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五章:各占半城姿、各争半边天

热门小说推荐:真武世界 火影之命外之人 封神猎艳记 宝贝太大了进不去 花开欲暮 山里汉的小娇妻 农村风流寡妇 星辰道 天才风水师 女行长的沉沦

"爱书网"访问地址:https://www.22ff.org

“我们一家人去对付一人,总归有点儿人多欺负人少的意思。”

偌大千雨沙漠之中停留的诸多正魔强者无不是因为冷道一言而面露错愕,反观自西山而来的冰之女皇更是有种被人在眉心处狠狠轰了一拳的错觉。

冷道这话是什么意思?居高临下的怜悯她?

作为西山不死冰王的传承者,在得到师父的毕生能耐后,如今的她亦是以日益可见的速度提升着武学实力,她目前拿离倾影没有办法,可也不代表需要冷道来俯视她吧。

冷道能强行提升实力又如何?那种颠山倒海的能耐施展一次,冷道所承受的代价就远比折她颜面的价值更大,况且她冰之女皇乐意见到冷道发怒癫狂,可离倾影还会乐意看到那一幕吗?

冰之女皇算是看出来了,这个家伙大抵是在嘲讽她,嘲讽她一个女孩子家并不应该过多插手源域守护一脉以外的事情,更是在嘲讽她若是没有师父不死冰王和东皇太一撑腰,自己根本就不敢有恃无恐的站在这里。

害怕的分明是他冷道,可最后却是自己颜面无光。

冷道确乎高明啊!

“真不知道你二人在这里得意什么,就算你们得到天轮盘海,可想要催动此神器还需要必备的口诀,没了口诀,你冷道就是老虎吃天。”

“再者本皇也清楚你冷道在想什么,可你觉得此刻强撑气势有意思?如若不提你的身份带给你的能耐,以本尊实力相战,你天道者尚且不敌本皇一掌之力,这一点你心里会不清楚?”

“还有…你离倾影看似厉害,可想来修炼的年岁也不见得比本皇少,此刻劫狂与无量神联手或许不敌你,可你比谁都清楚,两载之后,你夫妻二人与东皇太一相战,最高战力仍然是这个施展陌生神通的天道者。”

“帝魔气又如何?还不是攀附于冷道之下?”

“最后…你二人倒还真是没脸没皮的紧,如果本皇得到的消息没错…你二人好像只有夫妻之实并无夫妻之礼吧。”

“既然这样、你们对外也好意思称为夫妻?”

夕阳之下、那位于黄沙漫天之中负手立于密冰之莲中央的冰之女皇凛冽之语传响天地时,离倾影与冷道二人当场呆滞,作为此地正魔两道战力最高的劫狂与无量神面如僵木,而那连同上官云鸿在内的十七位无始境界武学大能更是如化石一般纹丝不动。

如果说冷道是攻击性不高但侮辱性极强,可冰之女皇今日算是彻底炸开了火药桶,这等直言不讳的气势几乎将自认为最是了解这位冰之骄女的上官傲内心冲击的天地颠倒。

以往的冰之女皇无疑是高高在上、不容外人有丝毫玷污的美,可现在他心目中的仙子就是将含藏的那份儿冰封之美彻底爆发开来的拥有情绪的九天神女。

这份儿真实几乎让上官傲有种跪伏而下激动颤巍之感。

太古界、上古世界、东域、人间仙境、

“呃、”

无数珍奇异兽奔跑着的平原万丈天穹上空,那座耀眼的能量广场中央,此刻盘膝坐于高台之上,身着青金流光长袍的东皇太一已经从修炼状态中苏醒过来,望着面前能量中所显现的关于西北域千雨沙漠所发生的那一幕,这位上古时代的至强者忍不住摇头,棱角分明的脸庞上流露出极为罕见的笑容。

自他亲眼见到冰之女皇本尊的那一刻起,他唯有一次见过冰之女皇会有一丝悖于冰冷的情绪,那是百年之前他跟随这个女人助其完成心中的灭族仇怨之事。

当那九位无始境界强者陨落后,冰之女皇曾对她隐约展露过一丝笑容。

那抹笑容不同于她日后看到自己的冷笑,那是亲切而又信任的感觉,尽管他觉察到在这种感觉背后,这个女人因为密冰之力的影响已经几欲麻木,可那一刻、他还是有种亲所未有的满足。

强者如他、或许自始至终都没有避免迷失在冰之女皇的气质之中,又或许、他早已成了当局者,只不过他比上官傲那些蝼蚁更能够清明的享受这种亲密的感觉。

可现在…这个女人竟然发怒了?

