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三章 秋娘

热门小说推荐:真武世界 火影之命外之人 封神猎艳记 宝贝太大了进不去 花开欲暮 山里汉的小娇妻 农村风流寡妇 星辰道 天才风水师 女行长的沉沦

"爱书网"访问地址:https://www.22ff.org

陆堇缓缓睁开了眼睛,只见陆堇周围围满了人,还有几个人男同学要扶陆堇。

陆堇不禁疑惑。“你们这是?”

马悦在一旁说道。“你没事吧,刚才月姐怎么叫你你都不醒,这不正准备扶你去医务室吗。”

“我没事,刚才突然有些困了没控制住就睡着了,可能是睡死了,现在好了继续上课吧。”

凌月再三确认道:“你确定你没事?可别硬挺。”

“我没事。”

“那行,我们继续上课。”

陆堇中午休息的时候,跟凌月打了声招呼。

凌月对此已经习惯了,注意安全,知道回来就行。

陆堇下午研究了会地图,坐飞机来到昆仑山附近。

这里有很多旅游团,陆堇悄悄潜在里面听着导游的细心讲解。

这昆仑山可真是有来头,这昆仑山又称昆仑虚、昆仑丘或玉山。中国道教文化里,昆仑山被誉为“万山之祖”,是中国古神话中的神山,道教奉为神仙所居的仙山。

这里面的确有神仙。而且自己还认识。

陆堇看听到差不多了,就溜出了团队。

陆堇的神识感受到了能量的波动,那波动来自于自己的正前方。

但具体多远他不知道,就这样陆堇一路瞬移跟着感觉。

一间古风客栈出现在陆堇面前,这间客栈的位置有些突兀,周围渺无人烟,也没有道路,就好像是在风雪中突然出现一样。

屋檐上挂着一个个红纸扎成的灯笼,随风摆动。

可陆堇这明明风雪交加,但眼前的客栈瓦片上却没有半分雪。

以客栈为中心,周围五米片雪不沾,甚至还有小草和树木在野蛮生长,更过分的是数旁边还有一口井,五米开外就是一片白雪皑皑,泾渭分明的比秦岭淮河都清楚明显。

陆堇快步向客栈走去。

“吱嘎”

陆堇来到门前推开那扇古色古香的门。

里面的装修让人耳目一新,风格复古,看着简朴,却让人无比的舒服、

这时,一个极具风韵的女人走到了陆堇面前,发出那酥麻无比诱人的嗓音,看向陆堇询问道。“客官,远道至此要来点什么吗,我们这可新到了玉泉酿,还有醉仙吟最适合暖身子了。”

陆堇这一路赶来倒是饿了。不过喝酒还是算了,有些误事。

“一只烧鸡,五斤酱牛肉,一盘花生米,再来一个美女老板娘作陪。”

陆堇的满嘴花花,并没有惹得那个美女老板娘生气,反而对他风情万种的笑了一声,头也不回的去准备了。

那走路的姿势太过性感,不由的让陆堇吞了吞唾沫。

过了不到十几分钟,那老板娘便将陆堇所要的东西,一一上齐。

特别是那酱牛肉,陆堇说五斤,老板娘-真就端上了五斤,而且都是一口气端上来的。

那副妖娆的身段,潜藏着无比巨大的能量,陆堇顿时觉得这个老板娘不简单。

“客官你要的东西齐了。请慢用。”说完,坐到了陆堇对面,拄着自己的下巴,满脸微笑看着陆堇。

陆堇看着桌上的吃食,瞬间来了食欲,开始狼吞虎咽起来。

肚子垫了些底,陆堇也没那么饿,吃的也不那么着急,看着周围没有一个人,又看向面前作陪的老板娘。

有一搭没一搭聊了起来。

“老板娘你生的如此俊俏,怎么会在这荒山野岭漫天冰雪的地方开这么一间人烟稀少的客栈呢。”

“客观不也俊朗无比,又为何来这荒山野岭人烟稀少的客栈而来呢。”

陆堇又开始自己的满嘴花花。

“当然是为了老板娘你来的,这偌大的昆仑除了眼前这番美景又有什么是值得我留恋的呢。”

“呵呵。客官说的倒是秋娘,心动极了,正巧我这件客栈也是为客官你开的。”

“哈哈哈。”两人都是高手过招互有胜负,双方也都知道只是开玩笑,谁也没当真。

不过陆堇撩的人家老板娘心动倒是真的。

“秋娘老板,我点了这么多吃食,你就不怕我不给钱吗?”

