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4章 狐狸精

热门小说推荐:真武世界 火影之命外之人 封神猎艳记 宝贝太大了进不去 花开欲暮 山里汉的小娇妻 农村风流寡妇 星辰道 天才风水师 女行长的沉沦

"爱书网"访问地址:https://www.22ff.org

五零俏花媳正文卷第1324章狐狸精五丫毕业了,妞妞和二妞也该上学和上幼儿园了,所以就接回了身边。

这五姑爷,从南疆回来后,兑现诺言直接去军校进修了。

一家团聚,到了节假日,买上菜就回娘家多陪陪齐二妹,人家的小日子过的倍滋润。

“花阿姨,您就不担心光明哥哥吗?这么多年没有一点儿消息。”三丫犹豫了一下看着她说道。

“你问过你爸吗?”花半枝抬眼看着她说道。

“问了,爸说:管好你自己的事!就打发我了。”三丫扁着嘴委屈巴巴地说道。

“那就别问,别管!”花半枝目光温柔地看着她说道。

“您不担心啊!”三丫好奇地看着她说道,“怎么都这样?”

“上交国家了,有什么好担心的。”花半枝下巴点点她道,“吃饭。”

“好吧!”三丫看着她点点头,拿起筷子吃饭。

菜过五味,吃的差不多了,花半枝看着三丫问道,“想好未来做什么了吗?”

三丫闻言一愣,随即笑道,“先去音乐学院教书去,我还想试试作曲。”闭了闭眼道,“不过我实在做不来那些靡靡之音。”

“那就化小爱为大爱喽!”花半枝看着她提醒道。

三丫的眼睛突然亮晶晶地看着她,笑了笑道,“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这么放弃心爱的舞台甘心吗?”花半枝有些心疼的看着她说道。

“当然不甘心了。”三丫红着眼眶倔强的看着她说道,“不过一个月后,有一场公演,我会在演出后离开的。”

“那就加油,让他们看看他们是失去的是什么?”花半枝伸手握着她的手安慰道。

“嗯嗯!”三丫看着她重重地点头道。

“什么时候公演,我们全家人给你捧场。”花半枝看着她笑道。

“别了,你们在我怪不自在的。”三丫不好意思地说道。

“那好吧!”花半枝也不勉强道,说着起身道,“咱们走吧!”

与三丫一起结了账,两人朝外走去,就在门口人来人往的,两人被人给截住了。

她非常有礼貌的看着花半枝与三丫道,“是陈珊妮同志吗?”

“我是,请问找我有什么事?”三丫疑惑地看着眼前这个气质洋气的女人,想了想自己没见过她啊!

“狐狸精,敢抢我男人。”她上手直接就甩巴掌。

三丫虽然最拿手的是音乐,为了练气息,也是拳不离手,所以反应很迅速,轻巧的一躲,她是躲开了,可紧随她们其后的无辜之人倒霉了。

她用的力气太大,由于惯性朝人家扑了过去。

来人坐着轮椅,一时间躲是躲不开了。

三丫眼疾手快的扯着她的衣服,将人给扯回来。

她不甘心地伸手又要抡巴掌,被三丫一手给钳制住手腕,“我根本不认识你,你男人背叛了你回去找你男人撒泼打滚去。”

“过往的人来看看这个不要脸的,专门抢人家的男人的。”她大吵大嚷的嚷嚷起来。

对待这种泼妇,还真是让三丫与花半枝猝不及防。

她这么扯开嗓门嚷嚷,立马围过来不少人,对着三丫指指点点的。

国人爱八卦的天性真是什么时候都不过时,尤其是这种原配暴打第三者的。

又正值吃饭时间,一下子人都围了过来。

三丫连人都不认识,真是百口莫辩。

这年月小三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的角色。

花半枝刚想拉着三丫走,事后在找人调查一下,整不死他们。

结果冲过来一个中年男人,看着三丫,忙不迭地道歉,“珊珊对不起。”扯着他的老婆就走。

“还说不认识,听听叫的多暧昧,”她这下子更来气了,“狐狸精,嫁不出的老姑……”

