。

一只没穿衣服的合法萝莉正在向辛苦奔来。辛苦不忍直视,小傻鹿还是用四肢的场面有点辣眼睛。

像那个奇行种,辛苦醉了。趁没被雷到,赶紧呼叫小甜。

“小甜,给我件衣服吧。”

“衣服你确定?我看你看的不挺好吗?”

这讽刺绝了。给辛苦整的老脸一红。

“我也不是变态大叔,这也不能让咱这娃光着吧,影响多不好。”

“跟我没关系,这是你的娃。还有你会后悔的。”小甜听到咱娃有点敏感,但是辛苦看不见,

熟悉的感觉,虽然化形了,但是冲击没有变小。在那一刻他好像来到了天国,那里有座华丽的宫殿,里面有个宫装美人看不清脸,对辛苦说。

“你回来找我了吗。思云。记住,有阴影的地方就有他们。他们无处不在。你之前被骗了。”

“我被谁骗了?说啊。”然后辛苦就苏醒了。

“阴影,他们。被骗。这都什么跟什么啊。”辛苦很迷惑。

辛苦意识清醒了看到了熟悉的一幕。

那熟悉的姿势,熟悉的眼神,唯一不一样的就是地咚他的小傻鹿变成了好几百岁的合法萝莉,这回她穿着衣服呢。。

辛苦松了一口气。终于不光着身子了。这小衣服不错嘛,原谅版的广袖流仙裙,还是童装。辛苦不得不佩服系统啥都有。

“重新认识一下,我叫辛苦,辛苦的辛,辛苦的苦。你可以叫我辛苦哥哥。”

“辛苦哥哥。”

辛苦听到这声辛苦哥哥他的心都化了。太可爱了吧。

小傻鹿指了指自己的鼻子。

“可是,我叫什么呢?”

辛苦想了想。

“emmmm,这的确是个问题,要不我给你取一个吧。”

“好呀好呀。”小傻鹿听到辛苦要给她取名字很开心,舔着辛苦的脸。

鹿的习性还没改,这还是个问题。先把名字想了。叫什么呢。她是鹿化形的要不就姓陆?

可以。她有点小,小有太普遍了,小同晓不错,她是个萝莉取一个萝子,不错不错。

“以后就叫你陆晓萝吧。怎么样。”

“我叫陆晓萝,有名字了,太好了,我有名字了,辛苦哥哥,陆晓萝。好开心。”

小傻鹿不不对现在应该叫陆晓萝,她开心了辛苦的脸遭殃了,而且他们两个还是处于地咚的状态。

“晓萝要跟辛苦哥哥永远在一起。”

辛苦宠爱的摸了摸陆晓萝的脸蛋。

“嗯,在一起。”

辛苦一只秉承着不娶为何撩的想法,但是这个情况是真不能娶,那就先当个妹妹养着吧,以后的事以后再说。

辛苦先向上平移,突破陆晓萝的封锁,起身把她公主抱起来。一个萌萌的小萝莉爬着走实在是辣眼睛。

辛苦现在想的就是赶紧把陆晓萝的身为鹿的习性赶紧改掉,他知道他现在走不掉了,最起码把身为人的常识交给陆晓萝。

就这样,辛苦每天照顾着陆晓萝的饮食起居,教她作为人的生活方式和习惯。辛苦发现一个问题,陆晓萝出奇的笨。每个东西教十遍以上才能慢慢学会。原计划的冒险也只能无限期推迟。

期间,除了教他东西之外,就是陪她玩。她觉得两个人没意思,就和小弟们一起玩。辛苦说到底也是个没长大的孩子,辛苦很开心能和这帮小可爱一起玩。还把木头人,藏猫猫,捉鬼很多儿时的游戏教给了它们。虽然总是碾压它们,但是在抓鬼的游戏上,真是神仙打架啊,给辛苦看的一愣一愣的,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久而久之辛苦在里面也是获得了许多经验。