秋娘不以为意的笑了笑:“白让你吃又何妨,正好借吃白食的理由,将你留在这,替我干干活,陪我说说话,这不比那冰冷的金钱有用的得多。”

“老板娘也是一个人间尤物,甘愿在此守在这个寻常人找不到的客栈,在这当个名不见经传的老板娘,倒是有些浪费。”

“厌了。”

一句厌了,说出了多少的故事。

秋娘轻笑道:“客官你也不简单吧,这里一般人没个几条命可是进不了。”

“这对我来说倒是轻而易举。”陆堇觉得这没什么不简单的,感觉是个人就行。

“客官倒是威武。”

“那远比不上老板娘,我观老板娘这言行举止,举手投足,都无比自然毫不做作,但却让人气血上涌,有些欲罢不能,不知道是不是传说中的天生媚骨。”

“客官猜对了,但秋娘不只是天生媚骨,而且还是媚功大成。秋娘也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见到秋娘能安心吃饭。不为所动的呢。”

陆堇就是习惯性的商业互吹,随便拍了拍马屁还真就说中了,中了能怎么办只能接着拍下去,毕竟这拍马屁是一件一本万利的事。

“老板娘说笑了,我虽是面不改色,但内心却早已波涛汹涌了。只怕我忍不住对老板娘你动手动脚,被你钉在墙上,扔到雪堆里,成了具冻死骨。”

“呵呵,倒是说笑了,客官生的如此俊朗,即便对秋娘做出些过分的事,秋娘也不忍心这样做。”

真就长得帅可以为所欲为,等等好像哪里不对。

“老板娘听你这话倒是做过。”

秋娘只是笑笑,并没有做出任何回应。

这笑容看起来无比诱人但在陆堇眼里却是无比渗人。

直觉告诉陆堇,这女人杀的不少。

不过陆堇也就害怕了一阵,自己这是来办事的,扯皮扯多了把自己也扯里了。现在想想倒也没什么好怕的。

陆堇觉着这酱牛肉异常的美味,那咸中带着甘甜,那甘甜是自己从没有吃过的。

陆堇对着酱牛肉上瘾了。

“老板娘你这酱牛肉真是好吃,能告诉我怎么做的吗?我跟你钱就当是加盟费了。”

秋娘摇了摇头。“客官要是喜欢,走时秋娘送你一些便是,但这制作方法我想客官你是不会想知道的。”

“这么个美味的吃食,我很想知道。”

“客官确定吗?”秋娘再三确认,陆堇也很坚定的点了点头。

“嗯嗯。”

只见秋娘娓娓道来:

“这就酱牛肉的酱汁,是用我的涎水调制的。”

“涎水?”陆堇疑惑的摸了摸脑袋,什么事涎水,还是她的?

等等垂涎三尺,涎水?

陆堇惊觉,激动的问道:“老板娘这用的不会是你的口水吧。”

“正是。”

此刻的陆堇突然停止了自己的动作,看着桌上的酱牛肉,说不出话。

陆堇有些犯恶心,但这酱牛肉真是太好吃了,犹豫片刻还是忍不住吃了起来。

“客官,倒是一点也不嫌弃。”

秋娘看陆堇说完倒还能吃的下去,些许惊讶。

陆堇摆了摆手,一脸无所谓的说道:“嫌弃啥啊,吃都吃了。再说老板娘这么好看,吃口水我也认了。”

秋娘掩嘴轻笑,那风情陆堇差点把持不住。“敢这么调戏我的你倒是第一个。”