“啪……”响亮的耳光让在场的人都蒙了。

因为三丫打的是男人,原地转了三圈,瞬间脸颊浮现了五指山,可见三丫用了多大的力。

在场的人有的下意识摸着自己的脸颊,而他们夫妻俩都给打懵了,最先恢复过来的女人,“你凭什么打我男人。”

三丫笑眯眯地看着她说道,“打就打了,还凭什么?如果非要问那就是他败坏我的名誉了。”

“珊珊,我是真的爱你。”他急切地看着她说道。

“闭嘴。”三丫面沉如水地看着他,脚踢向他的膝盖,噗通一声跪了下来。

尖尖的高跟鞋,抵着他的胸口,“别在出现在我面前,不然我废了你身上那二两玩意儿。”眼神恶意的瞥了一眼他下面,“我说到做到!”

在场的男人感觉自己下体一紧,好彪悍的女人。

三丫回头看向花半枝道,“我们走。”

伸手拉着花半枝,深邃无波的双眸看着围着看热闹的人,他们自动让开,看着她们俩离开,直至消失在眼前。

而她去搀扶自家的老公,结果那男的打了她一巴掌,“都是你害的!”

被打她不敢置信地看着他,嗷呜一声冲了过去,骑在他的身上噼里啪啦的两个人在公众场合就干了起来。

女人恨起来,可一点儿不弱,又抓又挠的,把在场的人给吓傻眼了。

最后还是工作人员报警,被公安带到了派出所。

看热闹的人群渐渐散去,坐在轮椅上的男人目睹了全过程,脸上露出意味不明的笑意。

朝身后的人勾勾手指,在他耳边耳语了几句。

“是!”

&*&

“花阿姨,好好的一顿饭,让人给搅和了。”三丫看着她不好意思地说道,“没吓着你吧!”

“那倒没有。”花半枝看着她微微摇头道,“倒是你没事吧!”

“没事,习惯了。”三丫混不在意地说道。

“听你这意思经常碰到。”花半枝担心地看着她问道。

“有几次。”三丫挽着花半枝的胳膊道,“这事,别告诉我爸妈,免得他们担心。”

“嗯!”花半枝点点头道,难怪看着三丫这么彪悍,处理起来手起刀落,干脆利落。

“真想不通,这男人外面找,为啥找女人的麻烦。”三丫鼓着腮帮子气鼓鼓地说道,“这种心不在的男人还要他干嘛!”

“一个是外人,一个是内人啊!都觉得是外人的错。”花半枝无奈地看着她说道,伸手拦了辆出租车,两人一起回家。

三丫也买了座两进的小四合院,离花半枝他们不远。

这事花半枝与三丫谁也没放在心上,过后就忘了,被大庭广众甩了一把掌,是个男人都不会在来了。

公演结束,小丹丹站在舞台上听着雷鸣般的掌声,红着眼眶,一再的鞠躬与心爱的舞台道别。

毫不犹豫的转身回到了后台,“珊姐,珊姐,看看好大一束红玫瑰,看样子还是神秘人送的。”乐团同事指指三丫位置上的玫瑰花朝她暧昧的眨眨眼道。

三丫见状习以为常,看着他们说道,“兄弟姐妹们分分吧!”说着将玫瑰花递给了同事们,然后坐在椅子上,开始卸妆。

“珊姐,你真要去音乐学院教书。”

“嗯!这是最后一场,兄弟姐妹们,再见了。”三丫站起来朝他们挥挥手,头也不回地潇洒的离开了。

一辆轮椅从阴影处走来,果然亦如前边的花一般送给了团员们,还真是附和她的性格。

“呵呵……”细碎的笑声从唇边溢出,对着身后的人说道,“我就不该听你的馊主意。”

“这国外电视剧都是这么演的,我看收花的人心花怒放的。”

“还是按我的意思来吧!”他的食指划过眉梢道。

“你打算怎么做?”