辛苦想了想,我这教一个人也是教,教几百个也是教。它们也迟早会化形到外面历练。索性都教了吧。

于是从一对一手把手,变成一堆小可爱,对还有一个大可爱。围着辛苦听辛苦讲课。毕竟对于人和外界的东西,它们也是很好奇。

陆晓萝不愿意了,自己装傻充楞,就想和辛苦多待在一起,现在好了全来了,虽然都是她的小弟。但是那种心爱的人被迫分享给别人感觉,心酸。

辛苦也没教过别人,但也知道知识点要简明扼要。

辛苦从人的行为方式和习惯,再到人性的美与丑。给这帮小可爱们树立安全防范意识。

是不是还拿它们已经化形的老大举例子,做示范。

让陆晓萝老大面子,丢光了。气呼呼的看着辛苦,辛苦也是装傻充楞蒙混过关。

课程也已经进行了一个多月了,小可爱们也对人有个具体的了解了。

辛苦知道他该启程了。

第二天,辛苦没有教它们,而是一起痛快的玩。

它们都玩累了,累瘫在地。辛苦知道时机到了。

天下也没有不散的宴席。

辛苦不想说但还是要说出来的。

“emmm,怎么说呢,我要走了可能以后教不了你们了,但那只是暂时。我保证我会回来的。回来给你们带很多好东西继续教你们。所以抱歉。”

小可爱们听到这些话,都起来看着辛苦。眼中尽是不舍。一个每天带个它们快乐,教它们常识关心它们的人,它们也早就把辛苦当做它们的一员。

其中最不舍的陆晓萝哭着说“你能不能不要走啊,辛苦哥哥,晓萝舍不得你。”

“傻妹妹,哥哥只有变强才能保护你啊。”

“可是。”陆晓萝还想说什么。

辛苦也有些于心不忍安慰道。

“晓萝,下次好不好。等哥哥变强回来,带你去人间给你买好多好吃的好玩。”

陆晓萝知道辛苦今天无论如何也留不住了。

“那,辛苦哥哥,答应我了要做数。骗人是小狗。”

辛苦笑道。

“嗯,骗你是小狗。”

然而小可爱们齐齐看向一个小可爱,那是飞云犬。它也很无辜。这说的好好的怎么就扯上我了呢。小可爱们都在憋笑,让飞云犬很郁闷。

“还有,敢骗我我就咬你,不行我要先咬你,让你不敢骗我。”

“停听,轻点,别咬了,你怎么跟狗学还咬人呢。”

果然这咬人是女人的天赋技能。

然后小可爱们又一次,齐齐的看向飞云犬。飞云犬满脸无辜,都快哭了。我这没惹谁啊,为什么这么针对我,你们俩说话就说话,拐到我身上算怎么回事呢。

小牙印印在辛苦手上,陆晓萝看到自己的杰作也是心满意足,拾起了笑脸。

“辛苦哥哥,记得想我哦。”

“好的,小呆瓜。”辛苦说完亲了陆晓萝的额头,陆晓萝的小脸红扑扑的可爱极了。

“小甜。开始空间跳跃。”

“好的宿主,是否开启随机跳跃。”

“是。”

“系统开始随机选择,选择完毕,开始搜寻传送点,搜索完毕,是否传送。”

“是。”

“传送开启。祝我们旅途平安。”

“嗯。”

“怎么办,宿主第一次长途旅游,好激动啊。”

这个本人没急你个人工客服先急了。辛苦觉得她太有个性太可爱了跟辛甜是两个极端。

“没关系,我也是,出发呀豁。”

“辛苦哥哥记得带好吃的东西哦。”陆晓萝怕辛苦忘了提醒道。

辛苦大声喊道。“忘不掉啊。”

辛苦就这样消失在众多小可爱的面前。

辛苦哥哥,你要平安回来啊。陆晓萝在心中暗自祈祷着。

此时的二人组。

“小甜,我们这是要去哪啊。”

“宿主,我也不知道啊,没事到了它会报站的。”

“哇,那可真是太随机了。”辛苦感叹道。

“那当然,我们本着宿主至上的原则,随机那就必须随机,如果我这个gm都知道那还叫随机了吗?”