不同于之前冷道以她威胁自己时冰之女皇的怒气,此刻冰皇的怒气更有种浓郁的烟火气儿,尽管是被冷道和离倾影所刺激之故,可都东皇太一仍然觉得不可思议。

罢咯、他只要清楚冰之女皇不再是以往那种视万物生灵如草芥的冰冷,这对冰之女皇终究是件好事。

无关乎冷道是何反应,离倾影现在直觉得耳边有无数蜜蜂在嗡嗡作响,嗡的心神不定,怒火中烧。

这么多年、冰之女皇是一直在自己和自己吵架吗?口齿竟然凌厉到了如此地步。

她忍不了这么多了、

“今日本小姐倒要看看东皇太一会不会从东域赶来救你?”

娇躯颤抖的离倾影那双清冷眸子顿然幻化为黑暗色,离倾影话落半途,气势上针锋相对的冰之女皇玉手弯曲成爪,只见其掌心中央赫然是一缕精纯到极致的密冰之力本源。

“就算你能抹杀本皇又如何?接下来本皇倒要看看是你们逃离的快,还是本皇冰封这片沙漠来的快,而且你们也可以试一试…就算拥有阴阳之力,你们能不能解开本皇的冰封力量。”

什么生物最可怕?世人兴许在思虑之后都不会否认一个近乎共同的答案:发了疯的女人。

瞥过离倾影掌心迅速萦绕而起的帝魔气,同样心气不顺的的冰之女皇竟然亲自释放了一缕密冰之力的本源,当这缕本源出现后,遥远处痴痴望着冰之女皇的上官云鸿那眉毛、睫毛以及鼻孔早已浮现出寸寸湛蓝色冰芒,其余无始地品以及天品强者连呼出的雾气都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结为冰屑飘落而下。

这些家伙无法避免,此刻除了离倾影以外的劫狂和无量神这两位最高战力强者亦是紧忙运转起体内魔源和木荒气以及水荒气方才感觉好受些,尽管如此、他们还是不受控制的感觉到自己所运转的能量在逐渐滞缓。

这才只是冰之女皇自体内分化出来的一缕密冰之力本源、倘若这个女人真的不顾一切,恐怕的现在他们都得出师未捷身先死。

而且还是冻死在冰之女皇的手中。

本以为是并肩作战的队友、现在这一看,他们还是低估密冰本源的恐怖能量了。

呼咽、

这些家伙如此、靠近冰之女皇的冷道与离倾影更是将体内的阴阳武源以及阴阳之力运转到了极致,甚至这里的强者能够亲耳听到二人体内传说的压抑声响。

“好啊~”

没想到冰之女皇变本加厉的有恃无恐,离倾影的黑暗双眸几乎可以清晰倒映出百米之外由密冰之莲折射回来的湛蓝色光点。

她今日倒要看看冰之女皇怕不怕死?

“不好、”

可就在美人儿话落之际,身侧冷道忙是将离倾影抬起数公分的手臂压了下来。

“你这傻女人是真的疯了、若是正魔两道的强者都死在这里,幽府那些家伙接下来恐怕连幽主的事情都能搁浅下来,到时候…”

慌忙阻止下离倾影后,冷道忙是以阴阳武源包裹一段密音传入离倾影耳内。

“可这个女人…”

冷道横插一杠、离倾影顿时不满,然而就在人儿打算驳逆两句时,冷道自她耳孔内传入的微弱阴阳武源竟然与她体内自主运行的阴阳之力产生的某种奇异的共鸣。

短短两息、离倾影直觉得自己的百会穴及附近穴位、心脉这片脉络竟有些许清凉感扩散。

“其实…不知其理的冰皇所说却有几分道理的嘛!”