“正面出击!哪里那么多弯弯绕绕的,浪费时间。”他看向身后的人道,“走,回家。”

三丫在音乐学院工作了半个多月,这里的工作还真清闲,每天上上课,剩余的时间都在办公室忙着作曲。

三丫在曲谱上修修改改,重新用钢琴弹了一遍,“好多了!”轻蹙着眉头道,“总感觉少点儿什么?”

“少了些感情。”

三丫寻声看过去,看着坐在轮椅上的男人,“你找谁?”

“打扰了,我是被琴声吸引来的。”他看着三丫说道,说着推着轮椅进来,在离钢琴三米远的距离停了下来。

“写着玩儿的。”三丫将琴谱合上。

“很好听,只是少了些感情。”他漆黑如墨的双眸看着三丫如实地说道。

“我知道问题在哪里?却不知道如何的改。”三丫看着他随心地说道。

“也许你该谈一场恋爱,谱曲就会更加深刻!”他目光看着她真诚的建议道。

“谈恋爱?”三丫看着他嗤笑一声道,“这位同志,我想你弄错了,我谱的不是靡靡之音。”看着他优雅地又道,“不过还是谢谢你的建议。”

“你不喜欢靡靡之音?”他故作惊讶地看着她说道。

“我无所谓,靡靡之音之所以风靡大江南北,自有其道理。”三丫双眉轻扬看着他认真地说道,“只不过人类的情感应该不局限于情啊!爱啊!的,太腻味,那样格局太小了。”

他颇有些诧异地看着她,还真是让他意外。

“你那是什么眼神?”三丫看着他笑道,“我的话至于那么惊讶吗?”

“是有点儿。”他点头承认道,好奇地问道,“那你打算从哪方面入手?”

“我们有悠久的历史……”三丫猛地刹住车转移话题道,“你是来找人吧?恐怕我帮不了你,我刚入职没多久,人也认不全。”

“我是来找你的。”他黝黑的双眸看着她说道。

“我”三丫指指自己道,“可我不认识你?”

“你对我没有一点儿印象吗?”他双眸漾起点点笑意道,“京城饭店,狐狸精。”

“啊!”三丫看着他恍然大悟道,“我想起来了,那天没吓着你吧!”

“没有!”他看着她笑道,“他没在来骚扰你吧!”

“你觉得她敢吗?”三丫冷哼一声看着他说道,“那你找我什么事啊?”

只有一面之缘,还是自己最彪悍的时候,她不觉得自己跟他有何交集。

“想不想上更大的舞台,让全国人民都认识你。”他兴致勃勃地看着她说道。

三丫戒备地看着他,怎么感觉自己遇见骗子似的。

他自然也看见了三丫眼中的警戒,“中央电视台,打算举办春节联欢晚会,你可以去试试。”

三丫闻言眼中是抑制不住的兴奋,对春节晚会,她可是在熟悉不过了,小时候可是登台表演的。

“谢谢了,我会去看看的。”三丫脸色和缓地看着他说道,“你是电视台的?”

“算是吧!”他看着她含糊地说道,自己虽然不是电视台的,不过对于这种小事,那是一个电话的事。

目的达到,他不在过多的纠缠,见好就收,“不打扰你练琴了,我等着在电视上看见你。”

已经在她面前露脸了,等春晚过去在投其所好,不信追不上。

他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要去治疗自己的身体,最后一线希望寄托在了花医生身上。

&*&

花半枝看着眼前的轮椅上的年轻人,一眼就认出来了。

经过检查后,“你这能活下来可真是奇迹。”花半枝将他的伤患处给画了出来。

“花医生还真是名不虚传。”他双手交握在小腹前看着她说道,“能治好吗?”