“好,你说的好,我竟无言以对。”此时辛苦没有酒,但他醉的像条狗。

此时,远在藏界的飞云犬,打了个喷嚏,身上一阵恶寒。

机械提示音响起辛苦知道他憧憬的冒险生活要开始了。

“请宿主注意,即将到达四季大陆,请宿主做好准备。”

“目标神奇宝贝大师。出发。不对串台了,走小甜跟我落,我要跟他们刚机场。”

小甜思索了一下还是决定要告诉他一件事。

“那个,宿主啊我个人建议你最好不要死。”

“啊?为什么啊我不是可以复活吗?”

“可是痛感还是会有的。”

“男子汉大丈夫,痛一点算什么。”辛苦义正辞严的说。

“可是会很痛。”

辛苦有种不好的感觉,也不装了。

“那能有多痛啊,举个例子。”

“跟你割魂的痛感差不多吧。”

辛苦闭嘴了,那种感觉他不想在体验第二次。

“那咱们还是苟着吧,嘿嘿猥琐发育也不错。”

小甜看到辛苦前后的变化,也是感叹,男人啊。

本来辛苦都想好了,出去浪,毕竟这不死之身的bug设定不浪可惜了,想想割魂之痛,嗯苟着也不错。但那也阻止不了辛苦对第一次的冒险的期待。

冲天的光芒出现在四季神树上,四方争相赶来,都以为惊世之宝现世。

辛苦出现在四季树下,一个庞大无比的树,巨木参天。那是辛苦看到过的最大也是最雄伟的树。

“小甜给我拍一个这片大陆的俯视图。”

小甜不禁疑惑。“你咋知道我能拍呢。”

辛苦一本正经的说道。“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小甜无所不能。”

“这还差不多。”听着辛苦的溜须拍马,小甜很满意。

小甜发出提示:“发射人造卫星,到达指定高度是否拍照?”

“是。”

“拍照完毕,照片传输成功,正在回收人造卫星。回收失败,人造卫星被未知因素击落。”

这禁空的效率这么高吗?辛苦心想。。

辛苦看到人造卫星拍回来的照片,他震惊了。

这片大陆一这颗神树为中心,划分为四个区域,划分区域的特点就是四季。分为春,夏,秋冬四个区域。

辛苦不可置信的抬头看着这颗神树,心生敬畏。

这棵神树上演化着四季。如果说四季还不是最可怕的,那四季的内涵是最可怕的,春夏秋冬,代表这季节的交替,时间的流逝,生命的轮回。

如果觉得季节的交替不可怕,那时间和轮回够不够。这两种大道在任何一个大陆上都是王者级别的存在。这个四季神树已经达到了这个大陆的顶点,这个说法不对,应该是这片大陆是因为这颗神树而存在。

辛苦意识到神树有灵,这个庞然大物让辛苦的求生欲已经爆棚,你用人家当传送点,还不说一声,这不等死呢吗。

辛苦对着神树作揖。

“神树前辈,晚辈无意冒犯了您,望您不要怪罪。”

四季树此时给辛苦神魂传音。“小家伙,你既然承认错误我为什么会怪你呢。况且没你我怎么会继续苟延残喘数万年呢。应该是我谢谢你才对。”

辛苦意识到神树认识自己前世。

“前辈,以前的事晚辈不记得,红尘往事,过往云烟。尘归尘土归土。我只记得我冲撞了前辈。恕晚辈不明白您的话。”

“那你想明白吗?”

“不想。”辛苦说的很决绝。

神树见状不由得哈哈大笑。“哈哈哈,有趣实在是有趣。”

辛苦轻笑着作揖道。“前辈,这算是夸奖吗?”

