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1章 救治

热门小说推荐:真武世界 火影之命外之人 封神猎艳记 宝贝太大了进不去 花开欲暮 山里汉的小娇妻 农村风流寡妇 星辰道 天才风水师 女行长的沉沦

"爱书网"最新访问地址:www.52kanshu.org

一时间待命的军医们愣住了。这个命令不近人情,甚至让人反感,生命没有贵贱之分,所有战士的生命同样宝贵,只有先来后到和轻重缓急之分。

“愣什么?执行命令!”白大褂和最高首长齐声喊道,那名首长激动地甚至拨出了手枪。

其实不用他们下命令,那些身穿迷彩服的军人伤势严重,直接就被优先的抬上了手术台,当然其他伤员也没有被冷落,更多的医务人员围了上去救治他们。

场面乱而有序,很快只看见医护人员,来去匆匆的脚步,他们在跟死神抢时间。

姚致远在坦克上,自然也看见了已经下了车的刘姥爷,所以一跳下坦克就径直往卡车这边来了。

年轻地护士急急忙忙抓走来的姚致远,“同志,同志,你在流血,你需要马上包扎止血。”

“这点小伤没关系。”姚致远直接拂开护士的手跑了起来。

“同志,同志。”小护士在身后追了过来。

“太姥爷,有药吗?”姚致远激动地抓着刘姥爷问道,看见他在此,姚致远觉得战友们就有了活下去的希望。

“有,需要什么?”刘姥爷说道,转身从打开车门,从车厢里拿出两个柳条箱,里面全是药品。

至于大卡车则是带来的西医所需的药品和器械。

姚致远拽着刘姥爷就往里面走。顺利的进了野战医院内。

如此顺利是,因为司机已经跟院长和此地的最高首长汇报过了。

对于他们得到来实在是太及时了,卡车直接开进了医院。开始卸药品。

刘姥爷被姚致远拉着朝院子里走去,“太姥爷,您怎么来了。”姚致远边走边说道,他拍了下自己的脑袋道,“我问了个傻问题。”

“算到你们有难,当然就过来了。”刘姥爷无奈地说道,“知道你小子不是藏私之人。给你的药肯定用完了。”

姚致远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我……”

“行了。我又没怪你。”刘姥爷拍拍他的肩膀道。

刘姥爷还不了解他,都是战友,姚致远当然不会见死不救了。

野战医院手术室由几个帐篷连接而成的,可以同时进行几十个手术。所有的人正在紧张地忙碌着。

其中一顶帐篷内钟奎垣在大喊,“你们不要管我,你们要救,就先救我弟弟吧!我求你们了,不要管我,救救我弟弟,我弟弟。”钟奎垣朝正在为他准备做手术的医生大喊。

钟奎垣伤的也不轻,身上的迷彩服沾满了鲜血,迷彩服被刺刀划出了十几处破洞。虽然经过简单的处理和包扎,却还在流着鲜血。

“同志,你放心。所有的伤员都在被抢救当中。”钟奎垣身前的军医安慰他道。

“你们滚开,我不要你们救,先救我弟弟。”钟奎垣大声地喊道。

“钟奎垣同志,钟小猫同志就躺在你右侧的手术台上。”一名高级军官过来指着旁边地一个手术台说道,“你看,有那么多军医在抢救。请你放心吧!”

钟奎垣转头看向旁边的手术台,小猫正躺在上面。涂着油彩的脸上眼睛紧闭着。

“首长,求求你!你们一定要救回他,求你了。”钟奎垣挣扎着一把抓住这名军官的手哀求道。

“你放心,我们会尽最大的努力抢救!军委和上级都亲自下了命令。”高级军官安慰道。

“那就好!”钟奎垣侧着头,眼巴巴地看着躺在冰冷手术台上的钟小猫,看着他们救治。

“剪掉军装!”

“立即输血!”

“手术准备!”

军医们发出一道道指令后,开始有条不紊的救治。

“伤者全二十处伤口。五处旧伤,十五处新伤。严重的有两处,腹部被刺刀刺中,肠子断了,失血过多,另一处子弹从左进入由左腋穿透,离心脏大约只有……”

医生的话还没说完,就听见护士的惊叫,“病人的血压极速下降,叮……心脏停止跳动了。”

帐篷内的最高首长扒开护士,看着仪器读数呈一条直线时,喊道,“竭尽全力抢救!”

钟奎垣腾的一下子站了起来,冲到小猫的手术台边。

“拉着他,赶紧拉着他。”医生和护士冲上来以身体挡着钟奎垣,不敢上前生拉硬拽,生怕二次伤害了钟奎垣。

钟奎垣被隔在手术台外面,此时的他无助地跪在地上泪流满面嘶喊道,“小猫,小猫……”

经过急救后,仪器的依然是直线,没有一丝跳动迹象。

“钟小猫给我醒来!”钟奎垣气急败坏朝小猫伸着手道,接着又苦苦哀求道,“求你了,醒来。”

医生看了下手表,无情地说道,“死亡时间……”

钟奎垣彻底崩溃了,口不择言道,“你们这群庸医,我弟弟没死,混蛋……”

钟奎垣僵立在当场,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道,“人还没死呢?你嚎什么丧!”