陆堇也意识到自己这满嘴花花有些过头了,“哈哈,老板娘不喜欢我就不说了。”

秋娘毫不在意摇了摇头。“这荒山野岭有个人说话我还是挺喜欢的,而且客官也只是嘴上花花。对秋娘也只是远观。”

陆堇有些不解。“老板娘,这酱牛肉为何要用你的涎水是恶趣味,还是。。。”

“说出来可能会有些难以接受,但我的涎水是这世上最好的香料。有这么好的条件,当然不能浪费。”

“那敢情好。”陆堇随便附和一句。

觉着这酱牛肉好吃是好吃,但说是世上第一的香料好像太过了些。

不过这酱牛肉真有嚼劲,跟自己吃过的牛肉口感还不同,可能是有独到的卤制手法。

秋娘看着还在大快朵颐的陆堇,心中还是有些不解的问道:“客官就真的一点也不嫌弃吗?”

这次陆堇回答的比较真实。

陆堇停下了筷子,很是认真的说道:“一开始会有些恶心,但美味总是会有人接受的。”

“呵呵呵,是吗。”

“客官还是先吃着,秋娘拿一些自己自酿的酒拿来给客官尝尝。”

“.....”陆堇其实不想喝酒,但这好意陆堇实在推脱不了。

陆堇想着自己小酌一下也不耽误什么事。

陆堇酱牛肉就着花生米,吃的好不快活,不一会老板娘,端来一个红布封着的酒坛子来到陆堇面前。

“客官,这是我自己酿的酒,可否赏个脸尝尝。”

秋娘一脸期待的看着陆堇,陆堇看着那妩媚到骨子里脸,突然忘了拒绝两字怎么写,怎么说。

陆堇抱过酒坛,手轻轻拿起红布一觉,轻轻揭开红布封着的酒坛,当陆堇揭开一角,里面封存的香气,直冲陆堇的鼻腔,那一刻陆堇感觉自己置身于仙境,羽化登仙。

当陆堇回过神来,自己已经抱着酒坛,鼻子在露出那一角,拼命的闻着。

这世上怎么会有如此的佳酿。

陆堇不会喝酒,也不喜欢喝酒,但那香气陆堇实在抗拒不了,随手把红布全部揭了下来。

酒的香气弥漫了整间客栈。

陆堇抱着酒坛,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哪里记得刚才的小酌。

那一坛不多却也不少,大概有四斤多。

嘴对着坛口,咕嘟咕嘟的喝完了。

“好喝吗?”

“这是我喝过最好喝的酒。就是这头有些晕。”

陆堇整个人晕乎乎的。

“客官一口气都喝了,不晕就怪了。”

“嗝,这,,酒叫,,什么名字。”

秋酿说道:“秋娘自己酿的,也没取什么名字,不如客官你给这酒起一个吧。”

“那我就却之不恭了,老板娘唤作秋娘,此酒是秋娘所酿,也不用那么麻烦的形容词了,就叫秋酿如何。”

“秋娘,秋酿,这个名字,秋娘喜欢。”

陆堇脸上浮现出带着醉意的微笑。

“喜欢就好,喜欢就。。。好。”

话没说完,陆堇就彻底醉倒趴在了桌子上,一只手还拿着筷子,筷子上还夹着酱牛肉。

秋娘无比平静的看着醉倒在桌子上的陆堇。

伸出玉手在陆堇脸上抚摸着。

“倒是真急,那酒我也就敢喝一碗,你倒好,一口气全喝了。”

“好久没有过想和别人双修的欲望了。”

