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四章:问询

热门小说推荐:真武世界 火影之命外之人 封神猎艳记 宝贝太大了进不去 花开欲暮 山里汉的小娇妻 农村风流寡妇 星辰道 天才风水师 女行长的沉沦

"爱书网"最新访问地址:www.52kanshu.org

夜烬天下第四百一十四章:问询一晚上昏昏沉沉,最先睡过去的人反而是公孙晏,一直到第二天太阳高升,他才揉着睡梦松醒的眼睛迷迷糊糊坐起来,一时间感到一阵茫然无措,公孙晏呆呆看着眼前,他正躺在昨夜明溪倚靠的座椅上,身上还盖了一床薄薄的毛毯,在当他豁然惊起走出去之时,墨阁不知是什么时候被整理干净的,昨晚上被砸的满地狼藉的文书整齐的摆放在桌上,有些看着甚至已经批阅完毕,马上就要往下发放。

“明溪?”公孙晏愣愣喊了一声,总觉得自己是做了一场古怪的梦,昨夜那个在黑暗里暴跳如雷的人,那个在里室中昏迷不醒的人,似乎都只是他的一场梦。

看窗子上的透光,似乎已经天亮很久了。

公孙晏奇怪的按着眉心,这一觉睡得不踏实,不仅没让他的疲惫消散分毫,反而是越演越烈几乎要睁不开眼睛,当但他再次推开门的时候,外阁几束震惊的目光不约而同的望过来,公孙晏嘴角一抽,看见他的老爹左大臣公孙哲正像看见鬼一样惊悚的看着自己,在他身边围着几位大臣,都是尴尬的瘪瘪嘴,假装什么也不知道立即转身做自己的事去了。

左大臣显然没有料到会在这种时候看见自己儿子从墨阁深处走出来,毕竟自皇太子登基称帝开始,墨阁的内阁就基本只是天尊帝一人独自办公,就连他们这些朝中重臣多半也只是在外阁等候,不得传唤不能轻易入内,他今日来到墨阁之后发现几天前递上去的文书终于有了批复,于是立即召集了同僚过来安排办理,这一晃就是一早上过去了,如今已经快到正午,公孙晏这时候从里面突然走出来,只可能是一整夜就睡在墨阁了吧?

再想起昨天大发雷霆、把所有人喊来墨阁又一言不发的天尊帝,最后也是公孙晏遣散了群臣,一个人单独走了进去。

左大臣心中莫名产生了一种古怪的心绪,脑子里突兀的想起那些花街柳巷沸沸扬扬的传闻,顿时老脸通红气的半天说不出话来。

他们两人虽然自幼私交甚好,但撇开皇室的身份,其实也是血浓于水的兄弟,所以虽然儿子一贯对天尊帝有些无礼,他也只是从旁提醒,只要不太过分,上头本人不介意,他也不好多说什么,但现在的事态发展不会真就这么离谱,一个萧奕白已经传的有模有样让人汗颜,总不会自己这个不着边际的儿子也搞出什么不可见人的事情吧?

公孙晏连忙摆摆手,看老爹的样子就知道他在想什么,连忙抓了抓脑门说道:“爹,您可别胡思乱想啊!我真的只是不小心睡过去了,他又不喊我起来,对了,他人呢?”

“放肆!”公孙哲低骂了一声,左右看了看假装看不见听不见的同僚大臣,尴尬的清了清嗓子,又没好气的白了儿子一眼,低声说道,“昆鸿带着高瞻平回来了,现在陛下在旁边军阁亲自问审,你别过去凑热闹。”

“昆鸿回来了?”公孙晏直接无视了老爹后半句话,立即脚一抬就往外踏去,左大臣气急败坏的把他拽了回来,训斥道,“你没长耳朵是不是!陛下让司天亲自守在军阁门口,苍蝇都飞不进去你还想去?赶紧滚回家换身衣服,都什么时候了还能一觉睡到大中午,难道现在东冥、阳川两境的赈灾救助还不够你忙吗?”

公孙晏眼睛转的飞快,又不想这时候得罪老爹,连忙拱手求饶:“好好好,我这就回去洗洗换件衣服马上回来办正事,您别生气,别生气嘛!”

公孙哲这才不情不愿的放了手,要不是眼下他自己手头也是忙得不得了,真是恨不得亲自把他拎回家以免他阳奉阴违闯祸惹事,公孙晏嬉皮笑脸的对几位大臣拱手作揖,赶紧一溜烟就跑出了墨阁,再看不远处的军阁,果然是由前任军阁主司天亲自镇守,驻本部副将慕西昭协同身侧,两人都是紧抿着唇面容严厉。

公孙晏轻轻晃了晃衣袖,看似漫不经心的扭头回家,实则低低唤醒冥魂嘱咐:“阿镜,你进去看看。”

“公子真要如此?”罕见的,蝶镜没有回应他的命令,而是淡淡提醒,“陛下身上永远都会携带一只冥蝶,公子还是稍安勿躁,等待陛下传唤更好。”

公孙晏倏然顿步,莫名回头认真看了一眼严阵以待的军阁,自萧千夜出事之后,军阁一直是群龙无首的状态,原本三阁鼎立的局面其实早就不复存在,后来高瞻平伙同二皇子谋反被识破,明溪固执己见将禁军就地解散,所属势力就近划分给了军阁,并力邀前代阁主司天暂且代为管理,但他本人就算是召见军阁将领也是在墨阁,这次怎么忽然换了地方,跑到许久没有人打理的军阁去了?