“你比以前可强多了。你上辈子可没有这么大智慧。”

“前辈吃一堑长一智。”辛苦自己这一世比那一世强心里就很舒坦。

“我的东西送给你未尝不可,只是有点拔苗助长,我还是送我的三片嫩叶。必要时可以救你三次。”

这让辛苦想起了观音大士送给孙悟空的三根救命毫毛。

辛苦知道这是能挡三次致命伤害的宝物。

眼下也正是辛苦当下最需要的。

辛苦有些激动,向着神树道谢。“多谢前辈那晚辈却之不恭了。”

神树提醒道。“小家伙,该走了。很多人都在往这赶,你可要多小心啊。”

“多谢前辈提点,那晚辈就告辞了。”

“去吧,去吧。”

辛苦拜谢了神树便就此离开。

神树看着辛苦远去的背影,不禁感叹。

“万灵体,多么可怕的想法,他终究还是成功了。希望这次,唉算了。

说到这神树忽然不说了,笑着叹气道。“儿孙自有儿孙福,我这将行就木就不掺和了。。”

此时的辛苦,身处在一艘飞船上,满满的都是科技感。

当修仙和科技结合?这么哇塞?

这跟辛苦想象的两人穿越虚空不一样。

辛苦对一切都很好奇。

“前辈这是宇宙飞船吗?”

“某种意义来说是。”

“那有武器吗?比如上海大炮。”

“不,只能飞。”

辛苦的有点小失落。话不多前辈真的惜字如金。

“前辈是个沉默寡言的人吗?”

“不,我不是人。”

“那你沉默寡言吗?”

“我之前没跟人说过话,而且节约时间。”

“那前辈是什么?”

“界灵。”

“一界之灵?”

“嗯。”

前辈虽然话不多但对他的知无不言这种无条件的信任倒是让辛苦很有安全感。

“那前辈为什么没有面部表情。”

“自我演化,自我进化,自我升华。有些东西没有演化完全。需要观察人类来实现。可能需要你的配合。”

“前辈有能帮到忙的地方一定尽力。”

辛苦有些好奇。

“前辈,问了那么多问题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我?没名字。”

“所以你在梦中才会摇头,而不是不告诉?”

“嗯。你给我起一个?”

“这,我可以吗?”辛苦感到莫大的荣幸而且也是对辛苦极大信任。

“恩。”

辛苦想来想去,要不就是太俗,要不就是太古风,要不就是太非主流。

苦,甜?辛苦,辛甜?有了。

“前辈,辛甜怎么样。我苦,你甜,苦我吃甜你来。”

话不多前辈感受到了辛苦出自真心,非常喜欢这个名字,虽然还是面无表情。

这让辛苦琢磨不透。

“前辈难道不喜欢?”

“谢谢,我很喜欢。”这是前辈第一次说谢谢,不对现在应该是辛甜。

辛苦被这声谢谢,给整的找不着北了。

辛苦也不知道问什么了,场面慢慢的变成了沉默。辛苦也在想着以后的生活是怎样的。辛苦心中还是有着疑虑。

此时的辛苦既兴奋有害怕。

辛苦鬼使神差的问辛甜。

“你会害我吗?”

辛苦问这种问题可能会被人认为是傻子,但这是辛苦敞开心扉的表现。当一个人被击中内心时,他的伪装和防御就会从内而外的瓦解,露出最柔软的部分,有时这是致命的。但辛苦还是想找个机会,一个可以放心成为彼此依靠的人,也可以不是人。藏着心思活着真的太累了。

辛甜也是被这突兀的一问,问住了。这个问题不难回答,只是突兀了。

辛甜头一次没有回答,而是反问。“你认为呢?”

陆堇愣了下思考道:“我,觉得你不会。”

“知道还问。”

看着辛甜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辛甜看着满脸笑容的辛苦心中也是有种异样的感觉。

辛苦开心的笑着,此时的他有些疲惫,躺在辛甜刚幻化没多久的床上,沉沉的睡去。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爱书网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