秋娘自嘲的摇了摇头,把陆堇放到自己的床上脱了下了他的衣服,但并没有对陆堇做进一步的行动。

陆堇再次醒来已经是五天后的事了。

陆堇睁开眼,头很是晕眩,左右看了看发现自己正赤着身子躺在床上。

拄着床,陆堇做了起来。

环顾四周,这房间布置的跟有些朴素,但一些细节能看出这是女子闺房。

陆堇捂着头,回忆起之前的事情。依稀记得,自己好像跟一个长得无比妖艳美丽的女人坐在一起,她给了自己一坛酒,很好喝。自己喝了然后就没然后了。

慢慢陆堇回忆起了自己醉酒前的所有细节。

突然反应过来,这不就是自己师娘所说的客栈,老板娘不就是接引的信使。

陆堇一拍脑门,对自己很是无语。

自己竟然没对暗号,而且还吃了起来。

暗道自己不该,但那酱牛肉和酒是真让他回味无穷。

陆堇听到了门外传来脚步声,赶忙躺下装作昏迷的样子。

此时,秋娘端着盛着温水的木盆推开了门,把木盆放到了桌上,浸着毛巾擦拭着陆堇的身子。

虽然隔着毛巾,但陆堇还是能yy到老板娘的纤纤玉手在陆堇胸膛划弄。

陆堇也不打算装了,缓缓睁开了眼睛。

给陆堇擦拭身子的秋娘看见陆堇醒来,顿了一下,之后又若无其事的擦着他的身子。

陆堇也没说什么只是等待着秋娘擦完身子,陆堇缓缓做起。

自顾自的穿起了衣服。

秋娘也帮着给陆堇穿起了衣服。

那感觉就像是妻子要给出去工作的丈夫穿衣一样。

衣服穿完,陆堇面向秋娘深深的鞠了一躬。“感谢老板娘这些日子对陆堇的照顾,陆堇必当铭记于心。”

“能记得我,那可真好。客官要吃东西吗?”

“来一碗阳春面。”

秋娘怔了下,随即恢复了正常。

“还请客官坐下来稍等,秋娘这就为你去准备。”

说着离开了房间。

陆堇静静坐在秋娘的闺房,他很好奇,秋娘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但研究了半天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也就不想了。

秋娘端着阳春面,来到陆堇面前。

陆堇接过阳春面没有犹豫,接着吃了起来。

除了碗,陆堇连汤都喝了。

“客官你觉得这普天之下谁最美?”

果然,陆堇垫了阳春面就按照正常剧本走了。

但陆堇缺想把这个已经有答案的问题,按照自己的想法再答一遍。

“来之前,这个问题我就有了答案,但来之后我的答案又有了些变化。”

“我有些期待客官的回答了。但客官只有一次回答的机会。”

陆堇想都没想看着秋娘露出了微笑:“我生在普天之下,但没见过完整的天下,我不知道谁最美,但在此时此刻,你是便是最美。”

“呵呵,客官说的秋娘心动,但你的回答,也错过了进入昆仑境的机会。”

陆堇从容道。“错过那就错过了,我另寻他法便是,但佳人在前,我断不能不解风情。”

“客官倒是率性而为。”

陆堇的话撩拨的秋娘心动不已,她活了几百年,单凭几句话就能让她这么心动陆堇还是第一个。

接下来,秋娘对陆堇的心动就慢慢的烟消云散了。

“等等。”

“怎么了?客官。”

“再给我来碗阳春面。然后你再按流程再问我一遍。”

“稍等。”

秋娘也没想到,陆堇会突然再点一碗也阳春面。

按照与皇甫玲珑的约定,秋娘也知道照办。

秋娘又端了一碗阳春面过来,又问起刚才问过的问题。

“普天之下谁最美。”

“你美。”陆堇不假思索的回答,让秋娘不知道说什么好。

总感觉他是故意消遣自己的。

陆堇狼吞虎咽之后,举起手又说道。“再来一碗阳春面。”

秋娘妩媚至极的脸上,罕见的露出无奈的表情。“客官你想让秋娘问几遍,直接说就好了。这阳春面也只是暗语而已。何必为难秋娘呢。”

陆堇不好意思的笑道:“我其实是饿了,对暗语也只是顺便的。”

“那客官你来几碗。”

陆堇捏着下巴想了想说道:“先来个一盆吧。碗装倒是有些不够,还来回折腾。”

秋娘走了,回来时端着一个大盆回来,里面全是阳春面。

陆堇真就抱着盆吃了起来。

一大盆,将近二三十斤的阳春面,被陆堇硬生生的吃完了。

陆堇看着沉默不语的秋娘,不由得疑惑。“老板娘怎么不问我问题了。”

“问了也是白问,我还不如直接带你进去。”

陆堇露出得了便宜的笑容:“我就知道老板娘人美心善,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报答你了。”

坐在陆堇对面的秋娘,身子略微前倾,眼神中也焕发着异样的身材,嘴角也露出诱人的微笑。“真想报答我?”