他心中疑惑,也不敢过分自作主张,毕竟明溪不仅仅是他的哥哥,还是飞垣的帝王。

古人言,伴君如伴虎,君与臣之间,始终都该保持一条清楚的分界线,一旦越过,或许就是灭顶之灾。

与此同时在军阁内部,恢复冷定的明溪正坐在以前军阁主的位置上,他的面前放着一张全境的地势图,山川、水流、各大都市清楚的映入眼帘,他久久的沉默不语,用手指尖一点点拂过这一寸寸土地,他在创立风魔之初,为了夺取军权,也曾长久这样盯着飞垣的地图一看几个时辰,哪里可以掩人耳目,哪里适合伏击偷袭,哪里会被司星台察觉到踪迹,他都了然于心。

他原以为自己最大的敌人是做着飞天大梦的父皇,殊不料天外有天,真正的敌人还在更加遥远的地方。

然而现在,在碎裂的威胁下,故土正在遭遇毁灭的危机,这张波澜壮阔的地势图,或许也终将化为粉末沉入深海。

想到这些,明溪反而是低声笑了起来,一只手撑着额头,笑的让人不寒而栗,那些山水城市落在他眼里却只觉得格外刺眼,上天界的威胁如此紧迫,他还要分心解决来自朝野内部的分裂势力,若不是他坐在帝王的位置上,他真的是恨不得现在就撂手不管,让这群争权夺势自私自利的家伙一起葬身大海。

一个背负着骂名到现在还下落不明的萧千夜,一个自身难保还要为他输送灵力的萧奕白,他身为王者,护不了最重要的臣子,还必须为了这群欺软怕硬的家伙不断逼迫威胁他们。

明溪紧闭了一下眼,纤细的手指在地图上轻轻划着,越来越用力,越来越狠重,直到忍无可忍一把揉成团恶狠狠的砸向下方长跪不起的高瞻平。

高瞻平面容平静,看不出有丝毫的情绪变化,自他被昆鸿扣押着压入军阁开始,他就已经看到了坐在军阁主位置上一直沉默看地图的天尊帝,细细算来估计也有两个多时辰了,他就那样一言不发,什么也不问什么也不说,时不时会抬起那双浅金色的眼眸耐人寻味的扫过自己,直到刚才忽然失控,耀眼的双眸瞬间如蒙了一层白蒙蒙的寒霜,变得阴冷锋利。

帝都三阁的布局整体是一致的,都是分为内外双阁,在更隐蔽的地方会有临时休息的隔间,若说有什么不同,那就是军阁主常年在外巡逻并不经常返回,以至于军阁内部相比起墨阁、镜阁要简朴的多。

现在,军阁主下落不明,军阁已经半年多徒有虚名,但它依然一尘不染,干净整洁,就连当年那个人惯用的东西都原封不动的放在原处,似乎在无声等待曾经的主人回来。

高瞻平忽然笑起,垂目望着滚落在自己身前的那张地图,终于听见天尊帝冷漠如铁的声音在耳边一字一字清晰的荡起,开门见山的质问:“我听说高队长手上有一份极其贵重的礼物,如今我也满足了你的要求将你妻儿送出海,不知高队长何时才能兑现诺言,将礼物拱手奉上?”

话音未落,明溪已经一瞬间捕捉到高瞻平眼底一闪而逝的震惊,顿时自己心中咯噔一下,虽是面不改色,手却在无意识的用力紧握,果然高瞻平直勾勾看了他好一会,忽然嘴角抽搐,情不自禁的放声大笑,明溪紧蹙着眉头不言不语,过了好一会,高瞻平笑的上气不接下气,几乎是用挑衅的目光毫不掩饰的望向对面的君主,浑身剧烈一震,不可置信厉声回道:“你竟然到现在还不知道?你不知道!他不是你的人吗?他竟然对你隐瞒了这件事……哈哈哈,哈哈哈哈!有意思,萧阁主真是个有意思的人!”

明溪注视着他,只是微微抿了一下唇,双目沉静宛如能照透人心,高瞻平一时兴起,也不管自己大难临头兴奋的两眼冒光:“我早就告诉过萧阁主了,至少也有半个月了吧?怎么回事,他竟然私自隐瞒了这么重要的事情?难道说……难道说萧阁主和叔叔一样也有异心?他人呢?你该不会是连他的下落都没有吧?”

明溪慢慢地转着玉扳指,眼底是隐隐的怒光,难怪萧奕白这半个月不肯和他联系,原来高瞻平一早就已经将一切告诉了他弟弟!他是要隐瞒这一切,让萧千夜得到那份礼物,从此也有足够的筹码威胁自己?

那份礼物……真的是阳川传说里,明氏皇朝的始祖明箴帝留下的最初始、最正统的双神之血吗?

明溪闭着眼睛,冷定着思索着前因后果,心中颇多疑惑,一份血液就能颠覆这固若金汤的统治?他不信,也无法想象,但——不能冒险。

高瞻平咧着嘴一直笑,他原以为萧阁主就是天尊帝的人,万万没想到两人的关系似乎比他想象中更为复杂!到底是真的互利互弊,还根本就只是在相互制衡?

许久,明溪淡淡叹了口气,他知道高瞻平已经是强弩之末,落到自己手上必然早就不在乎生死,就算强行逼供多半他也只会幸灾乐祸的看着事态往无法预估的方向发展,想到这些,明溪忽然飘然起身,走到他面前俯身,用手轻轻捏住对方的下颚,反而是意味深长的笑起来,莫名问道:“高队长可有发现我身边少了什么人?”

高瞻平先是一愣,豁然间冷汗一瞬浸湿后背,刚才还张扬的笑脸转瞬被无边的惊恐取代,张大嘴不可置信的看着他。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爱书网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