“太姥爷,太姥爷。”钟奎垣喜极而泣道,扭头果然看见卷帘进来的刘姥爷,连滚带爬的跑来,抓着刘姥爷的胳膊道,“救救小猫。”

“这还用说,不然来这里干啥,听你嚎丧吗?”随性的刘姥爷说话很不客气道。

话落直接拨开呆立的人群,站在了手术台前,掰开了钟小猫的嘴,塞进了一粒丸药。

“老同志,你干什么?你给他吃了什么?”医生们才回过神儿来。

“干什么?看不懂吗?救人。”刘姥爷头也不抬道。

“老同……”医生的话还没说完。就听见仪器作响,小护士叫道,“心脏跳动了。跳动了。”

“血压在迅速回升,简直是奇迹啊!”众人看着不可置信地说道。

“致远,小奎,把他们都赶出去,我要救人。”刘姥爷淡淡地说道。

“老同志,你不能这么做。”军医们立马炸窝似的朝刘姥爷嚷嚷道。

“我能!”刘姥爷抬起头,漆黑的眼眸。神光湛湛,淡淡地看着他们道。“有一处枪伤,子弹贴近心脏,你认为你们能开刀取出。”

只是一句话,让他们无言以对。刘姥爷是气场全开,力压他们僵立在当场。

姚致远和钟奎垣则趁机把人全部赶了出去,“致远,给小奎些药。”刘姥爷发话道。

“是太姥爷。”姚致远从柳条箱里拿出药,给了钟奎垣一颗,自己吃了一颗。

“致远,能做手术吗?”刘姥爷看向他受伤的右臂道。

“可以,只是蹭破点儿皮。”姚致远点头道。

“那好,小猫腹部的伤交给你处理了。”刘姥爷说完又看向钟奎垣道。“小奎看好大门。”

“是太姥爷。”钟奎垣精神抖擞道。

刘姥爷点点头,神识全开,钟小猫的胸腔就全部展现在自己的眼前。细微之处可见。幸好子弹刚刚射入体内,如果是长期的话和肉长在一起,可就不好办了。

刘姥爷着手取子弹,以针灸度穴之法,使其肌肉收缩,先将那子弹移开心脏的主经脉区域。

刘姥爷右手食指和拇指捏住一枚银针。直接就插在了心脏处的穴道上。

钟小猫就全身动弹不得了。

“致远,可以开始了。”刘姥爷吩咐道。

把自己打理干净的姚致远应道。“是!”开始处理钟小猫腹部的伤口。

刘姥爷则开始针灸,下针的手法十分快,一针下去之后,马上又拿起了第二根银针,眼睛眨都不眨一下,出手如电一般,瞬间功夫,钟小猫的胸膛上就插了十多根银针。

下针之后,刘姥爷又用手指在每根银针的端部轻轻捻动一下,度入了一丝微弱的真元。

原本安静地躺在手术台上的没有知觉的钟小猫,顿时感到体内升起了酥麻的感觉,就像是爬进去了蚂蚁一般,痒!

而且这种痒有不断扩大的趋势,随着刘姥爷念动银针的动作,钟小猫的额头开始渗出密密麻麻的汗珠,奇痒难忍,他感觉全身都爬满了蚂蚁似的。

那种奇痒无比的感觉,让钟小猫不禁发出呻吟声,身体越来越难受,声音也越叫越大。

刘姥爷淡淡地撇了一眼姚致远,正严肃的一丝不苟的处理钟小猫的腹部伤势,欣慰的点点头。

刘姥爷不停的捻针,不断的用真元刺激钟小猫的穴道,而随着刺激的加深,钟小猫的叫喊地声音也越来越大。

如此大的声音自然惊动地外面的军医们,不过有钟奎垣这个黑脸煞神在每人敢越雷池一步。

被钟奎垣的气势所挡,那些医生们只能干着急,甚至不敢与钟奎垣对视,那冷冷的淬了血的目光让他们遍体生寒,动也不敢乱动。

刘姥爷的神识发现,子弹避开了心脏区域的主要经脉,远离了心脏。

右手在钟小猫心脏上方轻轻一抖,那十多根银针顿时从钟小猫的皮肤内弹了出来,只留有一根还在他体内,尾端轻轻的颤动。

钟小猫感觉到自己的好像正在海里似的,身体随着水面的波动忽上忽下,听不到任何声音。

忽然间他感觉到犹如万蚁钻心般的疼痒,这种痒,恨不得拿枪毙了自己。

“啊……我是不是死了。”这是地狱饿鬼在啃噬自己的身体吗?所以才会这么疼痒难耐。

忽然身体又为之轻松,前所未有的轻松,好舒服,他又陷入了黑暗之中。

这下钟小猫彻底安静了下来,而姚致远这边也处理完了他腹部的伤口。

“致远,先等等!”刘姥爷叫住要出来其他伤口的姚致远道。

“是!”

姚致远根本没看清刘姥爷如何出手的,只是看见钟小猫胸腔出冒出了血。

叮当一声,子弹落在了手术台边的盘子里。

刘姥爷抬手擦了一下自己额前的汗,“还傻愣着干什么,赶紧止血啊!”

“哦!”姚致远赶紧止血。

刘姥爷则坐在不远处的椅子上,“小猫心脏处的子弹已经取出来了。”

“啊……”

“啊什么啊!”刘姥爷笑道,“叫他们进来吧!正好处理一下其他伤口,也包括你们的。”

姚致远快速处理好后,叫医生们进来,看着血压正常,仪器上的心跳有力,这胸腔未打开,这子弹咋取出来的。

想要问的人,已经不再帐篷内了。

剩下的工作交给医生们,姚致远追了出来问道,“太姥爷,您怎么做到的。”实在太好奇了。

“隔空取物。”

ps:感谢小小寒月、猫咪女儿、kim21、笑脸掌声投的粉红票!!R466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爱书网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