陆堇很认真的点头道:“当然了。”

秋娘情不自禁的舔着自己的嘴唇。“那就和我双修。”

这次轮到陆堇懵了,这么好看的老板娘上来就白给是他没想到的。

陆堇不知所措的挠了挠脸:“一上来就这么刺激吗。”

只见秋娘趴在了桌子上,脸贴着脸。“刺激一点不好吗?”

陆堇顾虑道:“可是这种事,女方会吃亏的。”

“这种事,女方才是最快乐的。我可不仅仅会媚功,房中术秋娘自是天下第一。”

说着秋娘吻住了陆堇的嘴,两人滚到床上。

秋娘五花八门的技巧,让陆堇叹为观止。

从头到尾,都是她主动。

陆堇被动迎合着就够了。

这番新奇的体验让陆堇涨了不少姿势。

激情过后,陆堇倚靠在床边,还回味着刚才的一幕幕,那是他这么多次最舒服的一次。

此刻秋娘正坐在床边穿着衣服,边穿着也边回味刚才的事情。

可能是好久没有过了,在陆堇的身上索取的多了些,没想到他的体力竟然那么好。

而且陆堇的精元是她所吸收过的质量最好的没有之一。

她隐约感觉自己沉寂已久的境界,竟然有些松动了。

不过双修,自然是两个人都得到好处了,陆堇经过这一次,自己的体内不稳定的气息,也得到了稳固。

双修真真正的意义是双方以房事的行为,进行阴阳交汇,互补。快乐的同时,修为也会得到精进。

陆堇的境界,说到底他没进行系统的修行,测验,他也不知道。

“能和客官来一场鱼水之欢,是秋娘莫大的荣幸。”

“能和如此妩媚动人的老板娘,有如此美好的回忆,陆堇就算身死也认了。”

“呵呵,客官情话说的如此动听,想必在外面红颜知己少不了吧。”

陆堇笑了笑,没有说什么。也是默认了。

“客官休息好了,秋娘就带你进到那昆仑秘境。”

陆堇觉得眼前的秋娘从头到尾都是秘密,忍不住好奇道:“老板娘你到底是什么人。不会是哪个魔教的圣女吧。”

“以前是,但那是以前了,现在只是这冰天雪地中一间无名客栈的老板娘而已。”

“啊,这样啊。”陆堇暗道自己盲猜果然有一手。

陆堇穿上衣服:“我好了,老板娘。”

“好,还请客官跟住了秋娘。”

陆堇跟着秋娘来到了客栈的后院,那有两棵榕树并排生长,中间隔着大概有三人的空隙。

秋娘对着空隙伸出了自己的手,她的手中射出两道乳白色的光晕分别进到了两棵榕树里,此时榕树周身散发着翠绿的光芒,并出现了异动,原本两个挨不着的枝条突然缠绕在了一起,变成了门的形状,空隙之间的也从原本院墙慢慢变了。

一条小道凭空出现,陆堇探去,里面那是什么冰天雪地,分明是鸟语花香四季如春。

“客官这就是你脚踏过这榕树门,就是昆仑秘境了,秋娘也就送到这里之后路只能客官自己走了。”

陆堇回头看了眼秋娘,不知为何竟然有些不舍。

秋娘好像看穿了陆堇心思一般,莞尔一笑:“客官要是想,秋娘的枕边永远有客官的一席之地。”

“能只有我这一席之地吗。”

秋娘实在没想到陆堇能说出这种话。

掩嘴轻笑道:“呵呵,客官倒是霸道,不过秋娘喜欢。放心只有你这一席之地。”