努着嫩唇,离倾影先是剐了冷道一眼后,当是轻笑望着冰之女皇。

“既然冰皇这么自信,那本小姐不妨让本皇知晓自己到底有多愚蠢咯。”

“第一、冰皇或许不知冷公子在得到天轮盘海之前,已经从另外一位强者的脑海中得到了开启天轮盘海的口诀。”

“所以、目前来说,只要你的情郎不出手,谁都无法阻止冷公子的实力再次精进,喏、想来冰皇现在有点儿失落吧。”

此刻离倾影有条有理的反唇相讥道,望着这一幕,身侧冷道反倒无语苦笑。

他自然不清楚离倾影能在瞬间清明下来是因为他的阴阳武源与人儿体内的阴阳之力中和所产生的反应,现在他也权当离倾影是怒到极致方可新生了。

“至于第二点、冰皇所言倒也有理,不过你可以询问你那情郎,本小姐初初降临这片天地时是何实力,半载之后前去西山又是何实力,而且…现在我夫妻二人与东皇太一交手还有两年的时间。”

“两年之后、本小姐与冷公子并肩作战,到时候…冰皇好像还插手不得其中的战斗吧。”

“这种感觉你应该是体会不到了。”离倾影冷冷说道。

只是…对于冰之女皇第二道讽刺的回答,离倾影又是否所言属实呢?

属实、可只是十不存一的实。

另外的九成又五、离倾影实在是不愿看到冰之女皇所猜测的那一幕发生,毕竟她比谁都不想看到冷道解开禁制,去施展一些以往并不熟悉的神通。

现在如此所言、只不过是在势上不愿输给冰之女皇罢了。

“至于这第三点嘛…好吧、本小姐并不否认,以本尊年龄来说是比你冰之女皇长了些,可劫狂也应该清楚,魔道拥有帝魔气的强者会拥有何等寿岁,所以按照人类寿命来说,本小姐连而立之年都不到。”

“年岁这一层次,你冰之女皇还打击不到本小姐。”

手指指向遥远处不断抵抗着密冰寒气的劫狂,离倾影漠然说道。

人儿话落、变幻出一张幼稚孩童脸庞的劫狂闻言,却未有默不作声的点头。帝魔气的能耐,确乎远非寻常魔源可比。

“而关于冰皇最后所言嘛…”

说到这里,离倾影的眸色突然变得戏谑起来。

“放在以往,本小姐若是听见别人这样说,恐怕还会薄脸皮儿的有些羞耻。可这话当属你冰皇说不得呐!”

离倾影话落后得意的踱着轻巧的步伐徘徊在天穹之中。

“你先前所言,无非是说本小姐虽然如此实力,可最后都是趁心依附在冷公子怀中。”

“那…依附又能如何?依附在自家男人怀中很丢脸吗?”

离倾影望着冰之女皇、一副明知故问的神色。

“对哦~先前冰皇好像是以我二人没有夫妻之礼大做文章,好吧、看来本小姐好像很有必要给冰皇解释一下。”

离倾影弹了弹洋葱玉指,嘴角勾起若有若无的嘲弄弧度。

“武学界并不同于王朝世界的道理,你冰皇应该懂吧。王朝世界有规矩法令约束,所谓的夫妻之礼也无外乎世俗礼数,可冰皇或许不知,即便是经历了这种礼数,那些黎民百姓同床异梦者或背着丈夫与妻子,私自在外鬼混的又有多少?,这点儿只要是冰皇稍作感知,恐怕就能得到答案。”

“喏、离开了这里或是处理过东皇太一这一摊子事情,本小姐与冷公子若是跟随心意,真想要完成所谓的夫妻之礼尚且不迟。”

“毕竟冷公子可是连冰皇的本尊容貌都见识过却还能毫不动心,经历了这般容颜情劫,本小姐与冷公子再行夫妻之礼岂不是甘之如饴。”

“所以…冰皇现在或许有些吃不上葡萄就说葡萄酸的下乘路数呐!”

面对二女的对峙、今日连这千雨沙漠西方天际线的夕阳似乎都不忍心及早落下,而当离倾影滴水不漏的反驳之语一一道出后,这位身处上古世界的天之骄女蓦地觉察这片天地都恍惚起来…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爱书网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