“能,倒是能,只不过你会很辛苦,如果是两年前受伤那一刻,就不用吃那么多苦了。”花半枝面色柔和地看着他说道。

“现在也不晚啊!”他看着花半枝神色如常地说道。

“你想什么时候开始?”花半枝看着他问道。

“花医生安排吧!我有的是时间。”他看着花半枝笑着说道。

治疗时一来二去就熟识了,针灸时聊天聊到三丫,一次、两次不显,多了自然就引起花半枝的警觉。

“你是不是对我家三丫有意思?”花半枝收起针眸光犀利地看着他问道。

“这么明显。”他坐起来边穿衣服边说道。

“你说呢?”花半枝双手抱胸警惕地看着他说道。

“如果我要说是呢!您会反对吗?”他抬眼目光坦荡地看着花半枝说道。

“以你的年纪应该结婚了吧!我家三丫可不做人家的小三。”花半枝目光一瞬不瞬地看着他问道。

“我目前单身,家世清白,没有不良嗜好,自己经营一家公司。”他目光坦坦荡荡地看着花半枝说道。

“你应该知道我虽然是她的长辈,却不是她的父母。”花半枝好笑地看着他说道。

言外之意,你找我没用,婚姻大事得她本人及父母才行。

“可是你是她尊敬的长辈。”他眸光坚毅地看着她说道。

花半枝闻言轻扯唇角看着他说道,“你好像忘了我的立场了,天然的不可能跟你站在一起。”

“我知道。”他轻点了下头,“我没别的意思,也不奢求您帮我,只要不阻挠就好!”

“小子,你很嚣张。”花半枝挑眉看着他说道,“我家三丫可不好追。”

“我知道,见的多了,心里很抗拒。”他看着她笑了笑道,“反正我们有的是时间。”

“怎么?烈女怕缠郎,还是打算走农村包围城市的路线。”花半枝双眉轻扬看着他说道。

“双管齐下。”他看着花半枝毫不隐瞒地说道。

“那祝你成功好了。”花半枝看着他莞尔一笑道。

至于他如何追她家三丫,就看他的本事了。

&*&

“今年春节好冷清啊!”齐二妹坐在沙发上看着花半枝与秦凯瑟道。

“我们一起过节不好吗?”花半枝看着她笑道。

男人们各自有事,留下她们干脆齐聚到花半枝这儿一起过年。

“你说这结婚的回婆家过年,这没结婚的咋也不回来。”齐二妹生气地说道。

“谁说的?”秦凯瑟下意识地说道,“这不孩子们都来了,看看他们在收拾饭桌呢!”笑吟吟地说道,“咱们在这儿嗑瓜子,喝茶水,好不悠闲。”

“嘶嘶……”花半枝看着秦凯瑟提醒道,朝她比了三根手指。

这拐着弯儿的不就是想说三丫吗?

秦凯瑟明了的点点头道,“也许孩子有事呢!”

“别说了,春晚开始了。”花半枝指着彩电说道,“这可是第一届。”

“说起这个,就想起咱们在机场那些年,举办的春节联欢会。”秦凯瑟满脸笑意地看着她们说道。

“怎么会忘记,她林叔的相声,至今想起来还逗人发笑。”齐二妹看着她们笑道,“就是那时咱家三丫开始走上舞台的。”

秦凯瑟指着电视激动地说道,“花花,二妹,你看电视上的人像不像三丫。”

“她姨,你说笑呢!这么大的事情,三……三……”齐二妹目瞪口呆地看着电视上出现的自家闺女,一席红色长裙,衬的肌肤雪白,气质万方,精致的面容真是艳光四射。

“她姨,合上嘴哦!”花半枝看着齐二妹调侃道。

“我……不是,她怎么在这儿。”齐二妹看着她们俩问道。

“这我就不知道了。”花半枝看着她笑道,“我只知道,咱家三丫将被大众所熟知。”提高声音道,“丹丹,天娇、六丫,你们快过来,看看电视上这是谁?”

孩子们蹬蹬跑了过来,“哇……哇……三丫姐好牛哦!”

“三丫姐不会只是单纯的主持节目吧!”小丹丹看着电视说道。

“她拿手的可是乐器。”何天娇看着他们说道。

n.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爱书网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