“哈哈哈。”陆堇说出口的时候也觉着自己太想当然了,说完就后悔了,没想到还人家真得同意了。

“对了,我那些吃食钱还没付呢。”

“你说这些我到想起来了,客官等我。”说着消失在了原地,不一会又突然出现在的陆堇面前。

手中拿着一个戒指,那戒指通体纯白纹饰雕刻很精巧,上面还镶一个晶莹剔透的宝玉。

不像精金也不像是古玉,上面还散发着似有似无的气息,那气息陆堇也不知道是什么。

“这戒指是我曾经的储物戒,在这里放着也没什么用。就当是定情信物送给客官你了。还请客官珍惜。”

陆堇受宠若惊的接过了戒指,把这枚戒指捧在手心,看着这戒指陆堇神色有些复杂。

秋娘见陆堇不为所动,又拿过戒指,给陆堇戴在了右手食指上。

突然一阵疼痛席卷陆堇全身。那痛苦的源头正是那枚戒指。

陆堇看向秋娘,眼神满是疑惑:“这是怎么回事。”

秋娘不慌不忙的解释道:“来之前秋娘解除了禁制,戒指只是在认主,无事的。”

“那这也太疼了吧。”

陆堇疼出了汗,他感觉有什么东西正在往自己身体钻。

要知道陆堇的身体已经被强化的一般的剧痛在陆堇感受里就是挠痒痒,疼得出了汗这程度可见一斑。

“骨玉戒就是这样,它既是储物戒又是一件法宝,它会吸食主人的血气壮大自身,不过不用担心,它很乖的,会反哺宿主,而且会在宿主精神虚弱的时候为宿主补充能量。”

渐渐的陆堇遍布全身的疼痛褪去,那本来碧绿的宝石,也变成了妖艳的红色。

陆堇很清楚的感受到了这戒指蕴含的能量波动,很感受到从那骨玉戒传来沁人心脾的感觉。

陆堇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右手食指上的骨玉戒,那毫不掩饰的喜欢让秋娘很欣慰。

“要是觉着不方便,心念一动,骨玉戒就可以消失,只是看不见摸不着,它还是在你的手上。”

陆堇尝试了一下秋娘说的,那右手食指上的骨玉戒还真就没了踪影,陆堇摸了摸,手上跟什么都没有一个样。心念一动,骨玉戒又出现了。

果然是看不见摸不着,秋娘诚我不欺。

“这宝贝普天之下也难寻,只是萍水相逢,老帮娘却赠于我,让我不知该怎么样报答。而且饭菜我也没有给钱吃了白食。”

“这骨玉戒虽是宝贝,但在秋娘这里只是落灰,派不上用场,而且客官也不是吃白食,秋娘在客官身上可得了不少好处,那远比那些饭食要贵的多。”

说着

秋娘那风情,让陆堇看呆了。

陆堇的境界,说到底他没进行系统的修行,测验,他也不知道。

“能和客官来一场鱼水之欢,是秋娘莫大的荣幸。”

“能和如此妩媚动人的老板娘,有如此美好的回忆,陆堇就算身死也认了。”

“呵呵,客官情话说的如此动听,想必在外面红颜知己少不了吧。”

陆堇笑了笑,没有说什么。也是默认了。

“客官休息好了,秋娘就带你进到那昆仑秘境。”

陆堇觉得眼前的秋娘从头到尾都是秘密,忍不住好奇道:“老板娘你到底是什么人。不会是哪个魔教的圣女吧。”

“以前是,但那是以前了,现在只是这冰天雪地中一间无名客栈的老板娘而已。”

“啊,这样啊。”陆堇暗道自己盲猜果然有一手。

陆堇穿上衣服:“我好了,老板娘。”

“好,还请客官跟住了秋娘。”

陆堇跟着秋娘来到了客栈的后院,那有两棵榕树并排生长,中间隔着大概有三人的空隙。

秋娘对着空隙伸出了自己的手,她的手中射出两道乳白色的光晕分别进到了两棵榕树里,此时榕树周身散发着翠绿的光芒,并出现了异动,原本两个挨不着的枝条突然缠绕在了一起,变成了门的形状,空隙之间的也从原本院墙慢慢变了。

一条小道凭空出现,陆堇探去,里面那是什么冰天雪地,分明是鸟语花香四季如春。

“客官这就是你脚踏过这榕树门,就是昆仑秘境了,秋娘也就送到这里之后路只能客官自己走了。”

陆堇回头看了眼秋娘,不知为何竟然有些不舍。

秋娘好像看穿了陆堇心思一般,莞尔一笑:“客官要是想,秋娘的枕边永远有客官的一席之地。”

“能只有我这一席之地吗。”

秋娘实在没想到陆堇能说出这种话。

掩嘴轻笑道:“呵呵,客官倒是霸道,不过秋娘喜欢。放心只有你这一席之地。”

“哈哈哈。”陆堇说出口的时候也觉着自己太想当然了,说完就后悔了,没想到还人家真得同意了。

“对了,我那些吃食钱还没付呢。”

“你说这些我到想起来了,客官等我。”说着消失在了原地,不一会又突然出现在的陆堇面前。

手中拿着一个戒指,那戒指通体纯白纹饰雕刻很精巧,上面还镶一个晶莹剔透的宝玉。

不像精金也不像是古玉,上面还散发着似有似无的气息,那气息陆堇也不知道是什么。

“这戒指是我曾经的储物戒,在这里放着也没什么用。就当是定情信物送给客官你了。还请客官珍惜。”

陆堇受宠若惊的接过了戒指,把这枚戒指捧在手心,看着这戒指陆堇神色有些复杂。

秋娘见陆堇不为所动,又拿过戒指,给陆堇戴在了右手食指上。

突然一阵疼痛席卷陆堇全身。那痛苦的源头正是那枚戒指。

陆堇看向秋娘,眼神满是疑惑:“这是怎么回事。”

秋娘不慌不忙的解释道:“来之前秋娘解除了禁制,戒指只是在认主,无事的。”

“那这也太疼了吧。”

陆堇疼出了汗,他感觉有什么东西正在往自己身体钻。

要知道陆堇的身体已经被强化的一般的剧痛在陆堇感受里就是挠痒痒,疼得出了汗这程度可见一斑。

“骨玉戒就是这样,它既是储物戒又是一件法宝,它会吸食主人的血气壮大自身,不过不用担心,它很乖的,会反哺宿主,而且会在宿主精神虚弱的时候为宿主补充能量。”

渐渐的陆堇遍布全身的疼痛褪去,那本来碧绿的宝石,也变成了妖艳的红色。

陆堇很清楚的感受到了这戒指蕴含的能量波动,很感受到从那骨玉戒传来沁人心脾的感觉。

陆堇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右手食指上的骨玉戒,那毫不掩饰的喜欢让秋娘很欣慰。

“要是觉着不方便,心念一动,骨玉戒就可以消失,只是看不见摸不着,它还是在你的手上。”

陆堇尝试了一下秋娘说的,那右手食指上的骨玉戒还真就没了踪影,陆堇摸了摸,手上跟什么都没有一个样。心念一动,骨玉戒又出现了。

果然是看不见摸不着,秋娘诚我不欺。

“这宝贝普天之下也难寻,只是萍水相逢,老帮娘却赠于我,让我不知该怎么样报答。而且饭菜我也没有给钱吃了白食。”

“这骨玉戒虽是宝贝,但在秋娘这里只是落灰,派不上用场,而且客官也不是吃白食,秋娘在客官身上可得了不少好处,那远比那些饭食要贵的多。”

说着颇为回味看着陆堇。

秋娘那风情,让陆堇看呆了。

这是他第一次想要主动占有一个人。但随即这个念头就消失了。

萍水相逢,只是有幸来了一场鱼水之欢就妄图染指她的全部,这实在可笑。

更可笑的是人家把自己的宝贝送给自己,自己却连一件拿得出手的东西都没有。难免是有些羞愧。

秋娘好像看出了陆堇的心思一般,无比体贴的说道:“客官若是觉得过意不去,以后常来看看秋娘便是。对了,里面有些酱牛肉和两坛秋酿,应该够客官路上吃的了。”

“嗯。”

人家老板娘都这样了,陆堇还能说什么。

记住下回来给她买些女人喜欢的东西吧。

这么想着,陆堇走向两个榕树编织成的秘境之门。

但陆堇全部身子进到的昆仑秘境时,他回头看了一眼,秋娘的笑颜和那道门消失在了眼前。

陆堇左顾右盼来回张望,这绿水青山,鸟语花香,就算不是昆仑秘境也当得上的人间绝景。

他没有地图,也分辨不出方向。只好沿着面前的林间小路前进。

一路上微风拂面,莺啼入耳,要不是陆堇没有诗人那艺术细胞,多少也来上那么几句。

走着走着,陆堇来到溪涧,溪涧里的游鱼要比正常的大了很多,花纹和颜色也更加的鲜艳。

那圆润的鹅卵石也无比的剔透,放在凡尘俗世也是一个不可多得的美玉。

陆堇抬头望着天上的太阳,那太阳倒是和外面的别无二致。

陆堇找了一条枝干比较粗壮的树,瞬移了上去,紧紧把着树干,眺望着远方。

这山林实在是太茂密了,陆堇什么也看不见。

只好爬到的树顶,继续观察。

但结果不容乐观,陆堇没看见一个建筑,连标志性的树木,也没瞧见。

不过在很远出,那的树木比较稀疏,还自下而上的散发着热气。

陆堇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走,但难得看到一个具有标识性的地方,于是陆堇把目的地定在了哪里。

不过通往哪里的道路可不是一帆风顺,陆堇期间迷了好几次路。

有几次甚至往反方向走了。

不过还好,陆堇经历重重困难最终还是到了。

那是一处湖泊,陆堇走到湖边,很明显的闻到了一股硫磺味。

陆堇平静看着湖面,蹲下来,伸手一撩,这湖边的水是温热的。

水是热的,还一股硫磺味。

学过地理知识的陆堇,意识到眼前的湖泊是一个巨大的温泉。

陆堇眉头一挑,兴奋极了。

这温泉自己可是从来没泡过。

心动不如行动,陆堇把衣服脱在岸边,光着身子进到了湖里。

当身子完全浸到湖露出一个头在外面时,那舒爽的感觉,真的让他飘飘欲仙。

那一刻,陆堇忘掉了所有烦恼,仰躺在湖面随着风肆意的漂流着。

慢慢的,陆堇飘到了湖中间一座大石头上,索性陆堇直接靠在了石头上。

那石头也不知道怎么,上面竟然带着香气,陆堇仔细一闻,香气却各有不一。

但陆堇没想那么多自然是怎么舒服怎么来。

甚至陆堇泡着泡着就舒服的睡着了。

“哗啦。。”

一阵阵入水声,惊醒了在小憩的陆堇。

伴随着哗啦的水声还有一阵咯咯的笑容,那声音的辨识度很高,是女子发出来的而且就在石头的后面。

有人正好问问路,但这赤身裸体的模样实在是。陆堇想想还是算了。

当成登徒子被撵的光着身子满山跑就不好了。

但随着声音越来越大,陆堇知道哪些人离他越来越近了。

陆堇憋了一大口气一头扎在水里,慢慢睁开眼睛。

水很清,清到陆堇能看见一双双白花花的大腿,还有哪些不可描述的部位。

陆堇被这眼前美景迷了眼睛。想要瞬移到岸边,忘了自己在水底,呛了一口水瞬移就被打断了。

本能的从水里钻了出来咳嗽起来。

冰宫前来泡温泉的女弟子被水里突然钻出来的陆堇,弄得有些不知所措,全都愣在了那里。

这时那些人里看起来年龄比较大的走到前来帮着拍了怕陆堇的背。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爱书网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